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去了格林卡国家音乐艺术博物馆,下面是一点记录和体会。照片较多,较长,请阅读全文。

几天前去了位于特维尔大街边上的格林卡国家音乐文化博物馆。博物馆的建筑看上去挺大,而里面其实并不大,由于在三层有一个不错的剧场,所以展览的空间就被压缩了。一层的展厅没有什么迂回,但是错综复杂摆满了乐器。
image
这个音乐博物馆其实就是个乐器博物馆,大体上看的展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俄罗斯民族乐器,一部分是国外乐器。俄罗斯民族乐器又分为古代乐器和各民族传统乐器两部分;国外又分为正统古典音乐乐器和世界各地乐器两部分。因为没有讲解,再加上诸多名词连字典里都没有,很多东西看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找到些有意思的玩意儿。
image

比如像这些木管乐器,是俄罗斯古代乐器的现代仿造品,两孔的五孔的,大都比较简单。
image

基本上看在初始阶段,这种有孔的管子能发声的都差不多长成一个模样。在照片下面部分可以看到那些乐器工艺品,小动物小人身上弄俩孔当哨子吹,跟中国好多地方卖的那些工艺品就是一个样。
当然,后来蹭听一个讲解介绍了一下俄国的各种管子。似乎俄国人十分热衷各种管乐器,铜管木管都算上,大概是他们体型强健肺活量惊人吧。于是我发现了很多奇形怪状的大管子。比如这两个:
image

这个叫做特列木比达号(Трембита),是乌克兰的一种木管乐器,一般都至少有两三米长。
image

这个干脆都叫不出名字,也没记住。
除了管乐另外比较有特色的就算是弹拨乐器了。寡人不才,音乐方面道行太浅,俄国民族弹拨乐器在俺看来就一个特点:弦多。
image

这个好像叫班度拉琴(Бандура),是乌克兰的传统弹拨乐器,它有三十根弦。
<图片>
这个叫托尔班琴(Торбан),如果没数错的话,也一样是三十根弦。
在国外乐器的展位里其实也陈列着俄罗斯的骄傲。俄罗斯最著名的小提琴大师大卫.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ch)的诸多生前财产陈列在此。这里面包括他的写字台,他的曲谱、书信、演出海报以及他使用过的几把弹琴。
image
image

关于大卫本人我的了解不多,查询一些资料之后注意到两点比较有趣的事情,第一是他是犹太人;第二是他本人受到苏联当局的喜爱,特别是在整个苏联时代大批音乐家出走国外的背景之下,大卫.奥伊斯特拉赫显然日子过得相当安稳。更多的资料我也是现学现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探索一下,这里不再多表。
展厅里还陈列着很多古钢琴,让人惊讶的是有些琴还允许游客去触摸和弹奏。比如这架1874年出厂的贝西斯坦钢琴(Bechstein)我就摸了又摸。
image
image

当然最让我激动的是我亲手弹了一下羽管键琴。虽然这架琴是1912年出品的仿旧琴,可是能在上面弹几个音依然足够让我激动了。那美妙的以前只能是在唱片里听到的声响被我的双手制造出来了,我兴奋地跟同伴诉说着这一特别的如愿以偿的意外之喜。这大概是每一个喜爱巴洛克音乐的人都能理解到的那种激动吧。
image

其实重点都不是这些。在参观的时候,意外碰见了一队儿童,他们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不到二十个孩子,在父母的陪同下参加博物馆周末的音乐课活动。他们席地而坐,听着博物馆的讲解员讲解每一件乐器,父母们则站在后面给孩子照相。
image

后来我才知道,格林卡音乐博物馆每周末都会有这样的课程提供给各年龄层的孩子,一天有时候得排五六场这样的音乐课。家长们很喜欢带孩子在周末的时候去博物馆参观,尤其是像格林卡博物馆这样提供专门给孩子的课程的博物馆,很受欢迎。
跟着旁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六七岁小孩的音乐课,特别受感动。对于这些孩子,博物馆准备了专门的课程,老师拿着一个遥控器,讲到一个或一类乐器就会遥控遍布在展厅各个角落的音响发出那种乐器的声音,给孩子们讲这是什么乐器,它是怎么发声的,从吹奏到弹拨再到打击乐器。孩子们听得聚精会神,有的还用嘴模仿出那样的声音。在讲到俄罗斯传统打击乐器的时候,老师会拿出一个大包,将各种各样的打击乐器交到孩子们手上,然后播放一段俄罗斯民族音乐指挥孩子们敲响手中的乐器,跟着音响里的音乐一起演奏。那个场面活泼,热烈,散发着热情和爱。我用照相机记录了一个片段,在这段录像里,相信你能找到和那些孩子们一样的快乐。这不仅是音乐的魔法,更是一种教育的力量。
image
录像1录像2
教育在我们的语境里是一个太过严肃的词汇,我们重视目的忽略手段,我们因为重视目的而永远达不到目的。而对这些孩子来说,也许一个下午记不住什么名词,也未见得真正听懂了多少,但是他们知道了那些乐器怎么摆弄,什么乐器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最重要的是他们在高兴时手舞足蹈,伴着音乐的节拍制造自己的音乐。这种参与的乐趣有着巨大的感染力,看到那些孩子快乐投入的样子,我真希望自己小时候能有这样的经历和体验。
但愿我们的下一代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条件,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