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

减肥2天,体重从59.2 到今天的58.5, 不过外表是看不出来的。昨天没有饿感和馋感,今天在家就觉得诱惑大了。到了晚上,我对着树苗饭盒里剩下的一块抹了黄油的乡村面包发了半天呆。那滋润的颜色和质感真是好诱人阿。我自己量了下腰围,74厘米, 本来就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了,你看,也不是很糟糕嘛。可是就没法和大伙交代了阿。。这虚荣心是我最后的防线了。最后还是喝茶喝茶。赌猪这次意外的很支持,不但没有做各种大吃大喝来馋我,还特意做了蘑菇西红柿煮的鸡汤,清淡。树苗也喝得很欢。

下午赌猪在打磨材料。我们一直说给树苗买个床。他说自己做,说要做有梯子上下的,床上要有架子,可以放灯,床高70厘米,下面可以放杂物,小朋友来作客放张床垫可以过夜。。。我嫌他没法保证工期,不打算省这个钱。后来去商店看看,材料其实还满贵的,买一张大概两千多,自己做大概一千多左右。赌猪强烈表达要做手工的愿望,说做床的过程就很幸福。我说你做过这样的吗?他说:做了这张就做过了。然后说可以把其它旧家具,比如沙发、旧柜子的材料也用上,我立即就动心了,这一下解决两个问题:新床有了,旧家具没了,多好。立项以后,他就开始刨阳台上堆的木头。我一直当“霍霍的垃圾” 轻微嫌恶着的被日晒雨淋几年的糟木头。赌猪幸福的说:这木头晒久了,就没性了。 ——“没性儿?“

”对,就是已经涨缩完了,稳定了,以后也不会变形。所以没有说砍了木头就拿来用的。家具厂的木头都要在外面堆着,越久越好。“
所以赌猪这性格还真是适合搞艺术阿,喜欢材料理解材料,喜欢动手。 ——负面就是喜欢攒材料和工具,其中能变成成品的有20%就不错了。

树苗很喜欢这一周的幼儿园,说:白房子幼儿园好,红房子不好。

里面有个菲律宾还是亚洲老师,比较重视识字,大大夸奖了树苗会认许多字了。估计树苗也有扬眉吐气的感觉。还有个会弹吉他的男老师,脾气特好,陪树苗踢足球。树苗拖着他的电吉他在地上吭吭的,他也笑眯眯不干涉。还问:你可以借它回家玩,要不要?树苗犹豫了下说:不要。

晚饭后树苗上床,我给讲书,外面赌猪还在磨木头。他翻到”怪兽的职业“一章,里面怪兽公司的成员们被画成各种职业。我问:你以后要干啥阿?如果只选一种? 树苗指着说:牙医。 我心想,噢 “为什么阿?” “他在医院工作”。。‘其次呢?” 他犹豫一会,指着“秘书”, 我说为什么阿?,“因为他在图书馆工作”。的确,这个怪物被画成捧着许多书的样子。

我说你还可以有业余爱好阿,比如爸爸,现在做“木工”。 树苗抗议:“爸爸不是怪兽阿。” 我解释:“人也可以做木工,动物啥的也可以的。” 然后树苗决定他的业余爱好是 “魔术师”。

另外今天决定奖励下自己,看了《白夜行》的小说。看完了,决定东野圭吾不是我的茶。实在是觉得黑暗,有没有必要把各种悲惨编排在一起,不见天日阿。我估计我还是适合比较治愈系的,即使在黑暗里仍坚信光明的东西。技术的描写也和时代脱离得远了,小人物一个个出场然后被牺牲掉,好不环保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