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睡觉,打电话,痛痛快快不讲理地大哭一场,赚来一点安慰。
第二天,睡觉,昏天黑地看小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脚趾慢慢来回蹭着卷成一个窝的被角,光滑,妥帖,暖和。
第三天,睡觉,爬起来吃早餐时把闹钟关掉,睡回笼觉,阳光晒到屁股再爬起来,吭哧吭哧洗衣服被子,擦竹竿,晾起来。买来藕和排骨,藕拍碎了,和排骨、生姜,花椒炖上一个半小时,吃。
第四天,睡觉,醒了打开电视看新闻,到点了上街胡乱吃些东西,回来睡一个小时午觉。梦中我是外星人,背着背篼和一个怪人在城市中到处飞,怪人头顶有个硕大的绿色led灯,好像还有驱魔人拯救世界的桥段,但最后居然是数学考试,要考一本书,而我倒欠两本没看,卷子上一个符号都不认得,心里面哀哀叫,上帝呀菩萨呀随堂测验不用这么狠吧?!闹钟响的时候,我昏沉沉地想,妈的,为什么我一有压力就会梦到考试呢?从政治到语文到历史到数学,换着花样来,唯一不变的是卷子像天书。念书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从没怵过,如今看来高考不愧是万恶的高考,没人跑得掉。下午另买了牛腩炖汤,可是味道尝起来怪里怪气,不咸不淡。
是矣!假期过半,我就像寒号鸟,被冻过一次后惶惶然,想到冬天即将到来,既怕雪冷风利,又舍不得骨头里冒出来的闲懒。
唉!如果我中了五百万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