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空的背后
 
  《天空之城》算来也是我最早接触的宫崎俊作品了,那时年幼无知,并不能领会宫崎俊所要表达的一些深意,只不过把它当成很新奇的故事而已。即使如此,那段清丽而略带感伤的主题音乐,以及拉普它孤独地漂浮寰宇的结束场景,仍然长久残留在记忆之间,这仿佛是一个魔咒,等待着封印的启始……
  后来又接连膜拜过宫崎俊的不少大作,包括颠峰时期的《风之谷》,可是再没有任何一部能够带来相同的悸动。其实《天空之城》只是宫崎俊早期的作品,还不能清晰构成他此后一贯坚持的环保意识,但也因此减少了很多商业意味,显得更为纯正一点、直观一点。有时候甚至会这么觉得,或许《天空之城》反倒象征了宫崎俊的理想境界也说不定啊。

  自始至终,《天空之城》只展现了追逐和破灭的过程。所有人追逐的中心,就是“天空之城”拉普它,一个虚无缥缈的神话,一个已然逝去的文明,那么最后的失落与幻灭也许只是不可逃避的命运。
  派克父亲的无意发现,使得他沉迷于苦心孤诣的寻找,最终摆脱不了郁郁而终的结局;军队和海盗只因为贪恋传说中丰厚的宝藏,不惜冒生命之险互相抢夺,却落得一家全军覆没,另一家也仅能聊以自慰;野心最大的慕斯卡试图恢复拉普它之王的身份,利用天空之城的力量统治全世界,按照实际情况的乐观估计,他并非痴心妄想,只可惜一场美梦终结在一句简单的咒语之下。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天空之城”可能属于类似桃花源或乌托邦的地方,永远躲藏在理想王国的神圣光彩之内,它所赋予人类的就是不可或缺的所谓“信仰”的力量,但如果哪一天你突发奇想开始谋求、开始执拗,那无论善意与恶意,最初已经注定是个错误。宫崎俊也许是借“天空之城”来指代人生追求的虚妄,总有一些心底的愿望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很多时候这些愿望正是最渴求、最期待的那一些,却也是最高端、最模糊的那一些,“天空之城”就应该是这些愿望的祭坛,而不是航标、灯塔或其他……
  唯一没有强烈地追逐过天空之城的,只有两个孩子:希达和派克。身为拉普它皇族的公主,希达从来期望在原先的家乡过着平静的生活,对于拉普它的态度,倒是潜意识之下排斥和反抗,模模糊糊地知道打破宁静的也只会是这个身份;而派克一开始对天空之城怀着无比的憧憬和向往,那充其量更象小孩子把童话当现实的行为,他最大的心愿一直只有一个:希望希达平安幸福。最后能够得偿所愿的也只有他们,因为他们的心愿是那么微小而实在。虽然看似很轻易却费尽波折方才实现,抑或人生的幸福,不外如是。而领略过天空之城的内核又得以幸存的依然还是他们,不过于他们而言,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日后的
回忆也会是如梦境般不可置信的美丽遭际,但仅此而已了。这又是一个人生追求的悖论,拼命想要却始终拿不到,没有期待又会自动送上门……

  尽管《天空之城》没有明确地宣扬过关于环保的理论,连拉普它灭亡的原因也只用一首歌谣含糊不清地概括,而我却一直坚持认为,拉普它代表的那种科技与自然共生的状态,应该也是宫崎俊的深切盼望了。拉普它的建筑架构依傍在一课参天巨树的荫庇之下,即使所有的科技都粉碎坠落成尘埃,自然生物还是依旧自在自我地存活。而整部动画的结尾,那个机器人守墓者与鸟兽嬉戏玩耍的景象,很难说没有任何寄托寓意。另外一个剧情安排也颇耐人寻味,偌大一个拥有高等科技的城市,其启动和毁灭全依赖于一些古老的玄妙的咒语,令人不禁感慨人为科技的脆弱,宫崎俊对现代社会前景的思考在这里初见端倪了。虽然这样的诠释多少有一些孩子气的天真吧,但这种隐晦的表达方式始终让我更加欣赏,相比起他日后的言必称“环保”的矫情。
  总而言之,“天空之城”是所有人的梦想,当然也包括宫崎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