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家的电脑跳掉了。
我听见碰的一声,然后电脑电视电灯全暗了。
我还以为爆炸了呢,原来只是跳闸。
结果难以置信的空调还在响,说难以置信是因为以前跳闸它永远是罪魁祸首。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我还撞到门框。

不幸中的万幸,这之前我还没有开始写这篇日志。
否则更气。

晚上去看了乒乓球赛。
王励勤和郝帅。
他们都是国家一队的。王还是世界排名第2。
我琢磨这他俩估计是我们这来过的最有名的人了。都世界级的。
从前么开个演唱会都只会来些什么费翔之类的。

我是内场的座位。
结果进去一看么都是以前体校的朋友。
从前一起训练的朋友在这种场合到来了个大聚会。我们教练是副裁判。
再一看么在坐很多都跟我有过乒乓上的交流。
想也是,谁不喜欢打乒乓的这么热个天大老远的来看这比赛,还内场。
对于比赛我不想多说什么。俱乐部赛而已。

想起很多小时侯的事。
因为看的时候和朋友讨论着,他妈妈还老是说你小时侯怎样怎样,跟他缺点一样的什么什么。
其实想想下了那么多工夫放弃真是挺可惜的。
我现在只能在不会打的人面前耍耍花头。

说到小时侯,我最想学的是轻功。
就是飞檐走壁那种。
不过后来才知道根本就没那种武功。
我竟然傻不拉机地被欺骗了那么多年。
昨天在电视上看什么武林大会什么的。
一看那不就是打架么。
还什么武当派螳螂拳的。
只会推推胳膊拉拉头发的。
我说不定都比他们打的好看。
怎么说我都是跆拳道黄带的。

最近觉得我写博特烦。
所以不说了。
我去沉淀沉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