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2002年我写怀旧文的标题。 那时候我在当老师, 那所学校叫做成外, 是四川屈指可数的名校, 属于民办公助的半贵族学校, 学费高, 升学率也极高, 连续几年贡献了全省高考状元, 填鸭式教学, 学生家长非富即贵, 每到接送学生回家的周末, 附近的道路都会严重塞车。 暗自感慨, 这些学生都是未来的金龟婿啊, 又聪明又上进又努力家底又殷实! 其中还有长得帅的! omg! 要不是我太老我侄女太小…… (路过的孩儿们, 老师在抽风胡说, 请忽略……)

然而我还是不想回忆。 时至今日, 有时候午夜噩梦, 还会梦见自己神经错乱地站在讲台上不知所措, 或者是马上就要上课了, 课也没备课本又找不到了忽然又尿急想上wc了…… 后来换了那么多工作, 哪怕是难度更大压力更多的工作, 也没那么不开心过。

今天的怀旧, 是因为近日很多人问我, 知道成外发生的事情吗?

是在意料之外, 又在情理之中。 刚才和我当年的小班长匪夷同学在qq上说, 在其他学校当老师和在成外当老师最大的区别是, 前者是教育行业, 后者是服务行业。 至今不能忘记成外的服务口号之一:“学生就是上帝。” 不是学生的问题, 是学校的问题。 

今日终于爆发了呀。 祝旧日同事能争取到属于自己的权益。 特别是小涵啊, 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