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我们太久没看过滋味儿纯正的港片了——香港在合拍片里被呈现的越来越红色、越来越主旋律。陈可辛都已经那么讨巧的把大革命的追忆和香港这块土地紧密相联在一起了,谁还能记起曾经作为殖民地的那个香港?那个有过华人探长、黑白两道、殖民与被殖民的血液交织着、高唱着“狮子山下”奋而前进的香港,那个有着最市井、最真实生活的香港,早已在回归后的电影里绝迹。偶尔能看到杜琪峰之流放弃大陆市场拍出的一二部港片,试图承续香港这块特有的文化土壤上最有生命力的根。于是当《岁月神偷》这部标榜怀旧的港片亮相以来,一直受到各种追捧和力荐,堪称口碑票房奖杯纷至沓来,文青聚集的豆瓣上评分也居高不下。这无疑也十足的吊起了观众的胃口。

         不知是不是因为期待过高的缘故,在整整等待了三个月后,昨天终于下载到高清版,但看过之后只觉得有些失望。毫无疑问,这电影很有诚意,但电影的精彩度远未达期待值。如果拿《女人四十》这种优秀的作品来比较,无论是刻画人物形象、叙事的流畅度、情节的感人程度都大打折扣。

         一是人物的口头箴言过于做作,比如罗爸说“做人最重要是有个顶”,罗妈说“佳一步、难一步”和“做人就要信”,都生硬的像是港剧《溏心风暴》里大妈式的金句再现。过于直白的为人物性格添加标签,没有润物细无声般让人投入的效果,反而像口号似的让人跳脱游离。类似这般用语言为人物形象增色的成功典范非常多,比如吴镇宇在《朱丽叶与梁山伯》里常常挂在嘴边的“无所谓啦”,当他讲述他颇为凄惨的家庭背景后,这句话就像一粒重炮弹让人对这个小混混的玩世不恭产生全新认识;而当吴君如告知她因癌症切除了一边乳房后,面对吴君如闪着泪光的眼睛,还是一句“无所谓啦”,其中的豁达和接受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二是情节设置太滥俗。大儿子的纯纯初恋,穷小子爱上富家女:彩虹、看金鱼、送吉他、离别、绝症……全是恶俗的琼瑶戏加韩剧戏码,而且过于冗长,几乎压榨了吴君如和任达华的表演空间,令整部影片失去了一种大气和往深处挖掘的可能。本来看到电影名称很是喜欢,想起林夕给陈奕迅写的“每晚每秒好似大盗,偷走的青春一天天变老,想追追不到”这般意境,可惜电影在描写岁月、时间的流逝感时毫无心得,几乎全都用小儿子戴着鱼缸从玻璃里看世界的眼光将时代画面一扫而过,且与剧情发展毫无关联,只是刻意加上一点时代感而已。说到最后,岁月神偷没有呈现出真正的草根阶层60年代的真实生活状态。贫穷、英人治港的政治性屈辱、动荡的时代、家庭的相互扶持、夫妻的相濡以沫、兄弟的情深……所有的元素都被集中在一起,但都是轻轻浅浅的漂浮着,缺乏独特的表现。

         三是导演和编剧的英式精英思想的体现,从根本上用浪漫、温情、怀念笼罩了全剧。大儿子是英式名校的资优生、罗家和周围的草根邻居都以此为傲并认同以语言划分阶层的殖民地现实、英国警察的苛捐杂税被轻描淡写反而同时刻画英国警察和小儿子倒背英文字母的温情、小儿子把英国国旗当做心爱物珍藏、大儿子死后的英式葬礼和墓园……太多的情节体现出的是导演罗启锐作为英式教育精英者的怀旧心态,因此有人评论说电影里的草根生活笼罩着一种中产阶级的感觉。归根到底,这并不是所有的香港草根阶层都可以经验的一次怀旧之旅。一篇港人的评论非常中肯:http://gucao.net/blog/2010/03/01/20100301/ 说到能真正拍出现实主义的香港导演,罗的这部片子距离许鞍华差好远。《天水围的日与夜》对生活的触碰和体验已经臻于炉火纯青,60岁的许鞍华对现实的感受力是细腻、沉甸甸的。到了《天水围的夜与雾》,这种现实主义真实的近乎残酷。相较而言,罗启锐的风格介乎在文艺的浪漫与现实之间,没有着力点。更令我觉得郁闷的是,任达华为什么不是凭借《夜与雾》拿到影帝的,那里面的他绝对比罗爸这个角色让人印象深刻。
          
         看完岁月神偷,让我对另一部今年超级期待的港片《志明与春娇》保持了几分冷静。毕竟这年头,看到真正的好电影比看电影难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