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对于一个毕业了十年的人来说,时光总是匆忙。

对于一个工作了十年的人来说,校园就是天堂。

十年是3000多天,是70000多个小时,是4000000多个分钟……十年还是一瞬,眨眼间男孩变成了男人,一个变成了二或三人,懵懂的小子变成了社会的中坚力量。从二十岁到三十岁的跨越,是人生的一次过山车,变化的最强烈,速度感也最刺激。这组照片来自十年前,来自一台老旧的单反相机,来自一所普通的大学,来自一段对人生来说最美好的时光。

据这组照片的拍摄者朱晓松回忆,这些照片拍摄于19961997年间,那两年也正是他大三、大四的时光。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突然爱上了摄影。家人赞助买了一台当时的名牌相机——孔雀牌单反相机。对于没有数码的年代,单有台相机是无法搞摄影的。于是,他背着家人偷偷跑到校外卖血,买来了镜头与胶卷,开始了他的摄影爱好之旅。

于是,他记录下了每名大学生都曾经经历过的校园生活点滴。入学时的紧张激动,军训时的疲倦与兴奋……离家在外的大学时光,似乎每一天都充满着新奇与发现。学子们曾在树荫下乘凉,谈着将来的理想;也曾牌局鏖战到凌晨,度过周末的时光。学英语,学电脑……学所有能为将来踏入社会增加一点筹码的知识,当年的辛苦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颇为充实,即便是毕业答辩时教授们那严肃的面孔也显得非常亲切。

1997年香港回归的日子,朱晓松和同学们迎来了毕业的日子。几个还没走的同学都呆呆得坐在空荡荡的寝室里一夜无眠,脑中依然是白天送别时挥起的手臂和眼中的泪光。那些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那些同桌的你,四年的同窗生活,转眼间天各一方,如今那一幕依然历历在目,可已过去十年时光。

这组照片最该让人珍视的是它代表的那段难忘时光和真正的记录。从技术层面上看,这照片有太多不足,甚至连最基本的清晰都有所不足。但这些又微不足道,当认识到这影像是卖血换来的胶卷,是蒙着棉被把宿舍当成暗房的产物,就一定会会心一笑。十年前的照片在眼前渐渐朦胧,我们的思绪坐上了时光机回到了十年前的彩色校园,那一切真实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