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13日 00点03分在校长办公室

距郫县团结镇遭受来自汶川县波及之余震已有近期10小时,移动通信的手机信号依然不稳定。

五月12日下午14点20分左右,寝室中

正打算午睡到下午16点再起床的我,在被一阵好似搓豆腐似的猛摇惊醒后。甚是不爽的我正想咒骂是哪个混蛋搅了老子好梦时~~

床不是人为的在摇晃。。。接着是天花板。。然后是整个世界~

地震了。。。这恐怕当时我脑海里对这种场面唯一的解释了·

趴下找床底。这是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过的“地震强烈时别想着能夺门而出了,乖乖躲在屏蔽物下面免得被下落物体砸死”在我趴下一边挤进床底时一边环顾四周时。

寝室那扇锁不上的门此时居然大开着,可能是地震的缘故吧。。既然如此,我居然头脑发热地从床底下钻出来大步流星走出寝室,临走前还镇定自若地把中午泡地茶叶喝了个劲光(600毫升茶水此时已经浪地没多少了)然后飞也似地逃离宿舍楼。

宿舍楼前的道路挤满了从各个楼道里逃出来的人群,有的看来是在去上学的路上,但更多的是从午睡中惊醒的男男女女。他们惊恐地呼喊着

“地震了!”

“快逃命啊!”

诸如此类的,人群沿着小道在宿舍楼群大门口汇集,形成了最大的一股人流。他们奔向的同一个目的地自然是

 

学校操场

 

我看了看手机,此时是下午14点25分

 

下午14点51分,余震过后26钟左右

地震的消息已被证实

在协助安全处的人员完成了对所有男女生寝室的善后之后,我们封闭了寝室楼。四川科技职业技术学院的管理人员已经在14点30分左右命令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停止所有教学任务,撤离到操场避难。

 

15时24分~5月13日凌晨1时04分

第一封官方的灾害报告以短信的形式投送到我的手机上,之后就是来自电视台和广播站的消息。人们终于知道了此次地震的震源以及被波及的范围,之后大概的伤亡报告断断续续传来。

自地震开始时,所有使用移动通讯的手机都失去了通讯功能,包括上网在内。近半小时后才有部分使用诺基亚的人打通了少数电话。能最快知道外界境况的方式此时只剩下2种:一是听学校广播,这平时最讨人厌的存在在此非常时刻利马拥有了万名忠实的听众。当然,汽车里的广播也是另一种通过广播知道外界情况的另类方式。二是学校店铺里的电视机,这些电视机昼夜不停的播放着各地灾情,人员伤亡,政府的安民措施。。以及温家宝总理降临成都的消息。

此时电信的座机和小灵通是唯一的通讯工具,校长办公室和行政办此时挤满了急切要和家人取得联系的男男女女。直到次日凌晨时分,那里有顺利打通电话报平安的学生满怀喜乐的离开,也有未打通电话而挂满忧虑但有泣而不舍地继续试图同家人联络的人。

 

我在北京的一位朋友以短信的形式向我询问是否平安,但我无法回复他。很明显的,移动的通讯要么杜塞瘫痪要么在地震中华丽的废柴了~

当我在校长办公室以座机对座机的方式打通了奶奶家的电话时,大概是晚上22点左右了。在得知父母亲戚都平安后再转向同朋友们联系,并且也陆续获得成功。但知道次日1:00,移动通讯依然没完全回复

 

5月12日入夜后的安排。

所有学生都被安顿再操场上避难,他们被容许以15分钟的时间返回寝室取回一切必须的生活用品,我们要露营了。对男女朋友来说,这是个浪漫的夜晚。对光棍来说,这是个摆脱目前身份的好机会~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阵阵湿风过后。最令人恼火的降雨开始了~~而且漫长不息。

 

至此,是5月12日受灾后我在学校的大概遭遇和见闻
      
       5月13日凌晨到黎明,于校长办公室。
      
      结束了昨日的文章后,我试图在头顶4根40瓦的日光灯的照明下梦周公。但不太管用,只能迷迷糊糊地眯了半个多小时。李校长则一直在他的电脑和教室(由于大雨,部分一楼教室在学生会的关照下对学生开放)间来回奔波。几位姐姐在办公室睡觉或者看少女漫画。在教师办公室群的隔壁。旱冰场成了学校里最大的避雨场,而更多的人则只能躲在操场上由编制布口袋搭建的“简易帐篷”逃避大雨和刺骨的寒风。情侣们此时是最浪漫的,朋友此时是最亲密的。就这样,人们相互簇拥着熬到了天明。当6点钟第一缕光芒划破漆黑的夜晚时。多数人只是好不在意地继续睡觉,而还有的人。开始考虑收拾行李离开郫县撤往更远离地震中心的地方,比如回家。


      早上10点16分左右,团结镇镇卫生所

      许早陪一个同学来镇卫生所输液,预计得要等到1点才能离开。镇卫生所是个不大的双层四合院式。这里多数医生昨晚不是抽调往都江堰就是去受灾比较严重的郫县红光镇了。大概在11点钟左右吧,我迎来了我学校的另一个mm病人。因为昨晚缺乏睡眠和精神过度紧张,Mm晕倒了,于是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坐着校车把她运到了卫生所。挂号,住院,在查血时她进入了狂乱状态。然后就是几个大老爷们儿和一个大家闺秀绞尽脑汁地安抚。此时,卫生所接到了余震警告。于是大家又七手八脚地把人抬到一楼特护病房保护起来后我才腾出手来料理那位已经输完液的仁兄,我要在配他坐校车回去。如此完成我的职责。在得到校长的容许后,我可以离开学校回家去了。。我得要回去看看我奶奶,父亲和我刚出院的妈咪。

      下午13点13分~16点30分,乘坐362公交车,106路公交车以及成都至青白江专线。从郫县团结镇返回家乡青白江区的路上,沿途路过交大新校区,川师广播影视学院,九里堤,梁家巷并从新都川音新校区一带穿过。

      一路上大部分时间是在观赏乌云和细雨笼罩下的田野。那些农家的房子不少被拉扯的张牙舞爪或者根本就成了只有支架的废墟。坚持在梁家巷排队半小时后登上专车后也冒着一路上不断的余震。但仍然平安的在下午16点30分准时回家中。在我这4个小时的车程中的观察来看。至少,整个成都都很平静。除了被余震惊吓而显得暴躁的店老板外,就是那空地上和人行道边搭起的栋栋帐篷,绝大部分老百姓还是认为呆在家中不安全要躲在空旷地带。社会治安都好,外界目前该把焦点放在真正的灾区,那里我未能也不可能去看个究竟。我只是想,慵懒而有点乐天派的成都人大概除去志愿服务外就是回借此机会打个通宵麻将什么的吧•••反正哪儿都去不了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如此,这就是我在五月13日一整天所看到的和经历的
      
       五月14日凌晨1点06分,写于青白江大湾镇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