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任务是从乌鲁木齐一路开往巩乃斯林场。由于修路的关系所以绕了远路,花了整整15个小时才抵达。调整时差的任务从今天开始,在新疆当地,由于用的是北京时间,可晚上太阳落山却是在将近10点,所以当地人将三餐自动延后了2个小时,2点钟吃午饭,8点钟吃晚饭。当然,我们一路上晚饭都是9、10点钟才吃的。

  沿途经过了很有名的吐鲁番——达坂城之间的大风带,风是真心大……在乌鲁木齐时只要短袖Tee加一件防晒外套就足够,在这里下车休息了2分钟就被风吹得冲上车扒出了冲锋衣……在小草湖休息区,看到远处的山,直延伸到地平线消失点的公路尽头,天高云淡,风呼呼地吹,西北大地特有的苍茫大气扑面而来,令人心情疏朗开阔,却又带着一点微妙的寂寥。  

image

路上的风景

  在这一天的路上,有了第一次野放的体验,也有了第一次上旱厕的经验(之前去敦煌完全是跟着阿姨大叔的舒适型旅游团,竟然完全没上过旱厕真心神奇啊)。要说此行中,仓鼠病患者带的最最有价值的一件东西,非口罩莫属。其实西北的旱厕,比起那些管理不善的水厕来说,其实还更干净更好下脚一点,最关键的无法忍受之处在于气味,因此戴上口罩,尤其是喷过柠檬精油的口罩,就完全不担心了,强力推荐所有要去新疆和西北地区的同志们带上口罩啊!  

 

晚上10点多,天将近全黑的时候,抵达巩乃斯林场,住在没有洗漱卫浴的8人间毡房里。好歹这里的毡房很暖和,床板搭得比较高,外头有水龙头可以刷牙洗脸,不远的小山坡上还有个铁皮旱厕,和之后赛里木湖的毡房比起来真是好太多了!10点半,牧家乐的主人送来了热腾腾的羊肉手抓饭,米饭和羊肉一起蒸过,油亮亮的,入口微甜,十分香软。可惜羊肉老了点,不用小刀割压根咬不下来。老乡说,现在都是老羊,你们要是7月底来,那时候开始杀羊娃娃儿了,羊肉可嫩可好吃了。口水。  

image

整洁干净的毡房内部

 

林场的这夜,无云无月,北斗七星一眼就能看见,是绝佳的观星机会。发电机半夜停止工作后,漆黑的夜里,繁星满天简直闪瞎人眼。只是外头实在太冷,羽绒服加上冲锋衣都让人瑟瑟发抖,找到牛郎织女后,在那个方向完全没有看到半点银河的痕迹,再想着之后在赛里木湖一定会有视野更好的星夜可观,便匆匆回了毡房。现在想来,这简直是一个超级大的遗憾。以我这种在马尔代夫可以遇到连下6天雨还附赠发烧3天的糟糕RP,下次再遇到如此晴朗无月的星空,压根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image

从旱厕的角度看次日清晨的毡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