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早餐桌上滴下几滴雨,

前路尽湿,连同我的铁石心肠。

如同哭脸带泪,悄染天际线,

你是石中颤栗打开的奇迹,天知道。

 

你没有什么钱,你没有大房子,

喂饱她庞大的一家子,庞大的胃口。

半截史诗脱轨,发现已太迟,

你想把握权柄,却无从选择。

 

有些人属于历史,

有些人属于未来。

或来不及生,

或来不及死。

 

孤寒的心热于靠拢同样孤寒的另一颗,

你急吼吼伸手,却什么都抓不住。

第一声鸟叫第一缕阳光都没能叫醒我,

你纯如白雪,涤尽尘烟。

 

灰姑娘幻想一场陌生的艳遇,

男孩抗争,险些成为她的王子。

释放秋天,给宫殿点一把火,

老而激情渐失,少而爱莫能爱。

 

有些人属于历史,

有些人属于未来。

或来不及生,

或来不及死。

 

与敌为友是意外还是惊喜。

无望而希望的手在门上印上几枚叩击。

与其抹杀现世的残缺不如勤加修补。

迷雾中闭眼,喝干每一杯好酒。

 

你说是荷尔蒙乱了春心因为你感觉到疼。

织一场大梦在哭泣的枕边,抵达绵长的夜。

天知道你人在天边,远在我射程之外。

岂知爱浅情深,往事一风吹,一风吹。

 

有些人属于历史,

有些人属于未来。

或来不及生,

或来不及死。

随手一抛,心爱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