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是冬,一个我在车来车往中奔波,一个我在记忆中沉睡。
奔波的我多了些抱怨,沉睡的我还作着明媚的梦,
奔波的我每天披星戴月地回到出租房跟莎莎一起讨论做几个菜,谁来刷碗,
沉睡的我踏着满地黄叶悠然地漫步在梧桐深处。仰头,闻闻阳光的味道。
操心的事儿越来越多,怕自己变成一只世俗的虫子、
办公室天天开足了暖气,又闷又燥,人一坐下去就像陷在椅子里再也拔不出来,直至华灯初上。
眼药水也不够用,最惬意的还是午休溜到西北湖边做sunshine spa.然后和Jean讲几个可以笑得前仰后合的笑话。
一整天,面对的是僵硬的显示器,聆听的是噼里啪啦的按键音,
惟有嘴和脚没有被使唤,背对着背的同事就这么海阔天空地逗乐、传话,
team的人说:Aska,你真会搞笑。其实,平淡恰恰因为缺少一剂调味料。
对工资不满,于是在会上直言,一片声援,却不小心让MD感到有失颜面,
team的人又说:Aska,你是英雄。我心里明白,自己没有违背自己的心,却不小心将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有人在偷笑,有人真心支持,也有人怕、有人恨、有人妒。这种时候最容易看清几副嘴脸。
初生牛犊不是不怕,但是满身意气风发的学生味儿还未散尽,难免仓促应战,
好在心态出奇的未受影响,这也要归功于和我一样直脾气和好心肠的office sisters。
新加坡的老巫婆Tina和菲律宾的老好人Ariel,外加台湾调来的senior manager ,
也终于让我对人际有了跨区域的了解。紧张又努力地接受新事物的冲击。
很久很久没有去理会其他事儿,没有时间和多余的精力,所以分外珍惜闲暇的时光,恨不得掰开来用。
愈加感觉家的重要、母亲和父亲的伟大,的确,许多事经历后才明白,有些道理乃恒久哲理。
奔波的那个我开始读懂生活的琐碎。
沉睡的我则在夜里灯下或周末闲暇苏醒过来依然做着爱做的事。
看我爱的书、听我喜欢的音乐,思考第二天中午去公司附近搜美食,计划元旦去咸宁泡温泉。
周末在电影院过了两小时,回家打开卡啦Ok把老妈老姨老外婆变成听众,自行车又成为上班的工具。
虽然拂面小风有点凉,但我喜欢这样满身轻松飞扬的时刻。即使一路奔波,仍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