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56eda/lnk.html

我其实是一只小鬼,化成人形混迹人群,假装喘气,带着墨水上街,见人就往自己脚下泼,伪造人影。

鬼是长不大的,所以我永远都是十二岁。香港有一个人,妄想永远二十五岁,除非他先变成鬼。据我观察,所有想长生不老的人,最后都会变成鬼。并且,变成鬼之后,我们都瞧不起他,因为真正的鬼是不讲究长生不老的。

我们一帮小鬼住在贾雨村,白天出去吓人,晚上回家看电视,生活也算是平静而快乐。直到那里搬了一家姓钟的过来。姓钟的一家有五口人,钟馗、钟馗、钟馗、钟馗和钟馗。没错,他们一家五口,都叫这个名。

他们一家人都长得丑,青面獠牙,见谁都凶巴巴的,邻居们都不喜欢他们。小鬼们更不喜欢,因为钟馗就是吃小鬼的。钟家搬过来之后,先找到了小鬼头,告诉小鬼头说:以后每天中午送一只小鬼过来,给我们家当中午饭。

小鬼头斗不过钟家,就找我们开会,商量着送谁过去。经过民主投票,我们决定每只鬼每天中午过一下秤,最重的那一只小鬼就送到钟家去当午饭。

于是,每天中午变成了大家的追悼会。我们在楼顶布置了一个追悼现场,过完秤之后就把最重那个倒霉鬼的照片挂上去,那个倒霉鬼就开始在楼顶洗澡,大家围着他的澡盆唱起悲伤的歌。

当歌唱完了,倒霉鬼就从澡盆子里出来,到楼下钟家的厨房去,洗锅洗灶台,烧上水自己钻进去。而钟家就在餐桌上等着吃自助餐,我猜如果不是因为鬼熟了就动不了了,他们会让午饭自己做熟了自己跑到餐桌上去。

日复一日,钟家的五口人越来越胖了,鬼们越来越瘦了。这年冬天,钟家添了一口人,名字叫钟馗。六个钟馗吃的东西越多了,钟家开始要求小鬼们每天送两个鬼到他家。我们觉得世界太绝望了,活着就是等死,还不如反抗一下呢。于是,我们开始找钟家谈判,明确地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坚决拒绝了钟家要求我们每天中午提供两只小鬼当午餐的无理要求。

钟家很认真地研究过我们的要求,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决定不再要求我们每天中午提供两只小鬼当午餐了,甚至改掉了吃午饭的恶习,但是钟家提出请求,希望能每天早上吃一只小鬼,下午再吃一只小鬼。我们欣然同意了钟家的请求,并骄傲地看着钟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正自己错误,真正感觉到小鬼们的腰杆直起来了。

我们欢欣鼓舞,张灯结彩,长期以来忍气吞声的现象再也不会出现了,我们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小鬼们也不是好欺负的。现在,每天中午的追悼会改到了上午和下午开,这是我们艰辛斗争的结果,我们要珍惜我们的劳动果实,捍卫我们的胜利。

从此,小鬼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