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厦门的春天,远不似北方那般来得轰轰烈烈。

在北方,经历一冬萧瑟,光秃秃孤零零的枝头上,忽至的春风吹得嫩芽像小礼花一般热热闹闹地竞相绽放,那兴冲冲的劲儿莽撞如东北汉子。亚热带的春天却不这样,树木四季常青,没有丝毫严冬的凌厉和凋敝之感。一夜春雨,还没来得及将老叶打落,嫩绿的新叶就已经早早在枝头招摇。

就像植物越冬,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的成长也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破釜沉舟,一种是潜移默化——但无论方式,总之,下一站就是生机盎然的春天了。”

前几天给某企业内刊写的刊首语就是这样写的开头,因为上班的路上刚好看到满地被雨打落的洋紫荆叶子,像苹果的形状。

街两边一树一树的洋紫荆花从去年秋天一直撑到现在也不败,而木棉花也开了,那么大朵的花,风一吹就从高高的树上重重地掉到地上。接下来就是一年开两季的凤凰花,四月一季,大学开毕业典礼的六月一季。然后是奶黄色的能引起人食欲的鸡蛋花,一直到十月份夏天彻底结束。当秋天开始的时候,洋紫荆就又开花了。

毕业出来工作将近一年,回想起来却会觉得学生时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样,然后想起《H&C》里的一句话:变化悄然而至,所以谁也没有察觉,不……也许只是谁都不想察觉。

晚上下班躺在床上把漫画又重新翻了一遍,以前每次看了都会觉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那些句子和画面,现在再看只觉得心有戚戚焉。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快乐,知道,但不知道要怎么办。

现在的生活未尝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是人总是不容易满足现状,这无疑是自寻烦恼;

希望身边的人可以成为自己所理想的那个样子,故意忽略事实上谁都没有那么坚强,这也是自寻烦恼;

……

前两年的春天最喜欢听的一首歌是许巍的《时光》,很有阳光质感的一首歌,听着就让人觉得心情也一样春光明媚。其实想想许巍一直也挺不容易的,幸好他的才华和努力大家也都一直看在眼里,去年那张四年磨一剑的《爱如少年》着实扬眉吐气了一番——有用心和没用心的音乐其实一听就能听得出来,虽然现在大家的耳朵都起茧了,但心脏毕竟还没有麻痹到那种程度。

生活中总要有几个一直都有所追求有所坚持的人给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点信仰,让我们知道自己起码还生活在一个挺美好的世界。

至于成长,我想大部分人的成长方式还是像那些亚热带植物一样,无声无息,悄然而至。没有惊天动地的经历和醍醐灌顶的大彻大悟,每一点点改变或者说所谓的“成长”都是在或轻或重的摔倒、碰壁、摸爬滚打中留下的或深或浅的烙印。并没有觉得今天的自己跟昨天有什么不同,但有一天一觉醒来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忽然间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