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穿过一条巷,拐进一幢矮楼。
这个贩碟的仓库,尽管隐蔽,但在厦门小有名气。
总监要给儿子买咸蛋超人,而我只是来重温淘碟的记忆。
总监还是念叨着要带我们去台北玩,西门町,101,小吃街,他很认真地说着。
然后我说,摩托车,天后宫和陈升。
他陷入沉思,那……那可要多呆几天。

总监让我多看广告,多写文字,还说,其实最好应该去一线城市。
我笑,我女友在厦门读书。
爱情啊,他叹气。

公司里有个谈得来的同事,做设计,听4AD,有自己的理想。
但是在我的鼓励下,他决定做完3个月就离开。
他的理想依旧可以实现,而我的不能,所以我留下来。

很久没有去找音乐,一直在听老歌,上传老歌。
偶尔看见封面鲜艳、乐队名新鲜的音乐,就倍感自己老了。

我有个问题想问各位。
你们觉得我真会很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