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熹微,你又来入我的梦境。
长长的客车上。我抵着你的下巴入睡。你带我去一个地方沐浴更衣。

天色熹微,你又来入我的梦境。

长长的客车上。我抵着你的下巴入睡。你带我去一个地方沐浴更衣。水流温润,似要行大事前的虔诚仪式。你又为我准备了锦衣华服,微笑地帮我整理好衣襟,我一直是你宠爱的孩子,镜子里的你,高大的身形,眉黛洗黑,青檀的单眼皮,眼尾拖延。你牵着我的手慢慢走入一片开阔的地域,烟花盛放。

然后我看到了我的父母,你郑重地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有诸多不解和抱怨,但请把林交给我,我会对他一生一世的好。

我和你从此似真的能在一起。

可是能在一起又能怎样呢?很快,我就会发现你心猿意马,最终,你逃离不了身体乃至精神的出轨。

就这样醒在破落的宿舍里。神情恍然。点了烟。

隔天你再来。

我们在阴潮的大街上走。你整整比我高出一个头,拉着我的手,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下若无其事。街边有高大的商业楼,居然都是你巨幅的海报。你对我说,亲爱的,我不管,所有的东西都比不上你,唯有你才能让我真正的幸福。

你是知道的,我爱听这样的话,它使我在醒来的时候,都有满心的安全。虽然你早已不在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