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五天的《走进客家社会:2009广东梅州田野调查实作研习营》活动结束了,虽然作为学生代表的我只是参加了其中正式的三天,但是真的是感触颇多,大长见识。晒黑了皮肤,累痛了双脚,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等等这些都不是可以和收获相比的。

 

image

                 我就是那面旗的旗杆的撑起人(我的手啊,撑完后就一直在抖)

 

        第一天    7月23日    白天晴    夜间雨

        吃早餐时,我们认识了第一个营员姚敏贞老师。姚老师是个很知性的女性,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干练、女强人,果然,在后来的活动的交流中,我们都感受到了这一点。她对我们这一代人会说客家话感到很欣慰,因为在台湾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会说客家话了。

       早餐后,是开营仪式。市长李嘉也到场了。以前就听说他口才很好,百闻不如一见。其貌不扬,个子也不高,但确实是很有实力。在他的演讲中,有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我们梅州没什么优势,就是山清水秀;我们梅州没什么特产,就是有人才;我们梅州没什么特色,就是有文化。太棒了!很遗憾,没有和他握手、合影。我们在后来开玩笑,和他合影,最起码以后也能是个市长(莫非这就是很多人想和主席、总理合影的缘故?)。我们还记了他的车牌,笑说以后要是有不幸冤情,看到他的车,就跪在车前喊冤。哈哈~~(花絮:我们一不小心管党委书记叫院长,应该是不知道我们是嘉大的学生,所以笑眯眯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叫院长也可以。”)

       出发时我们坐在了车的后面,认识了秋菊姐姐,她给我们的感觉,不像台湾人,更像大陆的姐姐,虽然比我们年长,但是很可爱很可爱,和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语言。

        第一天的行程是上午考察灵光寺、松口崇庆第。中午在松口就餐。下午考察松口老街、丙村仁厚温公祠。晚上在亮湖楼三楼举行学术讲座,由房老师和肖老师主讲。

        午餐很客家,菜肴是客家的客家宴席,就是感觉很油腻。在追求健康时尚的今天,我们已经渐渐改为清淡的口味了。晚宴在亮湖楼。我们在荷花厅。吃得很轻松,不仅因为一桌都是彼此相熟的人,重点是我们嘉大的新成员——陈汉元同学,是一个非常罗嗦的人,中途让我们一直在发笑,我还笑呛了一口。用金凤的话说“消化不良时,应该和他在一起,一直笑到你肚子饿”。最搞笑的是肥肉环节。哈哈哈……

        在灵光寺,听曾喜成老师讲解五行,就是我们的围龙屋后面的那个五行。从此,师妹就对这个着迷了。从灵光寺下山的时候,我们的旗手陈汉元同学,一路干了很多很搞笑的事,光顾着听老师讲,那把大旗一路包了很多人的头,也让很多花不幸地掉了下来;要么就光顾着说话,撞到前面的人。

        午休时间,我们认识了邱荣举老师和陈康宏老师。那叫一个滔滔不绝。我们这些晚辈,只有听的份儿,从中了解了很多台湾的民情、政治等等。

        在松口,我们看到了宁静的松口老街,姚老师说了一个很形容得很贴切的句子——这里好像是一座死城,好像在影视城里拍古装剧。由于是中午时分,大部分人都在休息,店铺都没开,静悄悄的。在那里,我们还考察了从梅州去往台湾的码头。

        在温公祠,我们用了清凉的井水,还看了稀有的巨型古苏铁。有一幕让我很心酸:我们走的时候,一个老奶奶在冲着我们叨叨不绝,那是客家人热情的体现,但也透露出老奶奶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交流了,每一个人她都希望成为交流的对象。这就是传说中的留守老人吧。

        晚上讲座结束后,我们陪秋菊姐姐去逛街,很不幸,下大雨,我们在超市买了东西后就回去了。从她对超市的态度,可以看出在我们看来很普通的地方,也和台湾有着明显的差别(我在大陆各地,无论是发达还是欠发达地区,发现我们的超市都是一样的)。

        晚上出去逛之前,看到洋尚回来了,和他的日本同伴。有一个很高,我们在怀疑是否真的日本人(嘘!)。

        把我们的台胞送回亮湖楼,我也回了宿舍,好在中途溜回来洗了头、也洗了澡,只是洗洗衣服,并温习一下明天要介绍的功课,就上床睡了。明天,将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