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叉问我,你是长胖了吗,怎么你那么写。

我还好——已然胖成这样了,还想怎样?我只是在扬州被生生羞辱了。

小宝陪了我一整天,第二天还要陪,我骂着她去上班了。哪能因为宝妈来就不务正业。于是第二天一早吃过早茶,小人家去上班,我就……回楼上补觉了。

关于早茶,还有一个旅店的故事。到那天本来住的是汉庭,结果第二天等睡到自然醒已是十点过,去怡园喝茶,人家已然收市。于是立马当机立断住进怡园——这样早上穿拖鞋就可以去楼下吃早餐了。别骂我懒,是扬州人民太勤劳,六点所有茶楼都开了,十点收。

扬州早茶,最著名的就是那几个春,富春冶春共和春,此外就是怡园。于是那天早上7点,我和小宝打着哈欠下楼,进门一看,好家伙,满满一堂人,扶老携幼阖府统请地出来吃茶。茶社是扬州市民的社交场所,市声喧哗,充溢着啊呀你好你好乖乖龙的个东小孩这么大了……之类之类。一大早就开始社交,扬州人民的生活真是精神抖擞积极健康啊!

对比之下,我就像抽鸦片的,打着哈欠等小宝把茶啊包子啊拌干丝啊等等端将过来。老实讲,我已经很少吃大肉包子这么结实的食物了。五丁包子一口咬下去,酱汁流油的,有点腻——可是真tnnd正经不错!尤其是笋丁香菇丁,笋丁清脆是应该的,香菇丁吸饱汤汁,腴而不郁,嚼之很有后味。吃两口包子喝一口绿扬春,清茶解腻,美!当然更美的是烫干丝。比之大煮干丝,我更喜欢烫干丝——怎么个好法儿呢,我这“中华小当家”都词穷了,自个儿去扬州吃吧!

呃,总之吃完早茶我还困,宝去上班我睡觉 。睡醒一看十点过,溜溜达达出门啰。

结果在来鹤桥上,我就碰见了卖减肥药的。小伙子一径跟着我撵,我心头滴血面不改色往前走 ,那孩子就小广告直逼到眼前来,“大姐看一下,看一下嘛,你自己不用,也可以给家里人用嘛!”好家伙,连我家人都一块儿侮辱了!我的心情……当即做打油诗一首,“人言湖比钱塘瘦,我到扬州恨己肥!”回来学给大家听,结果joey大茶迅速搞了一个上下联,比我言简意赅多了。joey:瘦西湖;大茶:胖一玛。
nnnnnnnnnnnnnn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