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和老美同事讨论入籍问题,觉得对待这个问题上中国和西方的态度截然不同。西方人觉得既然在这儿住,就顺便加入国籍吧,似乎是很随便的一件事。而对于中国人,至少对于我本人,总觉得这不是件随便的事情。是西方人太随便了,还是我们太认真了?

个 人感觉对待这个问题的差异还是源于历史的差异。对于西方来说,国家其实是个比较朦胧的概念。大概这便是欧盟形成的必要条件吧。对于中国来说,国家则不仅仅 是一个界限,也能代表一个民族。欧洲人也许就不这么看待国家,像马克思说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并不涉及“民族”问题,有些更奇怪的民族连自己的 国家都没有。
中国古人云,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何谓“合”?秦、汉是合,元、清也是合。然而秦、汉和 元、清的疆土差别这么大,为何都算是合?中国人从古至今就对东亚大地上有这么一片不大不小的土地情有独钟 ── 此疆土之内,人人都想统一;此疆土之外,征服的欲望便小了很多。只要这块土地统一了便算是合,不统一便是分。
那 么这块土地界限是由什么定义的?我觉得是由民族的生活空间所定义的 ── 长久以来中华民族生活的那些地方。在历史上,西域,蒙古,高丽,暹罗等地区在生活方式上和中华大不相同,所以历史上人们不大会觉得这些地方属于中华大地, 战乱时少有征服,更多的是抵御入侵,而和平时也不过是以友邻或者附属国的形式,极少以统一的形式存在。历史上元朝和清朝的疆土最大,但严格来说当时的蒙古 族和满族有点异族的感觉,统治之后才渐渐被中华文化所同化,所以不能普遍代表中华民族的想法。从另一个方面看,中华对外族的同化也反应了我们文化上的坚强 与独立,不容易向外族文化妥协。
再回到本来的问题上,便很容易解释了。这片被称为中国的土地不仅仅 是国家的界限,更是一个民族的界限。英文里的country也有村庄的意思,而中文里把国叫作国“家”。之所以入外籍会思考这么多,就是因为入外籍就要放 弃中国国籍,而“中国”这个词已经远不是一个“国”的意义,而是一个民族的意义。对于西方人,他放弃国籍与保留民族感是可以共存的,因为西方不少民族就生 活在不同的国家,加上欧洲诸国生活习惯在多少个的同化之中都很接近了。简而言之,对西方人来讲国家不等于民族,对中国人来讲,国家便是民族。
正 是因为这个中西价值观的差别,中华民族就算最强盛的时候也不像西欧这样有这么多殖民地,像郑和七下西洋也不过是去作客的。因为国便是家,所以邻国的景色再 美,新大洲资源再多,既然无法带来家的感觉,便不会是我们的领土。留恋导致了不扩张,不扩张便没有殖民地,没有殖民地任何中国人到了别处都不会有家的感 觉,而这反而作为一个反馈更加稳固了中华民族对中国的依恋。假如说中国也有殖民地的话,在殖民地独立成为新国家之后华人再过去也许会没有什么顾虑的成为新 公民。比如,在考虑加入香港,新加坡等国籍的华人便不会有一种背弃民族的顾虑。而北美虽然也是移民的大陆,但毕竟中国错过了大航海时代,错过了美洲大陆, 错过了波士顿倾茶,错过了和意大利黑帮,爱尔兰黑帮分庭抗礼的建设最初的美国,所以这里没有中华民族的光荣历史,入“国”容易当“家”难。
我那篇文章只是对民族性格的想法,这种性格既维持了民族的完整,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民族的扩张,所以无好坏之分。在海外能放下这个包袱其实是一件好事,只有如此中华人才能真正成为新大陆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