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进化论PLUS 
翻译:雪影

CAST:
藤崎砂名:緒方恵美
麻生水城(藤崎直樹):石田 彰
杉野:成田 剣
泉 志穂水樹奈々
綿貫ヒロト(CDオリジナルキャラ)笹沼 晃
麻生(砂名の祖父)長嶝高士
原田千葉一伸
女生徒橘ひかり
       中島沙樹
       徳永 愛 
       藤島 睦
AD志賀克也
ナレーション緒方恵美
list
1. STAGE 01    藤崎砂名
2. BACK STAGE 01  十年前
3. STAGE 02    泉 志穂
4. BACK STAGE 02  十四年前
5. 少年進化論Plus IMAGE SONG 想い
6. EXTRA STAGE アイドルサマーフェスティバル
                            
                           
少年進化論 plus ;
同学A滕崎,不好意思啊,我完全不知道有你这个人存在,对不起啊。
砂名:我,滕崎砂名。讨厌这张脸,入中学时,为了隐藏这张脸,买了这付大眼镜,把刘海放了下来。

STAGE 1 滕崎砂名
砂名:嗯,眼镜……眼镜……
同学A:喂喂喂,有没有看啊,昨天唱歌的那个人出来了。
同学B:看了看了,那首新曲很好啊。
同学A怎么,第一次登场,水城果然——啊,对不起……え? 
砂名:啊,被看到了。(走掉)
同学A:刚才的藤崎君……平时没有留意他,所以不知道。骗人的吧?
砂名:我讨厌这张脸,好不容易隐藏到现在。却被甩了我的女生看到了,她肯定发现了。
同学B:腾崎砂名?什么?你真的决定要和他交往?
同学A:嘻,是啊!
同学B:可是上一次你甩了他了阿,“那么阴郁的家伙,谁会阿”,你不是这样说的吗?
同学A;嘿嘿,虽然是那样,不过刚才发现了东西阿。
同学B:啊,什么啊?
同学B:啊?
同学A:那人如果把眼睛摘下来的话,和偶像麻生水城很像
砂名:麻生水城的海报,可恶。看上去像一个完美的人,这全都是你害的。(踩踩踩)麻生水城,被装扮得很漂

亮的全国性的偶像。身份什么的都不明,拥有着只看一下就被吸引住的笑容的他,被称为天使。可是……
直树:你……回来之后为什么对着别人的样子猛踩啊?那么讨厌那张脸吗?好好的看一下,跟你是同一样的阿。
砂名:!#¥%……—当然讨厌啦,这张脸,就拿今天来说,……今天……
直树:你——也不想想是谁让你一出生就拥有这么可爱的脸蛋的。
砂名:啊,(被打了)
直树:真是的,应该要说感谢的话,还在那里说什么埋怨的话。笨小鬼。
砂名:遗传给自己的儿子的东西,这有什么好感谢的,爸爸。
全国性的偶像:麻生水城。原名腾崎直树。29岁,有着14岁儿子的他……
(电视:主持人:真得很可爱啊,多少岁啊?
水城:16岁
主持人:哇,看不出来啊,不是比中学生更厉害吗?)
水城:真的吗?哈哈哈哈哈。
砂名:说少了13岁。
水城:真是容易受骗的家伙(主持人)。
砂名:爸爸……
水城:说起来,砂名,你刚才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吧,说吧,爸爸会好好的听着的。
砂名:解释一下,所谓的“说把”就是“不要说”的意思。对着这种父亲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我在14年的生活中早

已领略到这一点。
[水城:啊,是啊,料理之类的我非常喜欢]
砂名:从来没有做过——呵呵,爸爸,晚饭……
直树:砂名,你明天代替我去电视台。
砂名:呃?为什么突然?
直树:因为明天要和一个讨厌的女人录节目啊。爸爸说的话当~然~要听喽。
砂名:肯定不行的吧。我明天还有考试……
直树:罗嗦!我替你去考。
砂名:呃?
直树:还是你觉得考试比自己的爸爸更重要?啊?
砂名:不是这样的问题吧?!——这么自大又傲慢,说什么都没用了……
砂名:爸爸——
直树:啊——
衫野:没问题的,今天只是轻松的谈话。打个招呼而已,不要那么拘谨哦!
衫野:话说回来,那个水城还是一点也没变,那么的任性。真是头疼啊,砂名,你真是辛苦啊。
砂名:真是很对不起。
衫野:没事没事,已经习惯了,但是不要让人家知道啦!(砂名代替水城)
砂名:哦,是。爸爸不会有问题吧,唉……
同学A:腾崎~~~一起回去吧,那个时候真是很对不起啊!我呢,从那之后,重新想了一下,和腾崎一起交往也是

很不错的,但是我不太喜欢眼镜,所以从明天开始用隐形眼镜吧。啊,也改变一下发型吧!
直树:へー?
衫野:没问题的,砂名。无论从哪里看起来,都是水城的样子。
砂名:并不是在夸奖我。
衫野:小泉,今天就请多多指教了。
泉志蕙:请多多指教。
泉的经理人:水城,小泉的介绍就拜托你了。
砂名:啊,是的。衫野哥哥,现在的……
衫野:啊,今天一同出演的泉志蕙,你可能不认识的,并不是很引人注目的孩子。
砂名:我认识她的,她的全部cd我都有,而且……
衫野:咦?想不到哦,砂名会认识她哦。
工作人员;麻生和小泉就坐在这里吧。
砂名、泉志蕙:哦。
砂名:爸爸所说的讨厌的女人是她吗?
泉志蕙:总觉得今天的麻生不太一样阿。
砂名:我到底在干什么?
工作人员:好,正式开始了——
同学A:腾崎君,昨天的事情我绝不会原谅你。
砂名:え?昨天?
同学A:不要装傻了,你难道想不起自己做过的事情吗?
(砂名回想起爸爸的话)
直树:男生样子好就行了,而女孩子要看性格的
砂名:阿。
同学A:我难得愿意跟你交往,而你认为你是什么东西啊?算什么嘛!只不过样子像偶像而已,什么优点也没有

。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的笨蛋,我才不稀罕你呢,哼!(走掉)
(一阵寒风)
砂名: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直树:讨厌性格坏的女人啊。
砂名:我才不是要问你那种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种任意的事情?那女生好不容易才愿意跟我交往


直树:哎呀,那真是可惜啊。不过那女人喜欢的并不是你哦,而是爸爸的脸蛋。
砂名:虽然不甘心,但那却是事实。所以我才讨厌这脸蛋。但是……但是……
直树:还有什么“但是”阿,好好的清醒一下吧,小鬼。(打砂名一拳)不要总是埋怨别人,要是把真正的自己表

现出来,别人都会好好的看你的。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笨蛋,脸蛋这种东西只是附属品而已。
砂名:啊,被藏了起来的是自己,(回想:要是把真正的自己表现出来,别人都会好好的看你的。)
直树:真是的,总是在诋毁人家的样子,那贪婪的家伙(同学A)吻了我呢。
直树:几点呢?快起床。
砂名:嗯?
直树:工作啊,快点准备。
砂名:え?
直树:啊,今天是第二天(指与泉志蕙第二天一起工作),你代替我去工作。
砂名:还是那样。昨天那样子,今天还是要我来工作啊?无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ち,一点胜算都没有。无论怎

么说就是最会利用我这种脸蛋。
砂名:是这里阿,咦?没有经理人的?爸爸明明说在指示牌前面会用工作人员在等的啊!这样子吗?啊——小泉

小姐。
泉志蕙:早上好,今天谢谢你约我来这里。
砂名:え?啊?(回想直树的话:好好的做啊)啊——
泉志蕙:麻生桑今天好像又和平常不一样。
砂名:え?那个……前一阵子你在电视台这样说,可能我有点奇怪吧?
泉志蕙:并不是奇怪,反而觉得虽然好像不太可思议。但总觉得很好。
(砂名摘下眼镜)
泉志蕙:啊,在这种地方把眼睛摘下来的话,会被别人认出来的。
砂名:没关系,有一些话一定要跟你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去喝点什么吧。
泉志蕙:嗯。
路人:喂喂,看看,那不是麻生水城吗?啊,水城——(一阵尖叫)
砂名:那之后,游乐场变得很乱,而我却不知怎么的觉得很幸福。
直树:喂,怎么样啊?把自己好好的表现出来了吧?
砂名:是那样子啊,爸爸,原来是那样。爸爸是为了我而……
直树:我想你也不可能不说拉,而且周围都是我的作品。那样子的话,从明天开始,你就是麻生水城。
砂名:为,为什么啊?
直树:那就好了,那样的话不就可以和她第三次见面啦。
砂名:才不好呢!
直树:为什么啊?
砂名:“第三次”不是很奇怪吗?
直树:是你想得太多了?你想做什么?小鬼就是小鬼。
砂名:才不是呢,爸爸,都说不是啊。
直树:你看,脸都红了,你看你看。什么,难道把我的事都揭穿了?你这混蛋。
砂名:果然不能小看这个人。
同学:哇,厉害啊。腾崎是第一阿!
砂名:哇,真的不能小看啊,她是什么怪物啊,这老爸。
砂名:爸爸——
直树:啊——
砂名:呵,婴儿是从哪里来的啊?
……
衫野:终、终于来了吗。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喂,直树,怎么办?
直树:……衫、衫野叔叔大概知道……
衫野:呃?啊,哦——不要逃避啊,你。别推到我身上来。而且,干吗要叫“叔叔”?
直树:不好吗?不好吗?把真相从头到尾直接告诉他。啊?
衫野:你、你这个笨蛋……
砂名:呃?
衫野:啊,砂名——你自己回答。我不知道。
直树:很好不是吗?我要说了啊!
砂名:爸爸、爸爸,婴儿是从哪里来的啊?
直树:好!砂名,好好听着哦。婴儿是……
砂名:婴儿是?
直树:婴儿是……
衫野:直、直树……
直树:婴儿是……
衫野:真的要说吗?要说吗?对这个像天使般纯洁的砂名说吗?直树
直树:……是、是鹳鸟(鸟类的一种)先生带来的……
砂名:啊~~~原来是这样啊
女同学A:え?麻生水城拍的电影,不会吧,什么时候啊?好想看啊。
女同学B:我看一下,预定于明年的春天公演。
女同学A:哇,大制作阿
砂名:爸爸要拍电影啊?
女同学A:女主角是谁啊?
女同学B:是泉志蕙。
女同学A:不会吧?
砂名:啊,是泉志san啊,他们会做什么样的角色呢?
女同学B:听别人说会有kiss的场面啊。
砂名:……
女同学A:什么?泉志蕙那家伙好恶心啊,为什么要那个女人啊?
砂名:爸爸,爸爸。
直树:zzzzz
砂名:喂,快起来,爸爸。电影……听说爸爸和泉志san一起拍电影……
直树:啊?
砂名:听说……在电影里面……爸爸和泉志san……
直树:原来如此啊,也就是说。你为了那么无聊的事情,把我珍贵的睡眠时间破坏掉了。
砂名:……(被打了)
衫野:水城,来接你啦。哇,砂名。
直树:真是的,现在那种kiss的场面并不是罕见的事情啊。
衫野:喂喂,水城。虽然了解砂名的心情,但这也是因为工作而已。
砂名:但是……
直树:おろおろ~~难道是嫉妒?
砂名:不是那样子的,并不是那样子的。
衫野:喂,水城。难道砂名tyan和蕙tyan在交往吗?
直树:嗯,应该是的了。不过即使在交往,也做不出什么啦。
衫野:但是砂名tyan终究是男生啊。
直树:即使有空在那里烦恼,也不像是有时间和女生见面的啦。
衫野:は?你在说什么啊?
直树:是真的哦。(砂名)就像某个人一样。
泉:唉。
泉的经理人:麻生就快进来了,准备好了吗?
泉:嗯,准备好了。
泉的经理人:没问题吧?
泉:嗯,没问题。
泉的经理人:啊,是这样啊?
泉:啊,是这样啊?
(回想)
泉的经理人:有KISS场面怎么样?好不容易才接到这份工作,就不想拒绝。不过要是志蕙不想的话…………
泉:不要这样说啦,はやださん:那只不过是工作而已。
(回到现实)
泉:是啊,工作,工作。
泉的经理人:啊,麻生已经来了。志蕙赶快和麻生打招呼吧。
志蕙:是,啊,今天……请多多指教。
麻生:请多多指教。
志蕙:啊,怎么办。总觉得现在的麻生和砂名很像啊。
导演:那么,麻生君先进来吧。
麻生:是。
导演:第三十二场,cut 2,track 1,准备好。开始。]
泉:从砂名那里听说他们是父子的时候真的事难以置信。
麻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种事一点也不……
泉:是父子啊——
导演:cut,麻生君,泉san。休息一会。
麻生:真无聊!
泉:那个……我有话想和你说,可以吗?
麻生:可以啊,什么啊?
泉:那个,我有个请求,想请叔叔你……
麻生:叔叔?
泉:阿,啊,对不起。那个,虽然有点唐突,但是我真得很像联络上砂名san。
砂名:泉san
直树:竟然有女生来约你这个小人物,真是很好的邀请啊。真得很有型阿。
砂名:我也很想去见她,但是……
泉:砂名san?砂名san,有什么事吗?好像不太精神似的。
砂名:啊,没事,对不起,你说什么啊?
泉:啊,没关系,今天很谢谢你,要是一开始了拍摄的话,就没假放了,(有你来陪我),真得很高兴。(想:

泉san到底认为我怎么样的呢?还有爸爸,唉……不行。)
泉的经理人:志蕙。
泉:什么事?
泉的经理人:你……
社长:麻生水城和泉志蕙热恋,啊,是头条啊,对于你来说真是少见的负面新闻啊,水城。
麻生:啊,啊,啊,真的哦,真头痛阿。
社长:不要装傻了,反正这个不是你吧?好,反正又不是什么难办的事。你们好好的处理它吧。
衫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泉的经理人:志蕙,你要去哪里啊?
泉:麻生san,麻生san。我一定要跟他道歉。
泉的经理人:别傻了,现在要是再和他见面的话一定又要出什么事了,暂时现在除了工作之外,你连说话也不要

和他说了,记得哦。
衫野:正如社长所说得那样,这种事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被淡忘的。对于你来说倒没什么,但对于泉san来

说,就比较惨了。什么?骗人的吧?骗人的!泉志蕙和麻生水城?别开玩笑了,那个丑女人!
砂名:都是我害得,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泉san,爸爸对不起。
记者:泉san,你和麻生san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泉san,请回答吧!………


衫野:今天是第三天了,不管他的话,就会自动平静了,要是泉san能像水城那样面露笑容的话就好了。在这娱

乐圈的生活里,她也算是蛮厉害的了。
砂名:啊,是那样啊。
衫野:并不是砂名tyan你的错,打起精神来吧,没问题的。之后有什么被描黑的话,就交给水城处理就行了,对

吧?。
直树:为什么?啊呀,快快走吧,衫野。
衫野:虽然在砂名面前说了那么好听的话,但是看起来,她更难办啊。你看,连她的fans都向她本人质问了。唉

,果然是年轻人啊,可是怎么会有那么多fans支持你的呢?
直树:因为受欢迎阿,十分十分受欢迎。啊?
衫野:怎么了,水城?水城——
直树:你看窗外。
衫野:志蕙tyan又被人围住了。
泉的经理人:志蕙……你的头发被弄断了。对不起,我在开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
志蕙:不是啦,はやださん,我刚好也想把它剪掉。
泉的经理人:志蕙。
泉:我到外面一下。
砂名:我是腾崎。
泉:我……已经……痛苦的(受不了了)。
砂名:……(我对泉san说不出什么话来)
麻生:啊,在干什么啊?志蕙san。
泉:啊?
麻生:已经开始拍摄了。
泉:我……我已经……
麻生:唉,早晚都要这样的话就不要在给我添麻烦的时候要我帮忙,只要想着小人物只不过是眼前的小人物就可

以了。
砂名:今天是那一个场面的拍摄的日子,不想看到,不想看到,不想看到。但是……kiss?
导演:好,cut。麻生君,辛苦你们了。
砂名:泉san,在电影里跟爸爸……
衫野:砂名tyan呢?
直树:我怎么知道?好象刚才出去了。
衫野:喂,没问题吧?这两三天砂名tyan的样子都好像怪怪的。难道在那一场戏之后,你还对泉san……,三十岁

的老爸追十几岁的女孩子,太糟了。而且还是儿子的女朋友,怎么能擦出爱的火花呢?
直树:我才对小鬼没兴趣呢。
衫野:说起来,从以前开始你就只喜欢比你大的人的哦。
泉:今天,突然间叫你出来很不好意思。
砂名:没关系。
泉:前一阵子,打一个怪电话给你,真的对不起啊。在那之后,还给麻生添了麻烦,惹他生气了。不过那个时候

,被他那么说反而更好,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虽然他的话很伤人,但实际上麻生肯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砂名:啊,啊,是啊,怎么说爸爸也是个十分可的人(我在说什么啊)对于女孩子来说,遇到像爸爸的人(不要

说了,再说的话……一定会喜欢上他的吧)。
泉:不……不是的。
直树:喂,砂名,你竟然这么心疼,这么在意这件事啊。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有没有见过外面的评论啊,真是

的。你明天代替我去拍最后一幕。你自己收拾好和那女人的事,记住啊。
砂名:爸爸。
导演:因为是高潮部分,你们两个要好好的做啊麻生就只说一声“再见”就转身走,泉san就没有办法的样子,笑一

笑,埋怨一下。记住了?那么,第32场,cut 9,track 1准备好,开始。
泉:啊?
泉的经理人:嗯?志蕙。
衫野:砂名tyan?为什么?
砂名:再见。(不行,不能回头,现在如果看到泉志蕙的话,一定会哭的。)啊?泉san?在哭?
泉:我……喜欢我吗?
其他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砂名;喜欢。(在这之前,我们俩之间这句话一次也没说出来,跟我感觉到的一样。她也可能是不安)对不起。

(我不知道爸爸叫我来拍着一幕戏有什么目的,但是还是不能小看爸爸)
砂名:爸爸给我电影票真是太罕见了。
(回想)
直树:来,给你那电影的电影票。让我去看那无聊的电影,简直是受罪。当然我去的话,都是在那里睡觉的。那

么你要看得开心点哦。
泉:砂名san,对不起,我迟到了。
砂名:没事。不过想这样去看自己拍的电影。总觉得怪怪的。
泉:啊,那场戏好像是制造出来的哦!
砂名:えーー?
泉:不赶快的话,就要开始了哦!医院中,砂名刚生下几天后。
直树:麻生水城
砂名:哇哇哇哇
社长:原来在这里阿。已经生下来了。作为养育的话,十年就差不多够了。哪怕你有多厉害,只有十五岁的你,

要一个人抚养一个小孩,怎么说也没可能办到的。很快你就会和那个小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然后……那样吧

,那小孩小学毕业后你就在我的地方工作吧,为了还债。
直树:两年之前……
社长:从那时之后已经十二年了,约定之日了。你就从我的事务所中出场吧。至于艺名的话,你要是没什么想起

什么名字的欲望的话,我这边会安排的。那样的话就用原名吧,我不介意的,那就随便……
直树:麻生水城。
社长:嗯?你喜欢吧?想不到是女儿的名字。
直树: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成为了“麻生水城”了。不,可能是从十四年前那一天开始的。麻生水城,不要忘记了

,那是你他的名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