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每次的出行,我都把它当成是恩赐。我始终对不同城市食物和空气的陌生味道抱有浓厚的兴趣,即使要在零下七度的寒风里围着围巾东看西瞧,也一定要吃到无法复制的味道。

出行构成了这一年的主旋律。其实出差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每一次都莫名的兴奋,行动力的细胞在这个时候异常发达。尤其在飞机离地而起腾空而起的一刻,彻底爱上逃离和自由的快感。

这是不安分么?也许吧。就算是在北京也是闲不住,宅不到一天就要把自己翻出来晒一下,不然立刻发霉。好在我只要求自己的细胞常换常新,身边朋友可别离离散散。所谓人生,不就是和那些事、那些人相遇的过程么,跟离散没有半点关系。

工作继续。适应了变化,继续着冷静——或者别人眼里的冷漠。只是对工作的爱总是无法嚷嚷,也不知道这样慢热是不是该检讨哇?还好,有个大家的金融危机,可以嚷嚷可不是我给上市拖了后腿。

生活继续。回家两次,爸妈来北京一次,自己出行数次。想来去年跨年,刚好也在外地,所以这次,也算完美开始。那就这样吧。2009,给我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