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边看书一边听电视。原本是本地的访谈节目,讲到钓鱼岛什么的,忽然变成娱乐版,一下子就吸引了注意。

原来,是沈殿霞去世三周年的专题。有点子恍惚,三年了么?三年了么?仿佛还记得郑欣宜强忍眼泪的样子呢。彼时心里也很为她难过,这孩子,只有妈妈,而妈妈也没有了。
整个专辑里头,最打动人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沈殿霞讲述母女之情。她生郑欣宜的时候,麻药过劲了,疼痛难忍的当口还细细看着时钟,要记住孩子出生的时辰。她后来又讲到女儿两岁的时候她去做手术,半夜上车,菲佣抱着年幼的女儿站在门口送,风吹动女儿的头发,呼啦呼啦的。她当时心里替女儿凄凉,只觉得要是有一个父亲就好了。
那一刻,忽然觉得郑少秋这个男人,真的很过分。
结发的枕边人,说离弃就离弃,也就罢了。那样年幼的孩子,怎么忍心不闻不问。妈妈去手术了,一个两岁的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房子里,虽然有菲佣……做父亲的,无论理由如何,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这个叫郑欣宜的女孩子,一方面幸福的有慈爱的母亲,一方面也不幸的,真的没有父亲。
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一转,变成肥肥的访谈。她强笑着,问那个男人,你到底有没有喜欢我。他也一惊,然后也笑起来,多少有些尴尬,说,我好中意你(都是大概)。于是那个女人也笑了,如释重负。她甚至不能保持沉默,而是自说自话的解释起来。那个男人的一句话,她神采飞扬,半生的寂寞思念,似乎都一下子不再凄凉。
外头的雨大起来,噼噼啪啪。已经是春天了,可是还是冷。从北京回来,愈发觉得湾区的寒不可耐。
雨一直淋漓的下了半夜,到早起,还是湿漉漉的一地。据说还要下雪来着。我们回到北京,也是赶上下雪。一个冬天么有下雪,忽然就是那样大的两场。从北京回到湾区,居然湾区也要下雪了……
早晨,忽然看到另外一篇博客,是姚晨的前夫写的。作为一个有担当的大男人,他现在站出来声明,他的婚姻不是被小三破坏。他给唐一菲正名,说她是他的女人,一个弱女子面对舆论的指责太难了。他也说前妻姚晨需要好自为之,他要跟人家相望于江湖。
还相望啥?我觉得姚晨要是想要自为之,第一就是不要望他了。忘掉他,继续朝前走。
这个人,已经是另外一个女人的男人。那个女人是他的弱女子,她不是。她需要好自为之。那谁谁说过一句什么话来着?不爱的时候,连呼吸都是错。那,何必把错给别人看,何必看别人的错?
是吧?
婚姻里谁对谁错,外人永远插不得嘴。可是,无论谁对谁错,分手了,就继续往前走吧。将来,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我只希望那姑娘可以手里挽着另外一个人的胳膊,子孙绕膝。至于当年,他有没有真心真意的爱过?那姑娘可以不闻不问,不再关心。要是那男人厮缠着,非要问个清楚,那姑娘可以淡淡一笑,讲:都那么久了,谁记得?
只是,我也很感谢郑少秋先生,他那样一句话,让沈殿霞开心到飞起。她眉飞色舞,讲给朋友们听,他,当年,好钟意我。那一生一世,她站在原地等候眺望,一边养育着孩子。好在,有这么一句话,可以揣在怀里,汲取温暖。
我记起来前阵子看过一篇什么文章,亦是男人出轨,抛弃发妻。发妻一个人养育孩子,孝敬公婆。公婆们只认她不认小三。过了很多很多年,她白发苍苍,见到记者,只轻轻讲:他不当我是妻子,我总还当他是丈夫。我看完了,疑惑的翻翻日子,生怕自己不小心穿越了。
每个人,都只有这么一次不可以重来的人生。失败了,并不要紧,甚至不需要纠缠分辨谁对谁错。只是,姑娘们,我们一定都要记得,要往前走,别踌躇别回头别原地踏步。前头有更好的风景,有更好的人,有更好的世界。
至于姚晨的前夫,谢谢你让她可以这么快的看清一切。谢谢你放她一条生路,让她可以不后悔不遗憾,大踏步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