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也不全是不好的》后续番外,给大亲友葱田总司君的生日礼物。

游戏醒来时,稍微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身边是空荡荡的。他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确认海马濑人已经离开了。游戏微微有些失落。
游戏这次是在旅行中突然回日本的。停留的时间很短,说白了他其实就是来见恋人的。濑人也很给面子的放下工作来陪他。以前每逢这种时候,早上濑人都会起得比较晚,也正好给游戏留下做早餐的时间,今天却在游戏还在熟睡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两人昨夜还温存了很久,更让一切显得很是反常。他想了想,抓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濑人倒是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你起来了吗。”
游戏注意到濑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
“出什么事情了吗?”
“只是临时有个合同要谈,所以提早来上班了而已。你是坐晚上的飞机走吧?到时候我来送你。”
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游戏皱起了眉头。能让那个做事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的海马濑人感到“突然”的,一定不会是小问题。但每次这种时候,濑人总是不肯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游戏叹了口气,翻身下床。


海马濑人挂掉电话,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手中的那份文件上。
那是一份和M公司的合同。对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立了也不到十年,连被称为KC的合作伙伴的资格都没有。合同中所涉及的项目不算大,资金量也不多。对方要求就合同上的事项的安排开个商谈会,时间定在下午三点。KC社长正式被矶野的汇报电话一大清早吵起来的。然而这些都不是他急匆匆扔下游戏赶来上早班的真正理由。
矶野推门走了进来。海马濑人抬头问道。
“结果出来了吗。”
“是的。确实是我们公司的印鉴,并非伪造的。”
“哼。是吗。”
他用鼻音轻笑了一声。这个结果并非在意料之外。如果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拆穿的造假,对方也不敢拿到他面前来。
虽然合同上KC公司的印鉴是真的,但是合同的内容却是在一个月前就被他否决了的。这是对方用了什么手段伪造的合同。毫无疑问,对方手里现在也有一份一样的。
“连资金量都比以前的提案减少了三分之一啊。”KC社长嗤笑道。
“就是这点我不明白,”矶野发问,“照常理,既然能弄到印鉴,为何不趁机多捞一些,而是相反地减少了呢?”
“那是因为对方希望这样一来,比起全力追查这件事,我会更倾向于就这么接受下来。”要是让游戏那家伙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嘲笑他们白日做梦吧。濑人将合同放回桌面。
“矶野,倒杯咖啡给我。”
矶野应了一声就出去了。KC社长看着下属的背影,暗自咬牙。
敢对我海马濑人做出这种事情,竟然还指望我就这么算了?!

矶野端着咖啡进来的时候,KC社长的手指正在键盘上飞速弹奏着。他把咖啡放在桌上,好奇地喵了一眼屏幕,只看见层层叠叠的窗口和快速滚动的字符串。
“我们的印章上有特殊的保密系统。如果拿出我的办公室的话一定会触发警报的。”
KC社长停下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解释道。
“但是我查过记录。最近三个月内,没有任何问题。原本这个系统也非常复杂,是由三个环节互相嵌套而成的,想做手脚的话,必须要同时应付三个连锁报警系统。这样想的话,果然还是。”
“……是拿进了办公室来的吗。那应该会被摄像头拍到。”
“就算被拍到,也肯定早就删除掉了。狐狸尾巴岂是那么好抓的。”
“可是……”
“我们的保密机制非常严格。”他停了一下,说道。“所以是内部人员作案。大概的范围我心里也有个数。现在就差决定性的证据了。”
矶野看到他调出摄像头的记录。
“但是下午三点就要去商谈了吧?现在已经十点过了,来得及看这么多吗?”
“不需要那么麻烦。”海马濑人说着打开了一个软件,调整了一些数据之后,按下了回车键。屏幕上弹出一个进度条。
“因为摄像头是固定的,所拍摄的画面大部分都相同。只要用这个软件将相同的部分筛除,但看特殊的部分就够了。”
进度条缓慢地前进着。矶野注意到时不时会有一些画面被选出来。不过他的顶头上司只是默默地扫过这些被从沙堆里挑选出来的金子,一言不发。
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进度条也跑了百分之七十多。就在矶野看得都想打瞌睡了的当儿,海马濑人突然有了动作。
“找到了?”
矶野仔细地盯着显示屏,但却没看出什么异常。
“如果说找到了被删除的痕迹也在你那个问题的涵盖范围之内的话,那么,是的。”
“……这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刚才数据处理的速率不正常。这是数据被替换掉时才会出现的状况。”
“被替换了的话,原本的数据就不在了吧?”
“普通情况下是这样。但这个数据库的算法是我特别设置的,资料一旦写入后就无法再修改,所以对方所做的其实只是改变资料的读取路径罢了。”他看了一眼矶野,又更加详细地说明下去。“把整个数据库比做一幢大楼的话,每个分散的数据都像存放在小房间里的货物一样。通常情况下每个房间都有属于自己的门。原本你打开这扇门,看到的应该是A。但是他现在修改了门的位置,让你看到的是B。原本放着A的那个小房间四周都被水泥糊上了,因而在视野中就有如消失了一般。”
“这么说还是有办法取回来的?”
“没错。不过,每个人写的程序都会带有自己的烙印,换句话说也就是有使用偏好。只要看清对方这个偷天换日的方法,就算不看录像本身,答案也自然能浮出水面来。”
他之后就不再说话。矶野看着他闷不吭声地快速检查着被修改过的源代码。这个繁复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才结束。矶野看到自己上司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知道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不过KC社长这次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他叫开发部的山村淳一过来,又叫人送三人份的工作餐来。
山村可以说得上是KC开发部的老前辈了。KC开发部是个只有精英才能存活的地方,能成为前辈,实力是不可否认的。海马濑人平时也很赏识他。在听到这个名字从社长嘴里冒出来的时候,矶野甚至产生了“社长也许不是因为盗印事件叫他的”这样的想法。
但是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山村过来以后,三个人便一起在办公室里吃饭。一入座之后,山村就开口问道:“社长找我来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吗?”
海马濑人笑了笑。
“只是吃个便饭而已。顺便也想听一下你盗用公司印鉴的理由。”
山村的身体立马僵直了。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
“果然不愧是我所敬仰的社长。这么快就发现了啊。”
“是因为缺钱吗?”
“不。我对您开给我的报酬非常满足。”
“那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说来听听?”
山村坐直了身板。
“实不相瞒。最近我渐渐感到工作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也许确实是年岁大了,该退居二线了吧。社长您不仅是个技术上的天才,在经商和人事管理上也同样出色。我并不担心退下去的待遇和地位问题,但是……”
他叹了一口气。
“在自己向时间低头之前,想要向社长您挑战一次,就是这样而已。我一直,不,不仅是我,在开发部的大家也都是把社长您当成自己的目标来追赶的。自己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呢,我想要确定一次。虽然输了,也算是能了却我的心愿。伪造合同的事我会出面作证的,证据我也都已经好好留下了。不管您对我做出什么样的处分我都愿意接受。”
“处分的问题先搁置一边。下午三点我和M公司有个商谈会,你也一起去吧。”
山村平静地点了点头。两个人的话题很快转向了正在开发中的新项目,并且在技术问题上说得不亦乐乎,倒把一旁的矶野看了个目瞪口呆。
吃过午饭后山村就留在社长办公室等着。海马濑人正在处理文件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听铃声就知道是游戏。濑人犹豫了一秒,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
“下午陪我吧。”
濑人沉默了一阵。他盯着桌上的假合同,反复考虑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时间地点?”
“二点在海马乐园的青眼雕像下见吧。顺便把那份伪造的合同也带来。”
濑人愣住了。他用锐利的眼神扫向矶野,后者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矶野告诉你的吗。”
“不要责备他。是我逼问他的。”
KC社长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
“知道了。等下见吧。”
他挂断电话,看向两位下属。
“下午的商谈会我不去了。山村回开发部继续工作吧。矶野拿我的便装给我。”
虽然带有疑问,两位下属还是乖乖照办。濑人又打开电子邮箱,准备亲自写信函给M公司告知此事。这时他才注意到对方就在不久前也发了一份邮件过来,打开之后发现对方要求取消下午的商谈会。KC社长心里一惊。
“山村,等一下。”他叫住正要出门的山村。矶野也朝他投来疑问的目光。
“M公司主动取消下午的商谈会了。你知道原因吗?”
“什么?”山村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不应该啊……盗用印鉴的事情是我一手操作的,他们在公司里并没有耳目才对。没有道理会知道已经被拆穿了啊。”
“也许是他们自己心虚取消的。”矶野猜测说。KC社长摇了摇头。
“也罢。这样正好。”


时间总在心情好的时候过得飞快。正因为如此,美好的事物才总是让人无比留恋。
明明是在游乐园的约会,两个人却在广场的茶座里消磨了大半个下午。比起亲自去体验一下,海马濑人更喜欢看孩子们享受自己的新奇创意时露出的纯真笑脸。
也许是因为他不曾有过这样的童年。
经历过残忍的人才懂得温柔的含义。海马濑人是个有着这样的温柔的男人,武藤游戏十分清楚。
所以才更让人想逗他一下。
不知不觉就到了日斜天边之时。游戏拉着濑人去了乐园湖边的草坪上坐着,说是视野好,适合看日落。
两个大男人看什么日落。海马濑人在心里想。又不是泡女生。
不过游戏完全不管这么多。他说要去买个东西就跑掉了,过一会儿手里举着一架纸飞机回来。他得意洋洋地把它拿给濑人看。
“这是?”
“最近新流行的小玩具哟。两侧的机翼可以插进纸片,所以可以把情书啊许愿签啊之类的插在里面。然后再按下开关,让它飞出去。升到高空中的时候装在机头的引火装置就会启动,让飞机燃烧起来。据说纸片被好好的烧掉的话,上天就能听见你的愿望,说不定会替你实现哟。”
“又是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吗。真有你的风格。”濑人不屑地说。
“合同带了吗?”
濑人拿出那张纸递给游戏。游戏很认真地将纸的上半部折出尖角,插入飞机的左翼,然后自己拿出另一张纸来,照旧折好插到右翼。濑人连看都不看一眼,任他折腾。
弄好之后游戏把飞机强塞到濑人手里。他的恋人皱起眉头。
“这种事情你来就好。”
“不行,一定要你亲手做。”
游戏抓着濑人的手腕将他从草坪上拖起来,然后绕到身后去从背后抱住了他,左手环在腰间,右手把濑人拿飞机的手包裹在掌中。
“你在干什么!周围还有人!被看见了怎么办?!”
“那你还不快把飞机飞出去?”
迫于无奈,濑人只得借着风力将飞机推了出去。游戏很守信地立刻放开了他,满意地坐回浅草中。濑人也在他身边重新坐下。
有一小会儿两个人都没说话。晚风带着湖水的气息吹拂着脸颊。濑人放松身体,任目光随着纸飞机在天空中飞翔。
一瞬之间,纸飞机的摸样突然清晰起来。机翼的尾部,4个滚圆的印章鲜红得耀眼。濑人猛然惊觉这是一模一样的两张纸。
胸口有什么东西在左冲右闯。他从草坪上一跃而起,想去把飞机拿回来,却发现手腕被拉住了。濑人低下头,正看见恋人颇为玩味的笑脸。游戏甚至还冲他眨了眨眼。濑人感到自己脸红了。他赶紧转过头去看着纸飞机。
纸飞机已经飞到有些高的空中。就好像到了命运的一刻般,机头开始冒出火光来。
夕阳正在天边放出最暖色调的光芒,连附近的天空也层层尽染。那暖橙色一圈圈镶嵌着,直连半边天也溢满了。天空的尽头被些微的云霾围住,使得视野里混浊着几分暧昧的朦胧。鳞片般的云朵折射着光晕,变幻出深浅不一的晚霞来。过了天顶,这半边却是一派清淡的蓝,被丝丝白色点缀着,间或透出些暗夜的色调来。
在这天穹之中,纸飞机热烈地燃烧着下坠。那明亮的火焰在风中自在地飞舞着,于视网膜上留下灼烧过的痕迹。
宛若天火。


完。


后记:
给大亲友葱田总司的生日文(迟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跪
前面还有段肉……没撸出来。先坑在这里以后有机会再补吧TAT
关于这里涉及到的技术部分,第一个图像筛选是基于现在的视频压缩技术口胡的。视频压缩技术是说视频前一帧图像和后一帧图像如果有相同的部分,那就把前一张图的拿出来给后一张用,这样重复的信息量就可以删去了(我是这么看到的不知道有没有误)。后面数据的部分是根据电脑硬盘上数据存储的方式口胡的。电脑上的资料在系统里删除之后,如果没有在同样的位置写入新的内容的话,虽然删除了但是旧有的内容其实还是在的,硬盘资料恢复技术就是这么来的哟~至于纸飞机,灵感来自于孔明灯(我还一次都没放过呢就不准放了我真是5555555)。
最后稍微解释一下。合同一般是一式数份一模一样的,有甲方乙方的印鉴。文里这个合同是一式两份,对家一份社长一份。社长在飞机上看到两张一模一样的纸,一边是他给游戏的那份,一边是对家的那份。对家的合同被王样弄走了所以失去了要挟社长的手段。所以这其实是一个男人默默的保护另一个男人的故事(被揍
希望小司生日快乐!社长王样也快乐!
还有如果能看到这里的你也同样有个好心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