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史翠珊的影视音乐专辑:从构思到实现,十七载魂萦梦牵(一)

作者: Frank

image


       早就想为芭芭拉史翠珊写一点东西,可是六十年的风风雨雨毕竟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诉清的。她的传记我读过一些。不过我这种理性常常无端被感性所压迫之人,自己钦慕的艺术家的“血泪史”早就被消化到心里和神经里去了。记忆中尚存一些重要事件,一些无关痛痒的枝节便是荡然无存了。适逢芭芭拉的新专辑即将竣工之际,发一篇消息来弥补一下自己写不出有趣味的传记这一缺陷。


       尽管芭芭拉史翠珊在1999年岁末举行跨世纪“告别演唱会”时曾直言不讳地向各界人士表示自己就此退出演唱会舞台的心愿,然而她的这一定义模糊的“辞呈”却令一些人误以为她的演艺生涯亦就此终结。其实了解她的人都再清楚不过,她当时也隐约地传达了另一种信号。我理解就是:她只是不再举行个人演唱会了。只要时机成熟,她录音室里照唱,导演筒后照导。录音室外照常参与政治活动,导演筒前依旧展现精湛演技。


       2003年的全新电影音乐专辑就可以为证。这张全新录音室专辑可谓筹划已久。芭芭拉的童年时代可以说是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中度过的。布鲁克林区生活环境的破败不堪,加之母亲照顾上的不周、情感上的疏离以及继父的奚落排斥使她幼小的心灵更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重创。长期的精神压力加上营养不良导致的免疫系统失调使她患上了神经性耳鸣。街坊邻居们常常看见年幼的芭芭拉在布鲁克林溽热的夏天用棉织品罩上耳朵。然而正是由于这双对声音具有异常敏锐的捕捉能力的耳朵,芭芭拉常常能听到一些别人听不到的泛音,唱歌时可以自动校音。这样一来,她就能够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对歌曲的表达上。也因此在发声技巧优越的同时比别人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情感,达到收放自如。闲暇时她常常跑到邻居家去看电视,模仿肥皂剧里的丑角,在楼道里随心所欲地大唱当时的流行歌曲,沉迷于美丽的幻想世界中。她的艺术天赋给她赢来了第一个称号:没了爹、但是会唱歌的那个小孩儿。也就是从那时起,芭芭拉开始对戏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她当时的信条是“当大明星就得当电影明星”,她也经常将自己称作“会唱歌的女演员”,然而后来的《往日情怀》、《星梦泪痕》以及《杨朵》的成功无一不是由于其延续了处女作《妙女郎》的风格,将感人的电影情节与极具表现力的主题音乐完美地融为一体。其中《星》剧与《杨》剧更是巧妙地借鉴了《妙女郎》的制作手法,让主人公在片尾高歌一曲,使本来难以用言语、行为来表现的复杂情绪通过时而低回婉转、时而高亢豪放的演唱表现得淋漓尽致,闻者为之动容。1986年9月6号,她在自家后院举行小型演唱会(详见下文)时首次和现场的友人提起了她的创作意图。演唱会进行过半,她当着全场500名贵宾的面卖了个关子,说道"Recently I've been doing some research for an album that I'm planning to do. And I came across what is one of the finest songs I think ever written. But I thought I couldn't sing it, because it's identified with one of the greatest singers who ever lived. But, the lyrics felt so right, so relevant tonight that... what the hell, I decided to sing it. But I would like to dedicate it to this wonderful woman who first sang it - this woman who I had the privilege of working with and who touched me so deeply. Who knows she may even be listening..."。由于茱蒂迦兰对这首歌曲的诠释演绎堪称经典,史翠珊唯恐自己表现得不到位,辜负了迦兰的在天之灵,所以在演唱前向这位已过世的前辈深深鞠了一躬。时隔8年,史翠珊在拉斯维加斯的米高梅饭店举行她的跨洋巡演的首场演出时也说道"I've always loved singing theater songs because they tell a story..."。1999年的世界巡回演唱会更是被她匠心独具地设计成为类似于百老汇标准三幕音乐剧的形式。她把自己的演艺生涯划分为百老汇时期和大银幕时期,并从两者中精选了一些最能触动她心灵深处的作品而不是一些所谓的自己的代表作来演唱。由此可以看出,她在电影音乐上所倾注的热情丝毫不亚于在百老汇经典唱段上所倾注的。而后者早已结晶为她1985年的The Broadway Album,并且当年发片时歌迷反响空前热烈,销量方面也取得了非常骄人的成绩。这次倍受瞩目的电影音乐专辑被广泛认为是百老汇专辑的姊妹篇。仅选曲就耗时至少15年之久,虽然过程断断续续,不过相信向来以慢工出细活著称的史翠珊是不会令歌迷失望的。这一次制作阵容之巨,后期制作之繁复,据说是创下了有史以来录音室专辑制作费用最高的纪录。专辑暂定于2003年的10月14号发行。


以下是先前Playbill网站对专辑中可能包含的曲目做出的猜测


•"Wild Is the Wind" from the 1957 film of the same name; music by Dimitri Tiomkin and lyrics by Ned Washington 

•"The Second Time Around" from 1960's "High Time," which starred Bing Crosby and Fabian; music by Jimmy Van Heusen and lyrics by Sammy Cahn

•"Emily" from 1965's "The Americanization of Emily"; music by Johnny Mandel and lyrics by Johnny Mercer 

•"Smile" from 1936's "Modern Times," which starred and was directed by Charlie Chaplin; music by Chaplin and lyrics by John Turner and Geoffrey Parsons

•"I'm in the Mood for Love" from 1935's "Every Night at Eight"; music by Jimmy McHugh and lyrics by Dorothy Fields 

•"Calling You" from 1988's "Bagdad Cafe"; music and lyrics by Robert Pelson

•"Goodbye for Now" from Warren Beatty's "Reds" (1981); music and lyrics by Stephen Sondheim

•Theme from "Four Horsemen of the Apocalypse," the 1962 film directed by Vincente Minnelli; music by André Previn and new lyrics by Alan and Marilyn Bergman 

•"How Do You Keep the Music Playing?" from 1982's "Best Friends"; music by Michel Legrand with lyrics by The Bergmans 

•"You're Gonna Hear from Me" from the 1965 film "Daisy Clover"; music by André Previn and lyrics by Dory Previn

•"But Beautiful" from 1947's "The Road to Rio"; music by Jimmy Van Heusen and lyrics by Johnny Burke 

•"Moon River" from Truman Capote's 1961 film "Breakfast at Tiffany's"; music by Henry Mancini and lyrics by Johnny Mercer 

image

       下面简单提一下史翠珊的几个重要演唱会,因为我对她早期酒吧驻唱的历史不太清楚,所以没有将其包括进去。可能思路不太清晰,请大家将就着看看。


       1967年6月17号,当时正在紧张排演《妙女郎》的史翠珊临时决定于纽约市中央公园举行一场即兴演唱会。由于当时史翠珊已经开始在纽约的演艺界崭露头角,而且演唱会是免费入场的,一举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前去观看。不料,犹太裔的史翠珊在演唱会即将开始的几个小时内连续收到巴勒斯坦解放阵线法塔赫组织的死亡威胁。由于当时恰逢苏联总理柯西金访美,纽约市政府紧急抽调大量警力确保其人身安全,而间接导致了人流如潮、对史翠珊来说更是暗藏杀机的中央公园在保安上有所松动。第一次举行个人演唱会的史翠珊面对黑压压的一片观众感到“高处不胜寒”不说,自己的性命也恐将不保,结果心惊胆战地唱完了整场演唱会。虽然中间由于紧张过度而数次忘记台词,然而她那无与伦比的歌喉、魅力十足的台风配上那些她精心策划的、极具个人风格的噱头依然博得了全场观众的喝彩。但正是这次惊悚异常的首场演唱会在她的记忆角落里留下了难以驱散的阴霾。在接下来的26年时间里,曾经以活泼生动又敢于标新立异的表演风格风靡百老汇舞台及大银幕的这位“滑稽女孩”便一直被所谓的舞台恐惧征困扰着。其间比较正式的现场演出仅有1972年在声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麦格温竞选的筹款晚宴席间的压台戏以及1986年总统大选前夕为好莱坞妇女政治委员会筹款支持自由派的总统候选人而“不得不”在马里布豪宅后庭院举行的小规模私人演唱会。两次演出的目的都是为了筹措资金,而且观众也都是政界大腕和史翠珊的一些私交。难怪她在93-94年那几场堪称破冰之旅的巡回演唱会中选取了Andrew Lloyd Webber的名段"As If We Never Said Goodbye"作为开场曲目,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她对多年来鼓励她、支持她演艺事业的歌迷并影迷的诚挚的感激,也表露了自己因为无法满足歌影迷的需要内心生发的深深的愧疚感。她的这些毫无粉饰的自白无疑是对自己向来的完美主义风格的挑战,却于无意中再次表达了希望自己日臻完美的愿望。这也许正是她为什么一直不敢现场演唱"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甚至不打算将这首Judy Garland的保留曲目收录入自己专辑中的最真实的原因罢。

根据Barbra Streisand Music Guide网站的独家报道,最终新专辑的曲目确定为,按字母顺序详列如下(含歌曲名称,曲作者,词作者,出自哪部影片,年份)

1. But Beautiful - Jimmy Van Heuson/Johnny Burke (Road to Rio 里奥之路【美】, 1947)
2. Calling You - Robert Telson (Bagdad Cafe 巴格达咖啡屋【德】, 1988)
3. Emily - Johnny Mandel/Johnny Mercer and Alan & Marilyn Bergman (The Americanization of Emily 丁副官【美】, 1964)
4. Four Horsemen of the Apocalypse Theme - André Previn/Alan & Marilyn Bergman (Four Horsemen of the Apocalypse 启示录中的四骑士【美】, 1962)
5. Goodbye for Now - Stephen Sondheim (Reds 烽火赤焰万里情/乱世情天【美】, 1981)
6. How Do You Keep the Music Playing? - Michel Legrand/Alan & Marilyn Bergman (Best Friends 最佳伴侣【美】, 1982)
7. I'm In the Mood for Love - Jimmy McHugh/Dorothy Fields (Every Night at Eight 晚宴【美】
, 1935)
8. Moon River - Henry Mancini/Johnny Mercer (Breakfast at Tiffany's 第凡内早餐【美】, 1961)
9. Smile - Charles Chaplin/John Turner and Geoffrey Parsons (Modern Times 摩登时代【美】, 1936)
10. The Second Time Around - Jimmy Van Heuson/Sammy Cahn (High Time 生涯巅峰【美】, 1960)
11. Wild Is the Wind - Dimitri Tiomkin/Ned Washington (Wild Is the Wind 暴风雨/孽海狂涛【美】, 1957)
12. You're Gonna Hear from Me - André Previn/Dory Previn (Inside Daisy Clover 春花秋月奈何天【美】, 1965)

这里特别介绍一下其中的几首作品及其词曲作者:

2. Calling You:这首由Jevetta Steele原唱、电影《巴格达咖啡屋》的主题曲是一首非常典型的蓝调小曲。旋律简约,节奏上属慢板。歌者的嗓音十分独特,仿佛将多重音色杂糅在一起。低沉浑厚中偶见单薄的哑音,慵懒中不乏几许淡淡的忧伤。这是典型的电影“主题曲”。也就是说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一听到这首歌曲就会回想起电影中的某些片断。Natalie Cole曾经将这首歌曲收入她的"Ask A Woman Who Knows"专辑中。我现在隐隐约约能听到芭芭拉在用演唱锡锅巷或者百老汇经典曲目的方式重新定义着这首歌。要将歌词中的“一望无垠的沙漠,干热的风吹透我心”的意象烘托出来,将粗犷而带有缺陷的美感表现出来,非要演唱者的嗓音干哑甚至声带几近撕裂不可。经芭芭拉珠圆玉润的嗓音、苛求完美的风格、再携"Don‘t Rain On My Parade”的雄壮气势一表现岂不成了“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了?

3. Emily:"The Americanization of Emily"(中文译名<丁副官>)是当时刚刚凭借《欢乐满人间》一片夺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殊荣的茱莉安德鲁斯前往好莱坞发展后接拍的第二部影片。本片讲述了二战时期,盟军即将登陆诺曼底。这一扭转战局的重要事件竟然被一名好大喜功的美海军司令认为是炫耀战功的绝佳时机。他派一位素来唯唯诺诺的丁副官去将这一事件拍摄成纪录片。结果出人意料的是,胆小懦弱、患得患失的丁副官竟然歪打误撞地成为了登陆第一人。不仅获封英雄称号,还博取了一位佳人的芳心。该片可以说是反潮流地对诺曼底登陆事件的讥讽,大有反战色彩。不过既然是喜剧,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掀起政治波澜,而是为了讨得观众一笑。Julie Andrews那名副其实的金嗓子在《音乐之声》之前就已经家喻户晓了。本片中她饰演女主角Emily,自诉心曲(Emily)更是当仁不让。

5. Stephen Sondheim:美国词曲作家、剧作家。1930年生于美国纽约。早年学习正统作曲。后经名家Oscar Hammerstein II (小注(2))指点,尝试为好莱坞音乐剧作曲,大获成功。史翠珊的早期专辑中大多选用了Harold Arlen和Gershwin兄弟的作品,而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位精通音律、词意旷远的作家的作品。直到她在为自己的"The Broadway Album"筛选曲目时,偶然间发现自己多年来对百老汇歌曲去芜存精,竟然无意中忽略了这位才华出众的作家的作品,于是立刻决定亡羊补牢。百老汇专辑的歌曲中一半是Stephen Sondheim的大作。比如West Side Story《西城故事》中的"Somewhere"和 "Something's Coming",A Little Night Music《小夜曲》中的"Send In The Clowns",Company《伙伴们》中的"Being Alive"。Stephen Sondheim,Barbra Streisand和David Foster的通力协作使这张百老汇歌曲专辑荣获了总计七项格莱美奖。作为史翠珊的歌迷,能听到她演唱这些歌曲真是兴奋不已!

6. Michel Legrand/Alan & Marilyn Bergman:前者是法国作曲家。史翠珊的英法双语专辑"Je m'appelle Barbra"12首歌曲中的11首都是由他改写(以适于某乐器演奏)并指挥的。这张专辑中有三首歌曲由他亲自作曲。包括Legrand在22岁时作出的"Once Upon a Summertime" (La Valse des Lilas)(该曲原来的法语歌词由Eddy Marnay所作,收入该张专辑时由Johnny Mercer改编成英语), 与蜚声世界的法语词作家Eddy Marnay合作的"Love and Learn" (Qui es-tu) 和 "Martina" (Les Enfants qui pleurent). 关于Marnay与Streisand合作的一首歌曲,请见小注(1)。

后者是美国夫妻词作家,曾为芭芭拉史翠珊的多首名曲填词,最广为流传的如The Way We Were(由Marvin Hamlisch作曲),A Piece of Sky等等。二人不仅是芭芭拉多年的至交,也可谓是一对史翠珊专业户。

史翠珊1971年的同名专辑Barbra Joan Streisand中收录的"The Summer Knows"(电影"Summer of '42"的主题曲),1974年的专辑"The Way We Were"中的三首瑰宝级歌曲"What Are You Doing the Rest of Your Life", "Summer Me, Winter Me", "Pieces of Dreams",以及史翠珊自编自导自演的音乐剧"Yentl"中的上乘之作都是Michel Legrand和Alan & Marilyn Bergman心血的结晶。

8. Moon River:影片《第凡内早餐》不仅为清丽典雅的奥黛莉赫本赢得了第四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提名,更为一首词曲兼胜的名作《月亮河》的流芳百世创造了先机。奥黛莉在影片中饰演一位出身乡下却一心向往着过上流社会生活的女孩。她孑然一身来到纽约---自己梦想中的天堂谋生,结果因为时世艰难而沦作一名高级交际花。她每每流连于珠宝店外,看着璀璨夺目的首饰,艳羡着富裕人的物质生活。都市的灯红酒绿使她产生了忘掉过去的强烈的欲望。然而心思单纯的她不仅无法做到这一点,而且还时常陷入好好享受物质生活和渴望得到真爱的矛盾中。不过这一切在她遇上一名心灵和她一样幼稚可爱的作家之后都改变了。她终于释然了。《月亮河》一曲在片中由奥黛莉本人自弹自唱。看着天真无邪的她坐在窗前用诗一般含蓄优美的语言倾吐着埋藏在心底的重重心事、情事,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感动。这一次由“滑稽女郎”芭芭拉史翠珊来重新诠释亦是众望所归。

9. Smile:由喜剧明星查理卓别林谱曲,并作为他1936年的默片《摩登时代》的主题曲。芭芭拉录这首歌两天以前,她的白色卷毛犬Sammy刚刚因为癌症而死去。歌中唱到"Smile though your heart is aching. Smile even though it's breaking..."。颇具苦中作乐、苦中带甜的味道。包括Nat King Cole,Judy Garland和Tony Bennett在内的许多名家都曾经演唱过这首歌。

11. Wild Is The Wind:影片描述了一位鳏夫移居他乡,并和先妻的妹妹结了婚的故事。由于妻子过世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加之自己对小姨的复杂情感,这第二次婚姻起初并不美满。随着小姨试图从其他男人那里寻求心理和生理上的慰藉,他渐渐发现自己原来是爱着她的。关于该片导演的作品年表请见小注(3)。爵士乐界享有极高声誉的女歌手Nina Simone,老牌摇滚歌手David Bowie以及George Michael等人都曾经以自己独特的唱法翻唱过这首影片的同名主题曲。尽管各家对这首歌曲的理解不尽相同,但这首曾经轰动一时而又经久不衰的作品的魅力正在于此。

小注:

(1). Eddy Marnay生前曾为芭芭拉史翠珊自度曲的Ma Première Chanson (My First Song)填过词。

Ma Première Chanson

Avec un doigt sur un piano,
Avec ma voix autour de quelques mots,
J'ai tant joué avec ton nom,
Que j'ai vu naître une chanson.

J'avais dans mes mains,
Ton coeur et le mien.
Ce vieux piano revient toujours,
Au premier jour de mon premier amour,
Chaque seconde avait ton nom,
Et j'ai trouvé cette chanson.

歌词大意如下:

My First Song

With one finger on the piano,
My voice around some words,
I played with your name,
And a song was born.

In my hands there are,
Your heart and mine.
That old piano takes me back,
To the first day of my first love,
When each second held your name...
And then I found... My First Song.

(2). 奥斯卡-小汉默斯坦1895年7月12日出生于纽约市一个久负盛名的音乐世家。祖父是一位著名的歌剧团经理人,并在纽约和费城拥有多家自己的歌剧院。父亲是家族拥有的维多利亚剧院的总导演。舅舅也是百老汇著名的出品人。奥斯卡-小汉默斯坦早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而后在该校的法学院深造时,开始为校内歌舞团演出的戏剧编写歌词,并在此时结识了比自己小7岁的哥大学生Richard Rodgers。在法学院读到第二年时因为酷爱音乐剧而放弃了学业,并在舅舅的剧院里担任舞台助理经理。当时正值小歌剧界新老交替的年代,Oscar Hammerstein II凭借自己的艺术天赋,联合了当时一些年轻而又才华横溢的作曲家开始对百老汇小歌剧内容千篇一律的现象进行大胆的创新改革。他与Jerome Kern共同创作的"Showboat"《演出船》(另译〈画舫璇宫〉)突破了百老汇音乐剧一贯莺歌燕舞、插科打诨的模式,首次将严肃的社会问题引入音乐剧创作当中。此剧在大制作人Florenz Ziegfeld("Funny Girl"中Fanny Brice的后台老板)的剧院一经上演,不仅使习惯了看形式华丽而内容空洞的轻歌剧的观众耳目为之一新,也震惊了死气沉沉的乐评界。成为美国音乐剧发展方向上的分水岭。1943年,Richard Rodgers的创作伙伴Lorenz Hart不幸逝世,Oscar Hammerstein II确立了与Rodgers的合作关系。许多影响深远的作品都是由Richard Rodgers作曲,Oscar Hammerstein II作词。其中包括了"Oklahoma!"《俄克拉荷马之恋》、Carousel"《旋转木马》、"South Pacific"《南太平洋》、"The King And I"《国王与我》、"The Sound of Music"《音乐之声》等。1947年10月20日出版的美国《时代》杂志以“审慎的梦想家”为题发表了一篇关于Oscar Hammerstein II的封面文章。1960年8月23日,Oscar Hammerstein II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自家农场与世长辞,享年65岁。Oscar Hammerstein II的每一部作品都可以称得上宏编巨制,可以另写一篇比本文多几倍的文字,在此恕不详介。芭芭拉史翠珊在她的百老汇歌曲专辑中选录了《旋转木马》中的"If I Loved You",《演出船》中的"Can't Help Lovin' That (Dat) Man",以及由《国王与我》中的"I Have Dreamed", "We Kiss In A Shadow", "Something Wonderful"三支歌曲组成的组曲.

(3). 该片的导演是好莱坞以善于刻画女性细腻的心理而著称的George Cukor.他在20世纪30-60年代这一创作的旺盛时期为世界有声电影遗产献上了丰厚的佳作。较著名的有:

My Fair Lady (1964) 窈窕淑女
Wild Is the Wind (1957) 孽海狂涛
Les Girls (1957) 巴黎之恋
A Star Is Born (1954) 星梦泪痕
The Actress (1953) 红伶泪
Pat and Mike (1952) 帕特和麦克
Adam's Rib (1949) 亚当的肋骨
Winged Victory (1944) 翼的胜利
Gaslight (1944) 煤气灯下
Keeper of the Flame (1942) 自由之火
The Philadelphia Story (1940) 费城故事
Gone with the Wind (1939) 乱世佳人
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 (1938) 汤姆索亚历险记
Holiday (1938) 休假日
Camille (1936) 茶花女
Romeo and Juliet (1936) 铸情
Sylvia Scarlett (1935) 男装
Little Women (1933) 小妇人
Dinner at Eight (1933) 晚宴
A Bill of Divorcement (1932) 离婚帐单

由于在他的电影中有出色表演而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女星有英格莉褒曼、凯瑟琳赫本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