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にメス、左手に花束 3
右手にメス、左手に花束 第3部 耳にメロディー、唇にキス~

翻译:seiko

01-
A:永福 B:江南

A:恩……
B:你继续睡。
A:好讨厌啊。(江南在电话响起的瞬间就跑去接了,即使离开了临床,习惯也不是那么好改的。和江南一起留

学,来到西雅图已经几个月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个春天两个人举行了婚礼,我和江南渐渐习惯了2个

人的生活。)到底是谁这么早就打电话啊。啊……好困……
B:喂,找你的。
A:啊?告诉他我过后打过去。
B:呆子,是国际长途,你妈打过来的,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A:我妈?
B:是啊,快去接吧。
A:恩。喂,妈,到底……啊?骗人吧?什么时候,为什么?恩,那我……啊?恩,知道了,恩,再见。唉……
B:喂,你家有什么事吗?
A:真不敢相信。
B:到底什么事?
A:我爸死了。
B:啊?你爸?
A:恩,日本时间昨天早上,在工作的医院。
B:太糟了,之前身体就不好吗?
A:不,一直工作很努力。
B:发生了什么事?
A:好象是在休息室休息,有急患按铃叫他,但他没出来,护士去叫他,就已经……
B:那,是脑还是心脏?
A:脑内出血。我爸好象有高血压,医生反而不注意健康。
B:喂,你没事吧?
A:我很怪吗?
B:不,那个……就是不怪才担心。总之,马上订机票吧。
A:啊,不,我妈告诉我不用回去了。
B:啊?为什么?
A:我爸以前就说过葬礼只是浪费钱,没有意义,他死后绝对不举办。
B:那,你爸的葬礼不办了?
A:我妈好象是那么决定的,说一个人就可以,不要紧。
B:你好象是独生子吧?
A:恩,但我妈有生活保险,不用担心,说只是告诉我而已,没必要回去。唉,我啊,从来就没喜欢过我爸。对

不起,说这种讨厌的话。
B:没关系,什么都可以。
A:喂,你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B:恩……对家人很大男子主义,喜欢盆栽,喜欢喝酒,???
A:哦?关系好吗?
B:一般吧,小时候还会和我玩,长大后就只是骂我。
A:诶?现在呢?
B:现在吗?记得吗,我以前说过我是为了挣钱才当医生的。
A:啊,是啊,你说过。
B:那话我有对我爸说过,当时在看电视的我爸,听我说了那种话后,很生气,把我摔在了地上。
A:把你?
B:我爸啊,比我还强壮,学生时代是相扑部的。
A:哈哈,好厉害啊。
B:我都跑到院子里了,他还一直追着我,真的惹他生气了。就算我妈来阻止都不好使。
A:为什么那么生气?
B:我爸后来对我说,如果你是为了患者而努力成为医生的话就太好了,医生要是不喜欢人是不行的,无法了解

患者的痛苦也是不行的。我才了解我爸那么生气的原因。
A:真好啊,父子之间心灵相通。
B:啊,对不起,我尽说这些。对了,你以前好象说过你和你爸的关系不太好。
A:啊,我爸只顾着工作,平时没什么交谈,偶尔见面也总是说工作的事,我很讨厌那样的爸爸,明显躲着他。
B:进医学部也是因为你爸说你的吧。
A:恩,我和我爸关系真的不怎么样,我想我妈就是知道这点才告诉我不用回去的。
B: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吗?那个……,啊,不,没什么。
A:什么啊,既然说了就说完。
B:就是,你爸死了你不伤心吗?对不起,不想回答也没关系。
A:唉,我没什么感觉。
B:什么也?
A:因为没什么值得伤心的回忆,而且,进入医学部时就和我爸不说话了,从那时起也没见过面。
B:是吗?
A:恩,亲生父亲死了,我真是最差劲的人。
B:呆子,我还记得实习是你因为患者死了而大哭呢。
A:啊。
B:你很温柔,篤臣,我都知道。你爸的事,你只是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之间,又是在国外,当然需要时间了。
A:也许吧。
B:啊,篤臣。
A:喂,我该怎么做?
B:你想怎么做?
A:我,我担心我妈,所以我想还是该回去一次。
B:只是为了你妈而回去吗?
A:不,虽然我爸他死了,但并没有断了父子关系,虽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必须要加以区分,为了我自己。
B:你就照着你想的做吧。
A:恩,对不起,江南,一段时间留你一个人。
B:唉,我也回去。
A:啊?
B:这是个好机会啊,我安排好工作,在你之后回去。
A:为什么连你也?
B:很正常吧,我是你的丈夫,你的妈妈不也是我的妈妈吗?而且我也想和你妈打个招呼。
A:诶?你不会是想和我妈坦白吧?
B:哦,当然要说了,虽然对你爸的事很抱歉,但至少想和你妈说明白。而且,我也想带你去看我的父母,不喜

欢吗?
A:啊,知道了。既然你那么说我就照你说的做了。但是,你的工作没关系吗?
B:不用担心,而且???
A:恩?什么啊?
B:啊,没什么。总之,该准备了,要买机票,还要买礼物。好了,没时间发呆了。
A:啊,哈,谢谢你,江南。(几天后,我先一步回国了

02-
A:永福 C:永福的母亲

A:我、我回来了,妈。
C:你回来了,我不是说过不用回来了吗,你真是不听话。
A:是没错,但听说父亲死了不可能会无动于衷的在那边吧。
C:是吗?快进来吧,会留一段时间吗?
A:恩,大约1个星期。
C:是吗,那这一段时间我多给你做饭,你还是那么瘦。
A:(妈她没有什么变化啊。)
C:不要发呆了,和你爸打个招呼吧。
A:啊?啊。点上香,然后是什么了?
C:摇铃,拿着念珠,双手合十。
A:啊,是吗。
C:篤臣,茶要凉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A:什么?
C:活着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的人,死后却一直在家。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在家呢。你多少年没和你爸见面了?
A:成为医生那年吵过架后,已经3年多了吧。
C:好长啊,那时还在同一个国家啊。
A:对不起。
C:哈,真的啊,喂,篤臣,去买东西吧?
A:买东西?
C:难得你回来,家里却没什么菜,做你喜欢吃的??[菜名]吧,怎么样?
A:啊,恩。(妈她果然还是寂寞啊,这种不认输的性格,果然是母子。)

A:还是妈做的菜好吃,一点都没变。
C:当然了,你以为我做了多少年的主妇。说起来,你在美国和男性朋友一起住吧?
A:啊,咳咳。
C:啊,不要吃的那么急,给你茶。喂,是个什么样的人?
A:(冷静、冷静。)走之前说过了,是大学时的同学,外科的。
C:在美国也是?
A:不,在那研究人造心脏。
C:哦?和男性朋友一起住必须做家事吧。
A:从上大学开始就一起在外面住,家事已经做习惯了。
C:那在外国也不方便吧。
A:没关系的,无论在哪,只要和江南在一起……啊,不,日本和美国都差不多啦。(只要和江南在一起就行了

。)
C:喂,篤臣,为什么回来?你不是不喜欢你爸吗?
A:虽然是那样……
C:你不会是担心我吧?
A:也有那方面,但不只这些。我自己也说不好,但总觉得应该回来。
C:是吗?
A:恩,总之,我还是要先道歉,对不起,这种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C:那也是没办法的,谁都没想到你爸会死的那么突然。
A:妈你和爸是相亲结婚的吧。
C:是啊,干吗突然问这个?
A:那里好啊?爸他只是把家当成睡觉的地方才回来的吧。
C:那里好?啊,第一次听到啊,妹妹的婚事先订下来的话,会觉得丢脸的。你爸也很认真,也不错。
A:只有这些?
C:虽然只有这些,但你爸是个诚实的人,工作认真,不抽烟,不喝酒,是个理想的丈夫呢,只除了不常在家外


A:不常在家就是问题吧。
C:是啊,也许你爸活着的时候一直???
A:妈,我是认真的和你说话的。
C:我知道,不要那么生气嘛。你出生后你爸的工作就越来越忙了,所以你才和你爸不亲的,见不到面,你也很

少接近你爸。和你爸不亲你也有一半的责任吧,篤臣。
A:你那么说……
C:开玩笑的。但是,你爸并不是不喜欢你,只是自己是被严厉教育大的,不知如何向孩子表达感情罢了,但是

,他从来没忘作为父亲的责任,所以,一见面就教训你。你又很直率,所以才那么明显的表示出你不喜欢你爸。
A:恩,对不起,但是,即使我想悲伤,心中也没有父亲的存在,我知道我说的很过分,但那是我的真心话。
C:没关系,不用勉强。但是啊,我一直认为总有一天你们两人一定能关系融洽的,却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走了,

真是我行我素的人啊。我一直觉得我很幸福,把你抚养大很高兴,很有成就感。而让我能这么全心全意的当主妇

,是因为你爸他一直支持着我们。
A:妈……
C:也许那也可以说是你爸给你的父爱吧。我觉得很遗憾,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但我很感谢他。虽然我不

能改变你的看法,但是,至少再一次安静的和你父亲面对谈谈,怎么样?
A:恩,我知道了。
C:谢谢。我啊,还是第一次对你说慌呢。
A:啊?
C:虽然说不用回来了,但我相信你一会回来的。这是我对自己打的赌。
A:赌?
C:是啊,如果你最后没有回来,我想我就没什么能帮上的了,但如果你回来的话,我想我也许可以帮助你们父

子和好也不一定。
A:你是那么想的?
C:是,我真不是一个好妈妈,竟然试自己的儿子。但是,你能回来我真的很高兴,???所以,真的谢谢你,

篤臣。
A:妈,对不起。

03-
A:永福 B:江南 C:永福的母亲

A:(结果我没说江南的事,就那样过了5天。我和妈妈在大扫除。)不会是……(如我所想的,电话对讲机的监

视器上映出了江南站在楼前的身影。)妈,客人,有客人。
C:诶?穿成这样太不象样了。谁?
A:江南,在美国合住的人。我下去接了。江南。
B:嗨,我来晚了,对不起,看你这么健康,放心了。
A:要来之前先打个电话吧。你的脸,怎么搞的?又青又紫的。
B:啊,这个啊,没什么,不要在意。
A:笨蛋,怎么可能不在意?打架了吗?
B:啊,只是不小心,没什么。不能进去吗?
A:啊,先进去再说吧。你为什么穿着西服……啊,你住手,恩……
B:好长时间不见,先吻一下。
A:笨蛋,要是有监视器的话就惨了,而且,哪有长时间……糟了,放手!啊,妈。
C:欢迎……啊,江南不是那时的?
B:啊?
C:没错的话,不是在开学典礼上作了惊人发言的学生吗?
B:啊……啊,是的。请多关照。
C:你的脸好惨,打架了吗?
B:是,啊,不,那个,打扰了。
A:妈,你记得好清楚。
C:因为曾想过如果有一个那样可爱的儿子一定会很有趣的,原来和你一起住的朋友,竟然是那时的男生,太高

兴了。啊, 对了,请进,请进。
B:朋友?
A:诶,那个……
B:打扰了。
A:人家说不出口嘛。

C:请喝茶,江南。啊,还是啤酒好一些?
B:啊,不,茶就好了。请节哀。
C:谢谢。江南看起来就是一个杰出的医生,我们家的篤臣该更加努力呢。
A:妈。
C:看,一说就生气。在美国没给你添麻烦吧。
B:不,不,是我受到照顾。
C:是吗?不是因为在父母面前就谦虚吧。
B:对不起!
A:(江南不会是……)
C:怎么了?
B:请把儿子嫁给我。
C:啊?
B:我们在美国举行了婚礼,自做主张很对不起。
C:结、结、结、结婚?
B:是,虽然只是形式,但是我们的决定,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C:哼。
A:啊,啊,那个,(不好,???)
B:篤臣!
A:妈?
C:你这个、这个笨蛋儿子,你在想什么啊?
A:想什么?为什么那么生气,因为没告诉你就结婚,还是和他结婚?
C:笨蛋。
B:请等一下。
C:让开,这是母子之间的问题,你不要插嘴。
B:是我引起这个母子问题的,想打的话,不要打篤臣,要打就打我吧。
A:江南。
C:到底是怎么回事?
B:总之,可以先坐下吗?
A:那个,妈……
B:篤臣,让我来说。
C:你说的原因是怎么回事?
B:最初我是作为朋友喜欢篤臣的。
A:(江南他跪坐着,安静的叙述着这件事的始末,然后……)
B:成为医生后的几年,我对篤臣做出了人类最无耻的事,我强迫他,那个,强暴了他。
C:诶?
A:妈
C:因为发生了那样、那样的事,篤臣他才?
A:不是的,妈,虽然不是那样,但和妈你想的不一样。
C:哪里不一样?
A:我没有自信能说明白,妈你是认为我是被江南做出那样的事,才不得不接受那种关系的吧?
C:不是吗?
A:不是,完全不是。那时我们都喝了酒,不只是江南的错,我也有责任。
C: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结婚?
A:够了,你先静一下听我说。确实是最恶劣的事,被最好的朋友做出那样的事,一般情况下是想不到的。
C:当然了。
A:但是之后和江南绝交,我想了很多,我才明白,他比任何人都重要。
C:篤臣,但是你,对对你做出这种事的人?
A:即使那样也没关系,当然不能简单的原谅他,但是我不想失去他,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
C:但是……
A:那个,妈,你是喜欢爸他才和他结婚的吗?
C:啊,现在说那种事……
A:好了,回答我,怎么样?
C:怎么说,我不是说过是相亲结婚吗,没有恋爱关系。现在不是在说你的事吗?不要转移话题。
A:我高中时问你为什么不离婚时,妈你不是说了吗,夫妇无论是怎样开始的,但在一起生活的过程中会慢慢融

合的。
C:我说过吗?
A:说过。我想起了那句话,无论开始是什么样的,重要的是过程。
C:过程?
A:恩。我是真的很喜欢他,如果一群人走在一起,我一眼就能找到他。虽然他总是做一些让人不好意思的事,

但那种时候我总是感觉到被他需要着,被他呵护着。我也能为了他做任何事,让我这么想的人,除了他再没有了


B:篤臣,你……
C:够了。
A:妈,我还……
C:对不起,我不想再听了,我去外面冷静一下。
A:啊。
C:一会儿就回来,所以不要管我。
A:妈。
B:等等,篤臣。
A:啊。
B:篤臣,喂,怎么了?站不住了?
A:恩,好晕啊。
B:诶?你不会是……不好,你发烧了。
A:啊?
B:总之先回房间吧,能站起来吗?
A:恩,但是,妈她……
B:你妈只是有些事想一个人想想,不会有事的,现在你不行。
A:哦,确实???
B:39度3,又发烧了,张嘴。
A:恩。
B:说“啊”
A:啊
B:还好,喉咙没发炎,看来只是感冒。啊,身体还行吗?
A:恩,没事,只是头有点晕。
B:是吗。???看到我放心了?
A:笨蛋,反而更担心了,来了就搞的乱七八糟,我心脏都要吓停了。
B:对不起,但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A:江南。
B:我只能老实的认错,而且,???
A:笨蛋,我要睡了。
B:啊,好好睡一觉,很快就好了。
A:我要惩罚你不许离开我,直到我起来必须在我身边,不要留我一个人,知道吗?
B:好。但是,篤臣,那完全不是惩罚吧。
A:为什么?
B:一直看着你的睡脸,对我来说不是惩罚,反而是奖励。
A:去,总说这么肉麻的话,可恶,我妈回来一定要叫我起来啊。
B:啊,知道了。
A:恩
B:对不起,总是让你担心,真的很对不起。
A:恩……
B:要失约了,我马上回来。

04-
A:永福 B:江南 C:永福的母亲

C:江南?
B:对不起,我只是担心您,才出来找您的,打扰了。
C:等等,江南。坐下吧。
B:恩,是。
C:篤臣呢?你怎么来了?
B:篤臣他发烧睡下了。
C:诶?
B:啊,我想可能是太累了,而且又有压力,不像生病,现在睡着呢。
C:是吗?等等,你说太累、又有压力?哈哈,讨厌,那个孩子……
B:啊?
C:哈哈,确实不是病,那是突然发烧[字典解释:(小儿长牙时的)突然发烧。]
B:突然发烧?
C:那个孩子啊,从小就是这样,只要想的太多或是学的太累就会马上发烧。
B:听您这么说,学生时代他好象也是这样。
C:他一定是一直在想该怎样向我说和你的关系,才发烧的。
B:是。
C:篤臣他啊,很容易寂寞,所以我想必须连不在家的父亲的那份爱一起给他,总是和他在一起。
B:啊。
C:如果一直那样的话,我一定会离不开他的,但他上大学后却离开了家,在外住。
B:寂寞吗?
C:当然了,但是为了克服这些,我让自己变的很忙,又是学习,又是当志愿者的。
B:原来如此。
C:如果是以前的我听到刚刚那样的话,我想我一定会精神失常的,我把篤臣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B:是。
C:其实我注意到了篤臣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我想他可能在和哪家的女儿交往,也可能已经结婚了,偷偷的高兴

着呢。哈,然后你来了,一口气说出了你们已经结婚,对不起,那真是人生的一大打击。
B:我也那么认为。
C:我啊,一直认为我的思想是很前卫的,听人说同性恋也觉得没什么,但却只限于别人。
B:您怎样都不能原谅我和篤臣吗?您恨我吗?
C:唉,作为母亲,我希望篤臣能有一个平凡的人生,结婚、生子,不是吗?但是,篤臣已经是大人了,而且他

爱着你,你呢,你对篤臣呢?
B:我爱他,比什么都爱他,甚至超过我的生命。
C:哈,???
B:对不起。
C;所以我不是没什么可做的吗?如果我说绝对不原谅你们,让你们分开,不是只是让他为难、痛苦吗,不是吗


B:那个……
C:但是也说不出祝福的话,我想即使丈夫他活着,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B:我知道了,告诉你们晚了,???真的对不起。
C:你要是一个不这么诚实、正直的人就好了,不让我知道你喜欢篤臣的理由,是个不正经的人就好了。
B:啊,那个……
C:我是在表扬你。
B:诶?啊,啊,谢谢,诶……
C:没办法,你就叫我妈妈吧。
B:诶?
C:因为,我又不想你叫我阿姨,叫夫人又很奇怪,被像篤臣一样的男人叫节子的话,又会让我心跳加快,而且

对他爸也不好,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叫法吗?
B:不,啊,谢谢您让我叫您妈。
C:哈哈,真让人受不了,你也是,篤臣也是。
B:哈?
C:心情好了,回去吧。篤臣醒来一个人的话一定会寂寞的。
B:哈,是啊。
C:江南,把盘子拿来,在后面的架子上。
B:是。
A:(啊,诶?关系变好了?)
C:你终于醒了,已经8点了,江南在帮我做晚饭。
A:准备晚饭的话,江南是绝对帮不上忙的。
B:呆子,我可是外科啊,切菜什么的还是不在话下的。
A:我做是时候你可是什么都不帮的。
B:偶尔也应该帮一下嘛。对了,你烧退了吗?恩,已经没事了。你真的是突然发烧吗?
A:妈你说的吗?可恶。
C:哈,又有一个人帮忙了。江南,把那边的肉馅拿来,篤臣,
A:恩?
C:你去给要炸的东西裹上面。
B:知道了。
C:喂,篤臣,在你睡觉期间,我和江南说过了。
A:啊?恩。
C:我知道你们是真心的,但是,我还是无法给你们祝福,你知道吗?
A:我知道,跟亲戚们说自己的儿子和男人结婚什么的,太丢脸了,说不出口。
C:笨蛋。
B:(好恐怖啊,这种出手的速度,不亏是母子。)
A;好痛!干什么啊。
C:你真是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A;不用说那么多遍吧,到底是……
C:不要小看父母。
A:我没小看啊。
C:你有。那我问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和江南结婚的事,是觉得丢脸吗?
A: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伤害妈你,不知道怎样跟你说。
C:我很高兴你能担心我,但不管怎样说都一定会伤害到我,因为同性爱要受到各方的歧视,那是无法改变的事

实吧?
A:恩。
C:作为母亲,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那样的苦,可能你不爱听,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凡的结婚。
A:妈……
C:我并不是责怪你,既然连婚礼也举行了,一定要有作为世界上少数派的觉悟。
A:当然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B:我也是,一生都会爱他,决不会拿下这个戒指。
C:哈,所以挺起胸,爱着一个人,也同样被那个人爱着,这是值得得意的事,决不要觉得丢脸。
A:妈。
C:哈,你很有选伴侣的眼光,老实的承认吧。在我看来江南也是一个很帅的人,但是,妈**笑脸只是原谅了你们


A:已经足够了,够了。对不起,我果然是小看了妈你。
C:是吧,女人是很强的生物的。
A:真的啊。我还是第一次有想拥抱妈你的想法。
C:啊,哈,不行,你还早10年呢。
A:诶?
C:哈,我来拥抱你,儿子和新的儿子。
A:妈。
B:谢谢。
C:哈。

05-
A:永福 B:江南 C:永福的母亲 D:江南的父亲 E:江南的母亲

A:你在我家住会不会太挤?行李还在橱柜[字典注释:公共场所供单人存放衣帽物品等带锁的橱柜]里,你去车站

前的旅馆住吧,我会劝我**。
B:不用了,我很高兴你为我着想。
A:江南。
B:你妈说我是她的新儿子,我很感谢她。
A:恩,我家就先到这里,下次去你家吧。
B:啊,那个啊,不用带你回去,已经解决了。
A:诶?为什么啊,我是你的……
B:我负责了。
A:你,有话没对我说吧,说实话!
B: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告诉你的,去那边的咖啡店吧。
B:其实,昨天我先回了大阪的老家,向我爸妈说了你的事。
A:然后呢?
B:然后,我全说了,当我说到强奸你的时候,我爸瞬间就火了。
A:啊?
B:一直被追打到门前,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关在了门外。我要跟你断绝关系,不要再回来了,我爸说着这些,

同时把我的行李扔了出来,就这样完了。
A:完了?只是说说吧,断绝关系?
B:不,是真的。
A:我跟你回去,再解释一次……
B:没用的,要是再说一遍同样的话,???
A:但是,我想对你的父母道歉。
B:放弃吧,等这事解决后,我们两个就回去吧,这样最好,恩?
A:恩,知道了,如果你觉得那样做好的话,我随你。
B:对不起。回去吧,太晚了,妈会担心的。
A:啊。
A:我回来……诶?两双木屐?有客人吗?
B:啊!
A:啊?啊,不会是……
B:我爸妈。糟了,不会是……
A:啊,等等啊,江南。
A:(起居室的情景吓了我们一跳,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女和母亲面对面跪坐着。)那个,我回来了。
C:篤臣,这是江南的父母,特意从大阪来的。这是我的儿子,篤臣。
A:啊,那个,初次见面。
D:我是江南耕介的父亲,这是我的妻子。
E:啊。
A:(江南的父亲确实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母亲是一个给人感觉很温柔的女性。)
D:对不起!
A:啊?
B:爸。
C:那个,为什么这样说?
D:我听说了,我们家的不孝子对你们家的儿子做出了无法挽回的错事。
C:啊,那个……这个……
E:我们要向你道歉,我们家的笨蛋对你们家的独生子做出了那样的事,而且,在您丈夫刚去世的这个时候,让

你们母子之间……啊,对不起,对不起。
C:总、总之,拜托了,不要跪了。
E:那个,夫人您的意思是……
C:我今天听到江南说这件事确实很吃惊,也很恨他。
D:哼!
B:诶……
C:但是,江南已经是大人了,没必要让你们为他道歉。而且,篤臣也说了他也有责任,他也原谅的江南。
D:但是,男性之间同居、结婚,让你们家的儿子这样决定的,不是因为我们家的儿子做出了那样的事吗?
C:无论开始是怎样的,但他们现在的关系是江南和篤臣自己决定的吧?不是吗?
A、B:是。
C:对我来说也是青天霹雳,现在还有点吃惊,但是,丈夫他的突然去世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一般情况下,

父母一定会比子女先死。
D:啊……
C:孩子们选择的幸福的形式确实超过了我们的理解范围,我也很了解你们为什么生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

一生能不能在心里真的接受他们。
D:是。
C:而且,孩子们的未来不是他们自己来掌握的吗?虽然我们父母很容易来阻挠他们,但是,我们并不能看到最

后。
D:看到最后。
A:妈。
C:当然我并不想插手你们家的事,我只是想说关于江南做的错事,不需要你们来道歉,希望你们了解。
D:您的话我们完全了解了。让你费心了,对不起。耕介!
B:唉,什么事?
D:你要好好感谢、反省。
B:我知道了。
D:你那是反省的态度吗?
E:等等,他爸。
D:不要以为我说跟你断绝关系是说着玩的,我是说真的。
B:你要是那么想的话,我无所谓。
D:你这个混蛋!
E:耕介,你爸并不是那个意思。
B:你和我爸想的一样吧,强奸朋友的变态儿子,不要也好。
E:耕介,你……
D:耕介,???我要打死这样的儿子。
C:江南,向你父母道歉!
B:不管跟他们说多久,他们都不会明白的,只是浪费时间,不要勉强了。???
D:耕介!
E:他爸,啊。
B:篤臣,你为什么要挡着我?
A:嘶……江南的父亲,请您不要再打他了,您想打的话,就打我吧。
D:篤臣……
A:我也是同犯。我是自愿原谅他、接受他的,所以,也请同样责备我吧。如果只是听了江南的话,而误会他…


D:误会?
B:篤臣,我没什么……
A:你闭嘴,这个时候不应该让误会再继续下去了。
B:篤臣。
A:他只是不想给父母带来麻烦,才想让你们放弃他的。
D:什么?
A:他是不想因为我们的事让父母被世人歧视,我想这是他爱的表现方式。他是认真的,而且,我也是真的喜欢

他。
D:那个……
A:我一直很固执,不和父亲交谈,但他现在去世了,再怎样后悔也已经晚了。
D:啊……
A:所以我不想让江南和他的父亲关系破裂,拜托了,请您理解他的心情。
D:唉,篤臣,趁着现在,我可以和你说点话吗?
A:啊,是。
D:我在大阪经营???店。
A:啊?啊。
D:有时间来尝尝吧,如果完全不知道恋人的父母的手艺不是很奇怪吗?
A:啊,是,对不起。
D:啊,但是,我们家的店离车站很远,不好找啊,是吧,他妈?
E:啊……啊,是啊。
A:啊?
D:不知道的话,让那个混蛋带你去吧。
B:啊?什么?
A:不是说什么,坐好,笨蛋。谢谢,我一定会让他带我去的。
D:哦,我会一直等你的,篤臣。好了,他妈,回去了。
E:啊,是。
D:给您添麻烦了。
E:真的很对不起,夫人您有时间也去尝尝吧。耕介,要注意身体啊。
B:恩。
E:篤臣,耕介就拜托你了。
A:啊,是。
D:他妈。
E:是,是,告辞了。

06-
A:永福 B:江南 C:永福的母亲

C:啊,真是漫长的一天啊。
A:唉,是啊。江南,终于让你父亲放弃断绝关系的念头了。
B:是啊,多亏了妈和你,才能这样结束。
C:真是不知父母心的孩子们啊,哈,总之,回家之前,江南你就住这里好了。
B:啊?
C:我不是对你父母说过要照顾你了吗,如果没计划的话,回美国之前就住这里吧。我要好好的监督你们两个。
B:啊……哈,这样好象我是新娘了。
A:哈哈,这有什么关系。
C:好了,难得我对你们的事有了改观,不要吊儿郎当的了,篤臣。
A:改观?
C:哈,我的儿子长成了一个好男人呢。哈……我累了,先睡了,晚安。
A:晚安。
B:晚安。我还在担心你又会突然发烧呢,没事吧?
A:哼,不要总以为我会突然发烧,刚刚的事发生的太突然,只是没有反应过来罢了。恩,江南,干吗啊,不要

突然抱我啦。
B:我好高兴,???刚刚你说的都是你的真心话吧。
A:恩。
B:你还是第一次说你在乎我呢。
A:笨蛋,那种事不说你也该知道吧。
B:我知道啊,但是,你能说出来我真的很高兴。
A:是吗。
B:你的脸都肿了,疼吗?
A:没事,你爸果然好厉害啊,???[单词没查到,不知他们在谈论什么= =]
B:???
A:也是啊,???也许没那么做的话会好一些。
B:喂,篤臣。
A:被打的时候,我想,哈,这就是父亲的语言吧,回忆孩童时代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吧,所以,如果你真的被打

了的话,应该就会明白父亲的心情了吧,对不起,我做了多余的事。
B:呆子,说什么呢。你替我挡一下我真的很高兴,而且,在没伤害我爸**情况下,就让你给解决了,我也很高兴


A:江南。
B:对我来说,你是比谁都重要的存在,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
A:我啊,我会把今天永留记忆中的。虽然我们生在不同的家庭,但现在我们共组了一个家庭,很遗憾,这是一

个不会有孩子的新家庭,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关爱彼此的家人。
B:啊。
A:你不要那么固执,下次回国时一定要去你父母那儿,作为我的丈夫还是什么都可以。
B:知道了。为了你的脸,直到我爸和我哥他接受我们的关系为止,我打算多少次都要回去。但是,很遗憾啊,

我们之间都是男人,如果能生小孩的话,一定像你,像你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的。
A:笨蛋,要是像你该怎么办?我的工作会倍增的,而且,我们不需要孩子,光你一个我就手忙脚乱了。
B:不要这么说嘛,至少也要说胸中满满都是我啊。哈哈哈
A:哈哈哈。恩……
A:(2天后,深夜,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在了父亲的祭坛前。)那个,爸,首先回来晚了,对不起。人们都说七七

中人的灵魂会留在家中,嘿,如果你生气的话来我的梦中骂我也可以,一点也好,请听听我的心声。能选择法医

的路真是太好了,爸你是私人医生,可能会反对我,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工作,所以,无论爸你会说什么

,我是不会让步的。但是,我有能为了他而放弃喜欢的工作1年、2年都行的人,我和他结婚了,如果爸你还在世

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即使那样我也不会退让的,我……啊,江南?
B:唉,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我也参加。
A:不要在我说最不好意思的话时过来。
B:不行,不用管我,你说你的。
A:恩。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会变的坚强、温柔,自己一个人拿不出来的力量,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能拿出来


B:篤臣。
A:所以,即使你不认同我们、原谅我们,我也要和他在一起。还有一件事,我虽然没有想感谢爸你的事,但现

在我想真心的对你说一句“谢谢”。能和他相遇,是因为有你和妈,对不起,把我养育大,我却尽是不满,只是责

备爸你的缺点,从来也没看到你的优点,真的很对不起。还有,谢谢。
B:我也要说。这么晚才来跟您打招呼,对不起。我知道您一定不会同意我和篤臣的事。
A:江南。
B:但我会努力的,直到您同意,请您监督我,拜托了。
A:那个……拜托了。
C:篤臣,江南……
A:我们走了。
B:让您费心了,谢谢。
C:我才是很高兴呢。
B:妈。
C:真的哦,虽然发生很多事,但我现在真的觉得你们能回来太好了。
B:对不起,我……
C:不要道歉,我是在感谢你哦,喂,江南,篤臣就拜托你了。
A:等等,妈,无论从哪看,都是我在照顾他吧。
C:不要辩解,到现在还会突然发烧的人,不要说的那么伟大。
A:哼。
C:呵,既然决定要建立家庭,那就一定要加油,回国的话,一定要来见我哦。
A:恩,妈,那个,对不起,我把你一个人留下。
C:不要说傻话了,结了婚的儿子还粘着妈妈怎么办啊,真不舒服。
A:虽然那么说。
C:但是,无论孩子多大了都是孩子,所以,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对我说,知道吗?
A:知道了。我可能帮不上妈你什么忙呢。
C:哈哈,是啊,虽然不能依靠你,但新儿子看起来很值得信赖呢,我可能会有很多要你们帮忙的了。
B:交给我吧,妈。
C:哈,好了,走吧,时间要到了。
A:是是。再见,妈。
B:再见,我们先走了 。
C:不要感冒了,注意身体。

07-
A:永福 B:江南

A:令人怀念的家啊。好了,该收拾行李了。
B:喂,刚刚回来,休息一下吧。
A:说什么呢,如果不马上收拾好……
B:好了,先坐下。其实啊,行李那么放着就行了,反正还会再用的。
A:啊?有学术会议吗?
B:不是的,是旅行,和你一起去。
A:哈?旅行?我第一次听说。
B:很久之前就计划了,因为你爸的事,没来得及跟你说,总之,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A:你啊,真不知道你都在想什么,干吗突然送我礼物?
B:真是的,3天后是几月几号?
A:6月……21号,啊,不会是……
B:是啊,你的生日,今年我要把旅行作为礼物送给你,我一直在找地点。
A:记不住我的生日也没关系。
B:新婚旅行……
A:啊?
B:我要是那么说的话,你一定会很不好意思,不愿意去的,所以,借助你的生日,想去旅行。怎么样?
A:唉,真是的,我不会就这样一辈子被你带着走吧,你这家伙。
B:啊啊。
A:闭嘴,笨蛋,那个旅行什么时候出发?
B:就是你生日那天出发,学校方面还有假吧。
A:我请了2个星期的假,还有一些时间,你呢,工作没关系吗?
B:暑假时???不用担心。
A:真是的,连这些都准备好了,连放弃的理由都没有。去哪儿?
B:加拿大的???
A:???
B:是啊,虽然我没去过,但听同事说那里是加拿大最漂亮的岛屿。
A:哦?
B:???
A:你又那么奢侈了。
B:呆子,这是生日礼物和新婚旅行,不在这时奢侈又在什么时候奢侈。
A:虽、虽然是没错。
B:不用担心钱,有一个这么认真工作的丈夫,好好享受吧。
A:笨蛋,不要总说丈夫、丈夫的,我又不是你的新娘……恩,恩,恩,哈,你,你……
B:喂,去洗澡吧。
A:真是的。
A:我不是说过不要在睡前抽烟吗,还有,你至少也穿上内裤吧
B:反正还要脱,费劲,???好了,不要躲了,过来。
A:我才没躲。啊,啊,恩……江南……
B:啊,???
A:好了,那是因为我体贴啦。
B:真麻烦,体贴。
A:啊,不要那么粗鲁,扯坏了怎么办?
B:你啊,这种时候不要想内裤的事好不好?
A:要节约资源嘛。
B:唉,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喂,篤臣。
A:什么事?
B:我并不是冲动的高中生,只是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A:哈,你啊,刚回来就这样,让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不冲动吧。
B:知道了,我不会放过你了。
A:啊,不要……突然……就弄后面,你知道什么了?
B:我现在就想要你。
A:你好狡猾,啊……啊……
B:不是硬了吗?
A;没有,啊,真是的,怎么都好,总之快点动啦。
B:啊,不要掐我脖子,我动不了了。
A:啊……啊……啊……等……等……
B:对不起,我等不了了。啊……恩……
A:啊……笨蛋,啊……啊……我……已经……不行……江南……
B:我也……
A:啊……啊啊……
B:不行,我也……哈……哈……哈……
A:哈……哈……
A:这次回国,虽然觉得自己家也不错,但是……
B:但是什么?
A:我不是好久没在自己家的房间睡了吗,离开这里,有点怀念,总觉得无法安心。虽然曾经不喜欢这个床太软

,但这次回家,又觉得家里的床太硬,睡的腰疼,觉得气氛不一样。
B:啊。
A:我以为只是因为太长时间没回家的原因。
B:不是吗?
A:不是,你追来后,住在我的房间里后,我才终于安心了。
B:你的意思是……
A:所以,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日本也好,美国也好。
B:篤臣……
A:无论你去哪里都要带着我,我也会带着你的,这个誓言的证据就是这个戒指。
B:是啊,决定了,我们约定,直到死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作个一生夫妻。
A:笨蛋,讨厌,怪不好意思的。
B:哈哈……
A: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