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州的華寶給我買了一本安妮的素年錦時,hard cover, 適合收在我的小書柜里。
   生日收到朋友的禮物,很開心,有真切的祝福在裡頭。
   但是華寶的禮物有些特殊
   
   好久沒有人在我生日的時候送我一本書,而且是一本喜歡的書。
   對書有諸多的挑剔,書面和書頁都會斤斤計較。
   一直在猜想,華寶怎么想到買了它
   好像一段日子前,我在空間里提過,期待著它的出版,期待著捧著它在手掌,和紙頁的書香。
   
   那篇日記已經湮沒在我無數篇日日的調侃中了
   時間過去了    偶爾表露的真實還被惦記
   然後心很踏實,很沉,變得安定和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