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洱海西岸的下关在躁动中闪烁着灯红酒绿,大理古城洋人街的酒吧弥漫着各种情调时,洱海东北岸双廊古镇的白族人家却依然像千百年前一样,过着本色纯真的静谧生活……
(1)余晖映照古双廊
我是在日落时分来到双廊的。
下午从大理古城乘坐班车顺着洱海一路向北,再折向东,两个小时后就来到了双廊。
班车把我和我的行李卸在双廊镇入口处,一地尘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风景如画的双廊镇吗?
夕阳迅速滑落苍山后,洱海被罩上了黛蓝色。余晖脉脉,渔舟晚归,荡漾成落寞的剪影。就怀着这般落寞的心情,于冬日傍晚,走进了千年古镇双廊……

当洱海西岸的下关在躁动中闪烁着灯红酒绿,大理古城洋人街的酒吧弥漫着各种情调时,洱海东北岸双廊古镇的白族人家却依然像千百年前一样,过着本色纯真的静谧生活……

(1)余晖映照古双廊

我是在日落时分来到双廊的。

下午从大理古城乘坐班车顺着洱海一路向北,再折向东,两个小时后就来到了双廊。

班车把我和我的行李卸在双廊镇入口处,一地尘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风景如画的双廊镇吗?

夕阳迅速滑落苍山后,洱海被罩上了黛蓝色。余晖脉脉,渔舟晚归,荡漾成落寞的剪影。就怀着这般落寞的心情,于冬日傍晚,走进了千年古镇双廊。

双廊在洱海的东北岸,背靠鸡足山,西望苍山,因门迎碧波荡漾的洱海,远眺苍山十九峰,集苍洱风光之精华,素有“大理风光在苍洱,苍洱风光在双廊”之美誉。白族人的传说中有这样一段话,神说:这样的双廊还不够美丽,于是,清澈的洱海水在双廊转一个弯,再转一个弯,“萝莳曲”和“莲花曲”就像两条走廊,将苍洱间最美的风光演绎到极致,玉玑岛和小金梭岛,像一双巨大而美丽的鹿角,娉婷地伸进莲花曲,将洱海隔出一个天然的港湾,“双岛”“双曲”的美景,让双廊这个名字,充满了令人遐想的意味。

双廊是个很小的镇子,它的街道将小镇分成靠山的和靠海的两部分。日落时分,余晖照进古镇,顺着巷子探得很深很深,让人内心有进去一窥究竟的冲动。

在镇上吃过晚饭,天已全黑,渡船将我们载到对岸的南诏风情岛上,当晚留宿沙滩本园。

(2)画家的精神家园

次日清晨,在南诏风情岛清脆婉转的鸟鸣声中醒来。推开木格窗望出去,湛蓝的洱海沐浴在晨光里,一望无际,柳树披上鹅黄,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南诏风情岛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镶嵌在洱海中,风光旖旎。上岛之前友人就曾相告,本园是画家赵青费了数年功夫亲手打造的,充满情趣。早晨漫步本园里,阳光柔软如糕,古树苍翠,古船、石磨、陶罐等物什随处可见,都是画家四处搜集来的,点缀着园子的每一个角落。

本主崇拜是大理白族特有的一种宗教形式,本主是村社的保护神,是“本境福主”、“本地土主”的意思。白族画家赵青因着双廊潜在的隐匿之美,舍弃了大都市的时尚,回到这个小渔村建起了自已的艺术乐园——取名“本园”。在这样充满艺术气息的客栈里,最倡导的就是DIY精神,连早餐下面条你都可以自己动手,仿佛自己就是园主一样。赵青后来在对岸的玉玑岛上盖了别墅,与舞蹈家杨丽萍、音乐家三宝等人为邻,很少到这边来了。

客栈的服务台上有很多本留言薄,上面写满了游客们对本园的眷恋之情。一位叫做卢璐的女子于2006年10月在本子上写道:本园,你让我有了再次来大理的理由,躺在能看到洱海的房间,伴着涛声入梦,那一定很美!

5年过去,不知道这位女子游荡的足迹是否重新踏进过本园。不过不论是否有机会再来,只要在内心深处尚且留存这么一方净土足矣。

(3)蓝脚印印在双廊

南诏风情岛很小,只需花一个小时便可逛完。离岛上岸,沿着洱海海岸线的石板街道漫步,一会便来到了双廊镇岛依旁村。

曾有小资游客这么说道:酒店是旅行,客栈是生活。来双廊,不体验一把这里的客栈,就算不上过生活。

在岛依旁村里瞎逛,绕过一棵大榕树,抬头便看到著名的“志愿者之家”蓝屿·麦田。这是一家客栈,同时也是云南志愿者支教项目“蓝脚印”的基地,以及供蓝脚印志愿者免费落脚的“爱的驿站”。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几位广东过来的支教志愿者,他们都放弃了大都市优越的生活,把脚印印到了偏远的乡村里。

客栈楼上有错层的大玻璃阳光房,还有带天窗和露台的复式房间,晚上可以看星星月亮。从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阳光和云彩就在窗外,触手可及。倚在窗边,凝视蔚蓝的洱海,一度躁动不安的心也慢慢地融入这一片宁静。

双廊上的每一家客栈都有各自的文化,晴天客栈、海地生活、半岛63都是知名的特色客栈,有时间你就来这里好好地过一下生活吧。

双廊民居外墙上画的图案特别丰富,比起大理古城一带的民居来,色彩显得更加凝重,每一个屋檐都值得细细地看过去,那上边勾勒着双廊人的文化才智与生活情趣。

早在8年前,北京女艺术家东子《在大理的星空下接吻》一书中写到双廊时,曾如此文艺地走笔:我觉得在哪个地方住上一辈子都是不够的:轮回,成为精神的一种必须;生活,成为延绵不断的宽银幕;我们,成为现实梦境的见证;照片,就是我们到此一游的证据。

因为这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双廊停留,只好走马观花,用照片匆匆记录下这座古镇的吉光片羽,一座屋檐、一道壁画、一个角落,留待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再来逐个印证了。希望到那时,它还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