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面前摆了两位男人。一位什么困难都找她帮忙,有什么苦都向她诉说,把她当亲人一样使唤;另外一位有困难的时候找朋友帮忙,有苦的时候自己扛,把她当领导一样照顾。她问我应该选哪一个?我毫不犹豫地说选B。“可是,我觉得A更亲切哦,B是不是会有一点大男子主义呢?”

恋爱时的女孩什么都喜欢讲平等,就怕男人把自己当负担。他办公司缺钱,你借,他与哥们闹矛盾,你当灭火器,他生病,你照顾,他失业,你养。你伪装成铁娘子,并且以为惟有如此,“压力越来越大”的男人才会义无返顾地娶自己。可显然,你只是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

太能干的女人培养出了太依赖的男人,他们身上原本不多的大男子主义被香风一吹也就散了。接下来的日子,你赚钱多时,他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你可以跟老板撒娇,有性别优势;你失业时,他怪你笨,长得又不丑,怎么没用好自己的性别优势呢;你大姨妈来的时候得不到照顾,因为书上说了,男人也有那几天,所以凭什么你那几天就可以不做饭不洗衣;甚至你生孩子的时候,他也不觉得一定要怎么样,反正女人生孩子是天经地义。

有一类男人从不觉得女人是弱势的,高举双手双脚同意男女平等,对于韩寒那种说“即使卖血也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出去工作的家伙”嗤之以鼻。女人在母爱泛滥与被“平等”这两个字冲昏头脑的时候,是很容易喜欢上这种“什么困难都找她帮忙,有什么苦都向她诉说,把她当亲人一样使唤”的男人的,因为他让她感觉到了自己是重要的。然而,真正过起日子来,“重”是越来越“重”,“要”就很难了。

你向他要钱,他说你自己又不是不赚钱;你向他要性,他说刚被老板骂了一顿哪有心情;你向他要时间,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哪能一天婆婆妈妈。反正你在恋爱时已经经过了抗压考验,既然你什么都能扛,你丝毫不示弱,他又凭什么要给你那许多的关爱?

所谓相濡以沫,终逃不过相忘于江湖,并且往往,后半句才是重点。有点喜欢《非诚勿忧2》中的李香山,糙、纯爷们儿、霸气。虽然跟芒果的婚姻没有一条道走到黑,至少给自己爱过的女人体体面面地办了一次离婚典礼;一辈子为钱奔波,所以不愿意让女儿为了钱而去工作一分钟。他一定不觉得自己跟女人是平等的。

女人原本就是弱小的,这没什么可避讳。公共场所,女卫生间应该比男卫生间大,理由一定不仅仅是她们需要更多的化妆镜,而是身体与生理原因造成的某种不可克服之弱势或者说特征决定的。

日剧中,女子培训班的老师挥着拳头说:“女人的钱包只是装装样子的。女人的职责是逼着男人好好去工作,然后去好好消费,扶持经济,重振国家!”男人想要把这个女老师用板砖拍死很可以理解,不能够理解的是许多女人也因此觉得自己受了侮辱。

我们知道女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能干,某媒体评选出的2010纯爷们NO1.不是姜文不是葛优而是范冰冰。范冰冰是一个可贵的偶像,然而,如果女人皆范冰冰,男人只能都是陈冠希了。

才华横溢又行事不端的美国著名律师韦伯斯特一生信奉三不原则:绝不偿还任何可能逃过的债务,绝不做任何可以拖到明天的事情,绝不做任何能找到别人替自己做的事情。“三不原则”用在女人感情生活中大体可以是:绝不在与男人吃饭时自己掏钱买单,绝不做任何对自己的身体与尊严造成伤害的事情,绝不分担他应该自己承担的痛苦。

每个男人都应该有能够分担自己痛苦的树洞或哥们,女人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范冰冰,可以挑战任何角色。既然你无法分担我的痛经,我的阵痛,我的更年期,我因容颜衰老而产生的心理抑郁,因天生虚荣而造成的灵魂缺憾,我也不想分担你生为男人而必须承受的那些所谓沉重与压力。

爱情不是暖手宝更不是真空箱,男人所要承受的东西不会因女人而改变,只会因女人而增加。所以,你一定要知道,女人能够保证的不是让男人活得更轻松,而是让男人的生活变得更丰富。

 转载自蒲公英在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