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件婴儿衣服上写的,给新生儿穿的,小牛太大了,不然我就买了。

小牛长牙了,下牙龈露着一点点白。晚上我做饭,德福喂他吃饭,基本都是这个格局。但是,昨天起,小牛开始哭闹,对着他爹和饭哭的撕心裂肺,活活把自己呛的小脸绯红,喘不过气来。德福怎么哄都哄不好,昨天,我丢下做了一半儿的饭,跑去救急,爹跟儿子一块儿哭,德福哭道我把儿子呛死了啊 啊 啊。我很想笑。

今天又闹上了,我正在擀烙饼,那边又呛的又咳又喘,我这里赶紧洗手,爹在那厢狂喊老婆老婆。都不知道谁更难受。娃长牙难受啊,抱过来按摩牙龈,娃立刻就安静了,靠在我怀里抽抽。“我说你给他按摩按摩牙龈不就好了。”“你当我傻啊,我按摩了,他咬我,接着哭。”

德福一直自诩自己是个模范爸爸。娃一有状况,立刻就暴露了爹其实是个陪衬的事实。

下面一个笑话向母亲致意:

母亲带着3岁的女儿散步,女儿从地下捡了个东西就往嘴里放。

母亲赶紧制止:“不可以随地捡东西吃,有细菌,吃了会生病,会很难受的。”

女儿崇拜的看着母亲:“妈妈你怎么懂这么多啊,你真聪明啊。”

母亲:“不光是我,所有的母亲都懂这些事情。当妈妈要考试的,要是考不过,就不能当妈妈哦。”

女儿沉默着消化着这个信息,最后女儿说:“我明白了,要是通不过考试就只能当爸爸。”

母亲:“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