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短暫的生命中偶然相伴。

——題記

  P在做志願者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人。 那是個美國女子,在她約莫四十歲的年紀,學識淵博,美麗優雅。用p的話來說,她“便是我理想中女子的樣子”。   他們成了忘年交,彼此合作默契得天衣無縫。 昨天,活動結束了。她說,我或許再也不會有機會來中國了。   而p執意沒有要她的聯繫方式。   這一別之後,恐怕生活將再無交集。便有法可聯繫,卻又如何。若有若無禮節性的對話,恰如雞肋。 她于他是特殊的,那樣完美的女子,那樣完美的相處,只應存在于記憶中。   前幾日,我的Q到了五百人的上限。於是不得不開始作些清理。一個一個名字拉下來看時,覺得心驚。多少曾經在生活中扮演過重要的角色,多少曾親密無間的朋友,都已許久不曾聯繫。   友情真的是需要現實的基礎的。這個現實基礎與物質、境況無關,卻往往需要一個交集的生活、一個共同的理由。當我們分離,當課程結束,當項目落幕,當社團不再活動……我們各自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要奔忙勞碌的事情。於是,我們也就漸漸少了來往,淡了聯繫。   我們畢竟是凡人,一天只有24個小時,只能勻出那么多來給朋友和人際關係,只有那么多的精力給自己身邊的朋友——往往甚至連給身邊的朋友也不夠。   P一直在不斷地自我清理,清理身邊一切不再聯繫的人和事。只要繼續接觸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降低到一個臨界值,便毫不猶豫。而我不會。我不忍心刪掉任何一個人,即使許多人都已淡漠,然而他們的名字,於我,便是回憶,便是生活。我的整個生命,就由他們串起——他們已經是我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聯繫或許少了,感情或許淡了,然而那些回憶是真的,那些人和事是真的,那些感情是真的。   或許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只能在生命中匆匆錯身,相伴我們一段時光。 然而,相伴過一時,便值得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