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哈萨克民谣歌手叶尔波利与乐队正式受邀参加九月底在台北举行的“2008流浪之歌音乐节”。

城市邊界的音樂圖像-2008流浪之歌音樂節

城市文化有如歷經萬年擠壓的地層,充滿了歷史性與重疊性。有多少種文化曾經在同一塊土地上出現過,當今的城市就擁有多少種獨特面貌。地域之間以邊界相隔,邊界是人為的交界,同一種族,卻被人為的界線隔離。邊界劃分出不同民族的交界,卻存在交錯重疊的語言或文化。邊界是控制,阻礙兩端正常地往來交流。邊界是離散,逃離原有傳統,進入陌生域界生存。邊界意味遺棄,被放逐的民族、語言與文化在荒蕪中傳承。邊界存在於心裡,頑固無法動搖。

2008流浪之歌音樂節將延續過去對「遷徙」的探索,以「城市邊界.City Borders」為主題,為國內觀眾引介那些在屈身於邊緣、交錯、雜生、或備受壓抑的多元文化。大量的都市移民所注入的勞動力、生活方式與音樂文化,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掙扎與發展,新社群再凝結的文化內容,衍生出異於原生文化的意涵與形式。

2008流浪之歌音樂節-城市.邊界

9/27(六)~9/28(日)=音樂影像館+旅者說故事(免費節目)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

10/3(五)~10/5(日)=主舞台(售票節目)
地點:中山堂光復廳
開幕特別演出:葉爾波利(深圳/哈薩克)(本場節目不售票,僅優待購買「流浪全程護照」及「單日票」的朋友入場)
演出:
大竹研與朋友(東京/台灣)
薩米爾.馬霍&伊塔瑪拉.多力(耶路撒冷/巴勒斯坦)
巴奈(台東/卑南/阿美)
香清(巴黎/越南)
流浪貓(阿姆斯特丹/羅馬尼亞)
音樂節特別企劃:Border to Border

10/4(六)~10/5(日)=大師工作坊(售票節目)
地點:大大樹小客廳

10/4(六)~10/5(日)=市民工作坊(免費節目)
地點:中山堂迴廊
10/4(六)~10/6(一)=流浪到嘉義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內容:流浪貓|香清|流浪影展

流浪全程護照 (所有主舞台演出與工作坊)$1200
流浪單日票 (單日主舞台演出與工作坊)$800
單場演出 $500
售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02) 3393-9888
更多音樂節免費節目與售票節目資訊:(02) 2341-3491

開幕演出:10/3(五)19:30|中山堂光復廳|
從邊界到邊界:10/5(日)19:30|中山堂光復廳|

参演艺术家: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葉爾波利
【城市:深圳|邊界:哈薩克】

開幕演出:10/3(五)19:30|中山堂光復廳|
從邊界到邊界:10/5(日)19:30|中山堂光復廳|

從國的邊境到城市邊境,葉爾波利離開草原,卻在大城市的邊緣,改編他採集來的哈薩克民謠,動人地唱出來自邊緣的吶喊。他說:「民謠就是自由地唱出自己的根。」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薩米爾.馬霍&伊塔瑪拉.多力
【城市:耶路薩冷|邊界:巴勒斯坦】

市民工作坊:10/4(六)13:20~14:00|中山堂廣場
主舞台:10/4(六)17:00|中山堂光復廳|
從邊界到邊界:10/5(日)19:30|中山堂光復廳|

薩米爾.馬霍的流浪音樂課
阿拉伯歌謠吟唱:10/4(六)10:00~12:00|大大樹工作室
阿拉伯烏德琴:10/5(日)10:00~12:00|大大樹工作室

薩米爾在音樂生涯中曾與許多打擊樂手合作,但直至遇到年輕的伊塔瑪拉,他才找到對話的對象。兩人背景殊異,薩米爾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伊塔瑪拉是猶太人,然而兩人音樂的共鳴高度,卻帶領他們跨越彼此的身分,以及身分背後所代表的政治意義。今年只有23歲的伊塔瑪拉,被視為中東最出色的手鼓音樂家之一。薩米爾穩重與老成的烏德琴技法,伊塔瑪拉天賦的節奏,都讓人驚嘆。這個簡單的組合,站在中東音樂傳統根柢上創作,蘊含悠久而多元的中東文化,飽滿的力量,使他們在歐洲樂壇備受重視,讓人一聽難忘。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香清
【城市:巴黎|邊界:越南】

主舞台:10/5(日)14:30|中山堂光復廳|

定居巴黎邊緣的越南移民社區,香清揉合越南、法國兩端文化,並完美轉化成為自己的獨特表演形式。越南語有六聲調,曲詞互映,需有極細緻的表情,方能將詞中的感情詮釋得淋漓盡致。香清的轉音、裝飾音不但細膩,且多色澤,讓人為之心醉。

出生西貢,香清(Huong Thanh)來自知名的傳統音樂家庭。父親Huu Phuoc(逝世於1997年),是越南改良劇場Cai Luong劇的名角。Cai Luong將傳統戲曲演唱、舞蹈與劇場結合,1916年由一群南方音樂愛好者引自北方劇場傳統風格,結合Hat Boi與Hat Cheo等南方絲竹樂與法國音樂的元素再創而成。Cai Luong於30年代始,受到越南聽眾的喜愛,不過今日越南的年輕人鮮有人聽Cai Luong了,倒是隨著越南船民往歐陸的遷徙,巴黎邊界的越南社區,成為Cai Luong的新生地。

越南語有六個聲調,曲與詞互映,因此詩與樂需有極細緻的表情,才能將詞意中的感情發揮得淋漓盡致。香清是其中的能手,他的轉音、裝飾音不但細膩,且多色澤。

香清十歲開始,由父親傳授Cai Luong與傳統戲曲。她仍記得當時名演員都是家中座上客的盛況,而長輩們也隨時指點香清唱腔。在那樣環境成長的香清,13歲便掌握純熟技巧,並進入西貢音樂與劇場學校就讀,16歲初次在職業舞台嶄露頭角。

1977年,香清移居巴黎,跟隨父親在歐洲各地越南社區的Cai Luong劇場巡迴演出。1995年,與爵士吉他手Nguyen Le相識,被領入爵士樂壇,並啟程了他們共有的「越南故事」之旅。「越南故事」樂團幾乎走遍了歐洲所有重要音樂節。1996年,他們灌錄的專輯也在國際上獲得許多榮耀與獎項。在爵士樂廠牌ACT下進行過許多合作計畫,1998年,香清終於出版了第一張個人的專輯《月與風》(Moon and Wind),由 Nguyen Le寫曲、錄製,在專輯中呈現親情與愛的主題。

2007年,香清得到法國世界音樂獎,並出版了第四張專輯─《脆弱的美麗》(Fragile Beauty),此張專輯中加入日本箏(koto)新星宮崎美枝子(Mieko Miyazaki),為他們的音樂增添不同色澤。本次音樂節就是由香清及宮崎美枝子的組合演出。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三隻流浪貓
【城市:阿姆斯特丹|邊界:羅馬尼亞】

市民工作坊:10/5(日)13:20~14:00|中山堂廣場
主舞台:10/5(日)17:00|中山堂光復廳|
從邊界到邊界:10/5(日)19:30|中山堂光復廳|
流浪到嘉義:10/6(一)19:30|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樂風難定義,以荷蘭、羅馬尼亞邊界為基地,融合阿姆斯特丹的移民文化與音樂,蘊育多彩音樂創作。三人組合以低音手風琴、小喇叭、欽巴隆(Cimbalon),默契超強、合奏與即興一氣呵成,讓觀眾幾乎無法喘息。

樂風與文化上難以定類的樂團,將阿姆斯特丹的移民文化與音樂融合於創作,展現出不同於其他當代荷蘭樂團的風格。以羅馬尼亞民歌與作曲家,強烈的個人風格,舞台上爆發力與音樂感強勁。

今年荷蘭文化部門主辦2008 Dutch Blend Meeting,首次對世界策展人與樂評人展現荷蘭樂界的多元風格,其中最讓樂評驚艷的是以羅馬尼亞民謠樂風為底的三隻流浪貓,這個三人組合以低音手風琴、小喇叭、欽巴隆為默契超強的組合,舞台上一氣呵成合奏與即興,讓聽者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高潮隨處而起,卻又自然、幽默、毫不媚俗。

三隻流浪貓雖為阿姆斯特丹城市邊界的東歐風格樂團,然而他們重新詮釋的羅馬尼亞樂音,完全獨立於東歐民謠樂團只以技巧取向的風格,三人之間享受玩音樂的愉悅,音樂行雲流水般流洩,這是樂團發展的美好高峰期,絕對不容錯過。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巴奈
【城市:台東|邊界:卑南、阿美】

主舞台:10/4(六)19:30|中山堂光復廳

 

台灣最有重量的聲音,唱出最堅定的城市邊緣情感。

 

1969年出生的巴奈,父親是阿美族,母親是卑南族。小時候念過四所小學,預示了後來漂泊的命運。

有人說巴奈是台灣最有重量的聲音。同樣是來自台東的原住民歌手,如果說;陳建年、紀曉君的音樂貼近自然,歌詠風、海洋、山林、色彩晴朗;巴奈的歌,則顯得色調濃重而沈鬱,勾勒著她流浪各地的足跡。揹著吉他,遊走在天地之間,這樣的背影或許看來蒼涼而傳奇。但是,去聽她的歌、去讀她的詞,你會遇見一種熟悉的感覺,疏離與寂寞,久藏心底,被她的歌聲召喚而出,輕觸即四處漫溢。

 

聽巴奈現場的人都說會內傷,有時就乾脆直接承認;害怕聽她那些真實而坦白的旋律。在界限模糊、是非渾沌的這個世代,這樣一種斬釘截鐵的聲音,已經很難聽見了。

 

在都市邊界流浪許久,巴奈決定搬回故鄉,在起點定居。在此,巴奈的音樂生命以另一種有機隨性但聚焦的方式展現:參與部落歌謠採集、策劃東海岸音樂季、在都蘭舉辦音樂創作營,在這片音樂的沃土上,巴奈以自然農法耕耘撒種,讓更多呼吸著這片湛藍的朋友,多一種在情緒中穿游的方式。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

大竹研與朋友
【城市:東京|邊界:沖繩、台灣】

主舞台:10/4(六)14:30|中山堂光復廳|
從邊界到邊界:10/5(日)19:30|中山堂光復廳|
流浪到嘉義:10/6(一)19:30|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往來日本東京、沖繩與台灣,大竹研近年不斷與各領域音樂家相遇合作,展現高超即興吉他彈奏能力。此次將邀請包括琵琶

吉他是一個相當普及的樂器,要成為出眾的吉他手,音樂路程上必定要有不同的體驗。大竹研的吉他音樂,可以說是源自於吉他,但不屬於吉他。他的創作難以定類,當然與他吸收對話的音樂對像有關。他的兩個最重要的音樂夥伴,一是沖繩傳統樂傳承的代表平安隆,一是台灣客家新民謠的歌者創作者林生祥。這兩位與大竹研密切合作的夥伴,也是他創作靈感的泉源,因此大竹研的吉他創作代表的是一種邊緣地帶,多重文化性格的「雜交」品種。

談及與平安隆、林生祥的合作經驗,面對不同於自身生命歷程的異文化時,大竹研認為不斷地相互溝通與傾聽,是靠近作品核心的唯一途徑。不論是沖繩舞蹈音樂,還是台灣客家八音,在了解對方音樂作品背後深層的文化意涵之後,不斷地嘗試各種演奏方式與情緒,所以他總想像他的吉他可以是各種弦樂器、打擊樂器,甚至是人聲!以豐富的想像力去彈奏吉他,是他與各種不同音樂類型成功合作的祕訣之一。在歷經這些不同階段的學習與合作演奏的過程之後,大竹研發現自己的音樂性格偏愛高度的互動性,一種非個人式的表演形態,在與對方相互理解之後,以自由且即興的方式互動,徹底地讓彼此沈浸在音符帶來的愉悅與感動裡。

image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