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FFFFFF] 窗外卷著黑色的風
像一群默然的烏鴉
在頭頂飛過
吹起黑色的頭發
一根一根的羽毛
天空像一雙漸漸晦暗的眼睛
擡頭的時候
呼吸困難
沒有藏身的漏洞
就將被黑夜溶解
閉上眼
那些曾經溫暖過心的話
此時卻變的像刺一樣尖銳

喜歡用一道答案做謎語
去猜的人注定被取笑

煙缸滿了
剩下殘余的煙
影子在縮短
時間卻長了
殇色淺了
而我卻變的麻木

如果你隻用一根煙的時間想念我
我便會用無數的煙來忘卻
如果愛隻有一根煙的時間
有人便一根一根抽到隻剩下滿嘴苦澀

[/color]

image
窗外卷著黑色的風
像一群默然的烏鴉
在頭頂飛過
吹起黑色的頭發
一根一根的羽毛
天空像一雙漸漸晦暗的眼睛
擡頭的時候
呼吸困難
沒有藏身的漏洞
就將被黑夜溶解
閉上眼
那些曾經溫暖過心的話
此時卻變的像刺一樣尖銳

喜歡用一道答案做謎語
去猜的人注定被取笑

煙缸滿了
剩下殘余的煙
影子在縮短
時間卻長了
殇色淺了
而我卻變的麻木

如果你隻用一根煙的時間想念我
我便會用無數的煙來忘卻
如果愛隻有一根煙的時間
有人便一根一根抽到隻剩下滿嘴苦澀

小男孩有一隻小白
小白不幸墜樓身亡
他很難過
爸爸買了一隻一樣的小狗
他很開心
小白便回來了

那麽有多少小白可以給他快樂?
所有的小白都會給他快樂
那麽有多少小白被他喜愛?
所有的都被他喜愛
那麽他會記住哪一隻小白?
所有的小白都將被他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