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手头有点宽裕,于是开始疯狂的购物。然而东西是越买越缺的,衣服需要搭配的鞋子,DV要求采集卡和刻录机,就连枕头也在呼唤一套新的床上用品,愈演愈烈的预示着我下一次的种种疯狂。拥有的物质越多,它们的需求也像雪球越滚越大,甚至有时候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某个物质是否真是为我所需,或者我只是被已有的物质下了套,一发不可收拾。这些物质的欲望成为一件永无止境、效力一生的事业,织结成越来越大的一张网,牢牢的将我叮死其中,风雨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