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
一叶落醒梦中人
临窗独泣
枯藤老树
任重道远
南有乔木
恐无琼楼
作罢作罢
望远何必登高
寒舍虽僻
细水长流
流水之处
处处为峰

《我们的时代》

你的家人活得很好
你的国家
风平浪静
你的眼泪滚不出爱情

换个情况
认个倒霉

不管社会怎么操你
你都端坐如山

躲在和平与发展的大旗下
偶尔关心真实与谎言的情趣

有时也以集体的名义呐喊两声
你的胜利在胜利中微不足道
你的失败在失败中精密无间

你的灵魂高不出身高
你的肉体重不过体重

这就是你的时代
湖泊的安宁使你不安
你的欲望与风车很配

你恶臭的阴道里淌着文明
你虫咬的伤口里淌着智慧

仿佛听到一万个月亮后面,有人赞美你
仿佛望见一千个太阳前面,无人俯视你

自知之明者借语:活着,真好!

2006/07/17


《乡土祭》

于是青藤与流水
不是美丽
就是悲伤

天空死了
怎么大地都行

2006/07/17


《成人不宜》

我看到一本书
封面上写着
“十八周岁以上严禁翻阅!”

有关这本书
有的人想看
有的人没看

能确定的是
古人肯定没看过

古人都被关进了大牢

还有的古人
得了妄想症
正在挣扎着
试图赞美

2006/07/17


《之歌》

花花世界
一叶落醒梦中人
临窗独泣
枯藤老树
任重道远
南有乔木
恐无琼楼
作罢作罢
望远何必登高
寒舍虽僻
细水长流
流水之处
处处为峰

2006/07/17


《喇叭花》

小侄子绕过一丛喇叭花去买冰棒
小侄子买到冰棒后又绕过那丛喇叭花回来
小侄子没有问我那是什么花
小侄子看看喇叭花又舔舔冰棒
小侄子看我笑笑仿佛很害怕我这个叔叔

2006/07/17


《船》

可以被面包打败但绝不会是女人
可以为女人改变但绝不会是爱情

可以把我捧上天的东西
也可以把我拉下水

我的骄傲就在于
永远吃着看得见的找着看不见的

                     2006/07/18


《麻雀》

每天清晨我都会看到一两只麻雀落在窗外的屋顶上
有时我会一直等到它们飞走,才肯下楼洗脸刷牙
今天清晨下雨了,可我还是望着屋顶,很久
我希望总会有什么东西落到上面,而不是雨水
我知道这很危险,就好象我谈不上喜爱麻雀,可能
也不喜爱她们落到屋顶上为我制造的某种情绪
我只是在写这些文字之前突然想到了它,一定是中了谁的阴谋
现在太阳出来了,我望到一群麻雀落在屋顶上,像没看见一样
我还望见远处的大青山上,有一座白塔,以前一定也经常望见
白塔不同麻雀,飞不掉。有的麻雀死在上面,有的没有

                           2006/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