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土得不能再土的名字。
意思是写字写得快,写得多。这算是当年的一种期许。但实际上这几年我什么也没写,或者说,屡次尝试都是半途而废的。
做任何事都怕半途而废。这是废话一样的道理。但这几年还就是这样了。
重新审视这个自己编造的词,是要重新审视写作的愿望。。。写作,不是能做成什么,做成了什么,而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情况,所做的一件事情。若在什么都做不了的情况下,连写作这件事也做不了,那只能送两个字给自己,废材。
若真的成了废材,就是连渣都不是了。
审视过往,或许很多事情都觉得是意外,而实际上真是情理之中、因果之中。
至于飙字者这个具象,是幻象还是事实,全看当下:过去和未来,都不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