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久到已经忘记了上次光顾是
何年何月。
        对自己也很失望。
        年年都这么过下去,却从来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么艰难。
        四月,请了已经七年没用的探亲假飞到广州探望久病的
母亲。20多天的时间,只能用猛做家务活的方式尽一点孝心。
        四月底返回,主任布置一个选题让我采访。做了关于白
血病儿童的系列报道,深刻体味了生活的残酷。当年仅五岁
的孩子在手术台上嚎哭惨叫着接受每两个月一次的极其痛苦
又不打麻药的鞘注治疗时;当最后,有人把两万元的捐款交
给那个年仅一岁四个月却身患白血病的孩子的父亲时,当他
双膝跪地,一个头磕下去时,我的眼泪无法控制,总是在瞬
间冲出眼底……
        汶川地震,震中离我出生并生活了很久的汉旺距离不过
30公里。虽然远在合肥,但是当时身处16楼被剧烈摇晃的心
惊胆战的滋味更是让我深刻体味到地震的可怕。接下来,每
天守在电视机和电话前。担心、流泪、焦虑……电话那边的
儿时好友始终联系不上,东汽厂几乎夷为平地。就在我几乎
放弃的时候,好友终于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一家都安好。煎
熬的五月就这么过去了……
       六月,被心脏病折磨许久的母亲终于来到合肥准备接受
治疗。为他们租房、打扫。找关系,联系最好的医生。万事
具备,以为略一检查之后,就可以开刀移植人工心脏瓣膜了。
谁知这一检查,才发现母亲的肠道有很大问题,长期腹泻、
便血,一直当痔疮和慢性腹泻。这次结肠内窥镜才发现,竟
然在结肠里面长了两个肿瘤。
        下一步怎么办?必须瞒住母亲。让满怀希望的她在不知
情的情况下,尽可能多活几年吧。如此残酷的欺骗,同样让
我感觉到人生的无常和残忍。希望70岁的老父能顶住压力。
        开始矫正牙齿。儿时没有能力和这样的技术。让我终生
为此抱憾。只是没想到矫正器带上以后会这么痛苦。满口牙
齿没有一个不疼,没有一个不酸、没有一个不胀。无法咬嚼,
无法吃东西。因为咀嚼的力量让你的疼痛几何倍的增长。而
这样的痛苦我必须承受3年。
       2008,你还有什么要我承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