image

啊啊啊
长久不更新博客,被Will小盆友批评了,于是下决心今晚熬夜也要写点东西。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写一个字没贴一张图呢?
显而易见的是,好吧,我懒了……我面壁
可以在推特上发牢骚,歪酷的不稳定,勉强也算理由(借口)吧。
现在让人高兴的事儿有俩,一是申请的学校录取了;二是咱终于恢复自由身了。
让人愁的事儿也有俩,一是奖学金一个子儿都没拿到并且这个月开始就没收入了;二是意大利语好难学……

那么接着上回落下的剧情继续讲吧

生日过后,最紧张的事情是准备申请米理的作品集。紧张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是每天凌晨1点-3点才睡觉(直接导致现在养成了转钟才上床的恶习),然后早上7点就要起床去上班。单位里还有几个项目的deadline比作品集的deadline早,所以是日夜赶图不停赶图。多亏学校的申请截止日拖延两次,作品集才终于在限期内完成,并且和其他材料一起顺利寄出。这其中,翻译课程描述,动机信,推荐信和各种学校材料的准备更是不必说了。从头到尾,所有的材料都是自己一个人跑,一个人做,最后完成时,面对着一本3cm厚A3幅面的作品集(虽然因为邮费太贵,而且无法运输没用上,寄出的是A4副本),和盖着各种官方印章的各种正式文件,成就感满满的。

申请材料寄出去之后,生活恢复了往日正常工作的节奏。一面每天无数次的刷邮箱,一面忙着单位理不清头绪的图纸和计算书。意外的是这段等录取结果的时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难熬,心里有个盼头的时候,即使面对繁重的工作任务,依然可以感觉轻快很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到了五一假期,依然没有收到录取的消息,当然也没有收到不予录取的消息。按照官方的说法,录取在4月30日就结束了,还没收到消息的我自然焦急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加班都不想去(其实本来就不想去,吧)……五月三日(是星期一)一早,我抱着横竖都是一死,顶多去不成呗的心情写了封邮件问米理的录取办公室,希望对方给个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不给录取也得给个拒绝的邮件吧喂。结果没想到下午一点的时候,邮箱里就出现了录取信,阿弥陀佛,耶稣保佑~

接下来,辞职的事情也正式提上了日程。本人在写淫生第二封辞职报告的时候,表示鸭梨很大……毕业两年,辞职两次,敢问哪位看官记录能比我高……Anyway,一边忙预注册的相关材料,一边做最后的工作交接。这里又要感谢Jin同学了,在北京的他不厌其烦的被我各种骚扰和各种威逼利诱,最后终于成功的帮我做好了外交部认证和领事馆认证(变态的意大利双认证程序,其他国家都没有),让我少跑两趟北京,省了我至少一周的时间和无数由此时间换算的等值金钱。Thank you so much,buddy...上周去帝都办理预注册(必须本人,有简单的语言面试),在Jin家里蹭吃蹭住的,虽然不是第一次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orz。他开CRV,我坐在副驾,音响里播放着《麦子》,时间恍若回到了一年前……此处删去酸掉牙的煽情文字若干行。

完成了预注册,现在只剩下签证了。不用去上班,开始学车,争取半月领到证。
同时开始学意大利语,R发音真难啊我嘞个去……

呼~  主线剧情大致补完,那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