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爸爸,你好。

 

我不是非要在清明节时应景跟你说话,是好久没跟你说话。最近我总是梦到你,昨晚也梦到,----为什么事我要给你打电话,可是号码不对打不通。

 

春节时我们去日本了,开始老太太不同意去,“小日本”,“小日本”的,我就骗他说:学佛的人说了,老爸变成佛陀了,所以凡是信佛的地方,我们都应该尽量去拜拜。----你一定笑了,你说有我这么变着法儿地出去玩儿么。

 

日本很好,若你变成佛佗,那里不错。京都美极了,奈良美极了,伊豆美极了。 我在伊豆给你寄了漂流瓶,你收到了吗?

 

我们上周日去给你扫墓了,我哭得很伤心。我也没想到我又哭了(我看有些人笑嘻嘻地去招墓,那真让人奇怪,他们何必去呢?)。回来后老太太又不放心,专门跑过来看我怎么样,我能怎么样呢?没事儿。

 

我就是想到: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墓前的桃花打骨朵了,今年春天冷,还未开放,但也很美丽。我以前都没留意那儿有一棵桃树,我就是每次去都给旁边的两棵松树浇浇水。你生日那天我从广济寺门口的商店买的一盘供佛的莲花不见了,虽然找人固定好了,但可能还是被风吹走了。那花的颜色是大头选的,他说白色是“表示遗憾的意思”。

 

你这个外孙子啊,有点意思。他喜欢数字,那天跟我玩162+162,不是得324吗,然后再324+324,这样一直加到好几千再加好几千,我对这游戏是没兴趣,但我想你一定觉得高兴,会嘿嘿笑。

 

我一切都好,你别挂念。去年不顺,今年尚可,工作不是太忙,常有时间在厨房忙乎。我买了一本叫作《蒋公狮子头》的书,里面每道菜你都喜欢吃,可惜不能再做给你吃了。去超市饭馆在自己家的厨房,我都会常常想起你,尤其看见小汤圆就想起你将黑芝麻和豆沙的一起煮了,我不喜欢黑芝麻的,你就说“你吃嘛,咬开如果是黑芝麻的你就给我”----我有没有真的给你我也忘了。还有你说:“我今天早上给你煮了酒酿,为了拍你的马屁加了一勺桂花糖,可是没想到就分层了!我想你一定不肯吃,我就吃了,这一碗是现给你煮的。”

 

还有我们一发脾气你就说:“都是我不好。”

 

为着这些事,我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就会想,我要永远珍惜自己,因为我是你捧在掌上长大的,我不能让你丢脸伤心。

 

春节的时候我没给你烧纸钱,我放了红包在我家还有老太太那儿的你的照片下,我想你要是真需要钱也会托梦给我,结果你也没来。我很高兴。你永远在我心里,就算咱们在不一样的时空,我也只想给你明亮和美好的东西,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永远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