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号回上海。风温柔得像呼吸。20号雪中回efz。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幻觉。平常地见了几个老师。路过几间教室。在几个有记忆的地方静静呆一阵子。天台终于还是锁了。墙上狠狠的圆珠笔迹也许早已脱落。雪蓬蓬地掩盖了水泥地。一切都湮没在时间里。的确物是人非。然而没什么可喟叹。也许就是相见不如怀念。那三年不如还是封在梦里。所谓一草一木总关情,也只是有情的时候而已。

今天中午跟佳佳一起吃的饭。点得有点多,没有吃完。但是好高兴。在兴高采烈描绘当下的同时我们也故作凝重地回顾了下过往种种。有点被自己惊到。漫长的反射弧终于快要传递到返程终点。那时候真傻。什么也不怕。也许很多事情都是要很多年后回过味来,才知道它竟然如此轰烈。就让它安放吧。

下午cancel了和师父bell的文艺活动。其实也不是每个人都非得这么刻意地见一见。无槽可吐的时候尤其。佳佳说凑日不如撞日。于是电话把苗和陆陆叫出来。在一茶一座坐着发呆。往仙草里倒奶的时候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笑脸。中途得知出了普生成绩。把学分绩整个拖下去五分。整个看下来专业课还蛮好。选修课也许是不得法。whatever。慢慢来。

24号见保小姐。她说给我带了东西。很想她。就像昨天很想佳佳然后忍不住改了安排临时约出来一样。不过也就这些。也许是冬天的关系。也许只是老了。打算多宅几天。暑假那样天天嗨翻的日子毕竟只可这么一次。

想多看点书。00说书里有伟大的灵魂。这半年我丢掉太多了。年后也许八人行去鼓浪屿。穿薄衣衫踩海滩。还在安排。蛮期待。

就这些。今晚和姐姐挤小床一起睡。

贴首歌。

光 - 刘若英

想问你 是不是
还记得 我名字
当人海涨潮 又退潮几次

那些年 那些事
那一段 疯狂热烈浪漫日子
啊恍如隔世

你来过 一下子
我想念 一辈子
这样不理智 是怎么回事

才快乐 一阵子
为什么 我却坚持那一定是
我最难忘的事

越过高山和海洋
喜悦和哀伤
不是不孤单
幸好曾有你温暖的心房
还亮着你留下的光

你闪耀 一下子
我晕眩 一辈子
真像个傻子 真不好意思

可是我 在当时
真以为 你拥抱我的方式是
承诺的暗示

经过人来和人往
期盼和失望
我依然还孤单
幸好曾为你流泪的眼眶
还亮着爱来过的光

这些年 这些事
一下子 一辈子
你都度过了 怎样的日子

请答应 一件事
如果说 我能再见你一次
请让我看到的
还是
你那灿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