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所有鸟声占据的早晨

今天是节假日 今天整个城市只拥有一座低压电房 每五分钟只有一处马达唐突的叫嚷   朝阳的花园悄然敞开 旋即云层的厚抹布捂住了它 任凭自身布满凌厉的伤口 一个港口逐渐消失   苦籽果树擎满苦果纹丝不动 皂荚张开褚红色的嘴巴不动 公芒果树指着舒开的手掌更是不动 小树林里传来鹳鸟闷罐的可怕的喉音   公路在列举行人 它身旁的矮台上垂下三株三角梅 三片刀锋护卫三座傲然垂立的城堡 有人在等待出租车小小的身躯   “A-Salam!”于是我向陌生人祝福 他身后Faisal的铮铮尖角紧紧
抵住了天空 在烟雾漫锁的北部群山脚前   没有河流可供吟哦 一只白猫拧转头    用痛苦的眼神追问: 既然栖鸦不再拉扯他鳏夫的嗓门 亲爱的人儿    你为何还要踏响 大地寂寞的回音?     2009年9月22日晨     注:

1.      “A-Salam!”为“A Salam a Lakum”的简呼,两者皆为伊斯兰世界的通用问候语,意为“愿真主赐予你平和安详”。

2.      Faisal是伊斯兰堡北部的一座清真寺,以前沙特国王Faisal的名字命名(他是该清真寺的捐建人)。Faisal清真寺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清真寺。见下图我同事拍的照片,网上亦有照片流传。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