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的几件事情:看电影,写文字,找工作。
                 
  坐在窗前看川流不息的人群,在路口结束或者开始一段路途,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很有秩序了。记得有句很喜欢的广告语:“生活就像一场战斗,要想改变命运,首先改变自己”。简晰的道出人生的哲学,又充满了柏拉图式自慰的情节。
                 
  开始,在文字里敲下:好好做人,好好做事。
                 
  大四刚开始,仿佛整个大学生活就已经结束了。我坐在电脑前看《火影忍者》,一部充满激情和叛逆的动画片,从清晨到黄昏,如果生活沉溺在电影里会是多么充实的事情。和朋友去电影院,《赛车总动员》,又是一部让人欢喜的动画片。朋友说,喜欢看动画片的人充满了幻想,喜欢一些不切合实际的东西,内心沉溺于自恋的小气息。我沉默不语,嘴角拉扯出褶皱的纹,仿佛喜悦。

  在电影里,爱是永恒的。从影院出来,低头看路才发现生活刚刚开始。
                 
  也许,每个人的心都渴望一个强大的依靠,而文字是我最强大的武器。前几天收到一个编辑的通知我的一篇文章小说通过了。仿佛是等了很久的事情,一块石头落下来,没有喜悦。如果说认真做一件事情,成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那么痛苦的坚持之后,就会看见幸福微笑的回眸么?
                 
  开始找工作,在人才招聘市场里填写各种各样的表格。只是一份热情换不回一个机会,看着会场里散落的表单,终于知道曲终人散。最后找到一家网络公司的营销工作,下午一点办去面视。仿佛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视若珍宝。提早去那家公司,看到在那里早已经堆满了人,一个营销工作竟然吸引了这么多人。原来,这个世界的秩序不过是充满拥挤的规则,你懂得竞争就学会了生存。
                 
  我的面视被安排在了最后,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进去又出来,表情各异,有的人一脸喜悦,有的深情沮丧。紧张的情绪突然就消失地无影无踪,有失必有得。人生,要找到自己的世界才更有意义。我轻松的走几去,对面视官轻轻的微笑。
                 
  面视官微笑着向我抛出了第一个问题:“今天上午穿西装,今天下午为什么不穿了?”。
  我说:“今天早上有些冷,下午到有些热了,就把西装换下来了。我觉得做营销也应该这样随机应变”。
  面视官点头问:“你觉得营销是什么概念?”。
  我说:“营销是一种通过产品推销自己的方式,顾客认同了你,自然会认同产品。我想通过营销体现自己的价值”。
  面视官问:“你是觉得你从离开大学校园的这一年,你要做些什么?”。
  我说:“在学校里学的知识是一些基础,这一年是适应社会的一年。我觉得我这一年最重要的是通过接触社会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面视官又问:“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我说:“拥有属于自己的公司,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面视官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可是创业?”。
  我说:“十年”。
  面视官饶有兴趣的问:“十年?你不知道中国的财富年轻化么?”。
  我说:“但是经理,你看现在的企业家背后的资金来源。而我只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学生,白手起家,十年后会更稳妥一些”。
  面视官微笑着说:“我给你个建议,五年,我觉得以你的浅质五年就可以创业了”。
  他又问:“如果我现在给你一份月工资800-3000元的工作机会,你拿什么和我交换?”。
  “我什么也没有”,我顿了一下又说:“我只会认认真真的做好每一件事情”。
                 
  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公司通知,说我通过面视了,下周去培训。
                 
  夜色灭熄了白昼的喧哗,整条街上只剩下路灯划出晕黄的光线。一条路有两个方向,只是有一条是正确的,有一条是错误的。
                 
  晚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个主管宣传的人和我联系,说法院想找一个写稿件的人,问我有没有兴趣。总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第二天我放弃了营销的机会拿着以前发表的文章去找他。现在开始对着电脑写自己并不喜欢的新闻稿,才发现越写越难。仿佛要走一段很长的路,却不知道这条路到底要延伸到那里。
                 
  也许应该去看一场电影,或者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一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