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废弃的旧学校。
墙角边还有稚嫩的字迹写着今天我和XXX吵架了。
在哪个地方跌过跤。又在哪个地方偷偷哭泣。
有一些记忆。却已象拆毁的教学楼一样跌入时间中流失了。

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知道哪家早餐店的煎包汤汁最多,哪个老伯你买5个包子他会送你一个。
知道哪条小弄可以抄近路,下雨天哪条巷会积水潭哪条路上人行道的砖会松动溅起一裤腿的泥水。
知道哪家的狗最凶,哪家的孩子每天清晨会练习拉二胡哪家的院子夏天会开满大片大片火红的美人蕉。

还有朋友。
一起翻过的墙。
一起吃过面的小饭馆。
一起聊天坐到深夜的台阶。
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我们曾在大海边说过的什么是未来。

如果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
如果记忆跟不上这座不断变化不断发展的城市。
看你和我的记忆跟我擦肩而过。
不是那条街。
不是那场雨。
不是那个篮球场。
不是那件深色外套。
不是那辆1路车。
不是那首歌。
不是那身边的位置。
不是那一举手一投足。
不是那我以为的不是。
不是虚伪。

整理东西。有很多带不动。
那些深深着根的感情和无法磨灭的记忆。
只能找一些替代品,那些投射了他们的影子的替代品带上。
供寂寞的旅途一路凭吊。

该怎样告别。
几次微笑掩埋不舍。
几次沉默掩饰脆弱。
是我用真实的编造了谎言。
就算我用残破的猜测这世界。
就让我坚定地回应你失序的狂野。
错了乱的情绪。
和旧照片上笑得不太一样。

有几句话要说。
还是不说了。
说什么在心里。
亲爱的都明白。不明白的也没必要明白了。

还有什么。
明天开始,我可能不怎么上网了。
反正我消失也不奇怪也不碍事。
就着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