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七十八歲的時候, 不知在做什麼呢?

看見潘姐姐從和我們聊聊說想攪音樂會, 到親自選場地、找合作對象; 到門票開賣、挑樂手、安排綵排...到夢想終於完成, 我看到, 這世界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

很難忘那一幕: 姐姐在首場最後一首歌唱了「愛你變成害你」, 然後哭了。她說, 她很想念自己的兒子, 他走了六年了。雖有感而發, 但她很快收起眼淚, 然後謝幕。那一刻, 感動了台下很多人。

還有, 二汶和ELLEN在音樂會中起了很好的中和作用, 特別是二汶, 是夜一個小DIVA誕生了, 看見她突破自我框架穿上高跟鞋穿旗袍, 雖仍欠點自信, 但我發現了她正在進入一個蠶蛹期, 正等待蛻變的一刻。 而ELLEN終究是一個ROCK妹, 爵士樂顯然不是她的強項, 但她的中低音在這裡更成熟了。她們給了姐姐一個很大的緩衝空間, 讓她有多點時間爭取休息以便有更佳表現。好心地的女兒們, 最好的終究會回到你們身上。

或者很多人不知道, 姐姐在決定開音樂會前的三個月動了兩次眼部手術, 一度因為出現問題令她很沮喪....最後雖然康復, 但視物未清, 我們叫她先不要做等傷口好一點再說, 她說不想再等了。她堅持要掌握自己的時間, 堅持要自己投資, 那怕會連老本都虧掉, 她只想追求自己現在想做的, 不想受制於任何時間、年紀、又或者投資者; 她的堅持激動著我們, 為了讓她可以在一個較安全的狀況下演出, 導演在演出時讓整個觀眾席都長開了燈..這或許打擾了某些人欣賞音樂會的雅興, 但我想他們總會理解的。慶功宴上, 我們為姐姐慶祝生日, 她雖然很累, 但很開心, 朋友們音樂伙伴們都和她一起經歷了一場不可能, 她和我們抱了又抱, 約好了明年再攪些什麼的。

此時此刻, 慶幸我存在。

這或許不算是個完美的音樂會, 但很有愛, 所以好看。所以我好奇, 七十八歲的時候, 會不會像姐姐一樣仍在追尋夢想, 會不會像她一樣遇到一群有心的年青人無私相助, 讓夢想一一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