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Sep  2:26AM  London

嗯嗯,之前的种种,黑不提白不提了昂。今儿发生一事儿,趁着还在热乎进行中,简单记上一笔。



晚饭后大恐龙不舒服,躺下休息了会儿。瓜子儿上床睡觉后,他觉得胸口发闷,喝了杯水又躺了会儿,情况没有好转,于是要来电话决定自己打999。其实我挺想帮他打的,但没好意思说,怕耽误正事。不久前在微博上看到拨打999时和警察的对话挺好玩儿,一直没得着机会试试。


大恐龙在电话上回答问题,我慌忙擦干刚洗的头发,迅速配上简单大方的一身,并拿出他的外套。待他挂上电话,我说我这就去把瓜子儿叫醒告诉她一声。大恐龙问为什么,我说跟你去医院呀。他有点儿不屑,说,这儿救护车上的大夫就能处理,可能都不需要去医院。


哦,那跟母们不一样,咱不是没经历过么。又问他医生来了我这样子是否presentable,他说你还有时间换装,救护车得15分钟吧才能到。


15分钟,那还是救护车吗?” “This is London!”不明白为什么伦敦的救护车会这么慢,虽然怀疑这说法但没敢言语。


正想着是否该吹下头发,就听见院子外面的马路上有救护车在叫唤,挂上电话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功夫,大恐龙显然错误地估计了形势。马上出门跟值班的porter解释让他帮开大门。车进来后问porter能暂时停在那个车位上么,porter连说行行行,让我感觉他感觉事态很严重。


车上下来俩人,一男一女全制服。一进家门年轻女子就说味儿真好闻。我刚染过头发,印度纯天然香料。


年轻女子一边拿出各种仪器往大恐龙身上装、一边询问情况,现实的、历史的,大恐龙沉着应答,言简意赅。之后的五分钟内,陆续又来三人,其中一人拿着折叠担架,红绿格仿佛苏格兰呢。先到的女子给后来的一位貌似主治医的介绍情况。说到43岁时,大恐龙还更正说是44。我站在卧室门外听到直想笑。同时,脑子里一直在纠结,真想拿了手机把这场面偷偷拍下来。女子又说到,病人说他工作一直很忙、睡眠严重不足。唉,这是大夫,要来的是上级领导,我肯定会插话抱怨。一提他忙的话题,我就一脑门子官司。


有问有答的,有些我没太听懂,但从医生们的判断句式中,可以推测出大恐龙小题大作了。期间主治医还上了个厕所。然后就说去医院。


问医生我是否需要同行,他说随便、不是特必要。我告诉他如果有需要,病人手机上的favorite只有一个,就是我的电话。医生说医院能查到紧急联系人的电话……我心说,母们搬来一年都还没登记呢,一直拖着,您哪儿查去呀。


大恐龙跟着他们走出门。我送到院子里,居然看到统共三辆救护车,那阵势,啧啧。我用中文跟大恐龙说,“这些人要是警察就好玩儿了。” 大恐龙跟我假装潇洒地摆摆手说再见。



彼时是晚上10:20。之后和大恐龙通了短信,他说到医院后又做了几项检查,都没问题,于是被安排躺下等着看医生。他恰好躺在护士室外,听病人和护士对话挺娱乐的。又睡了会儿。12:20来短信说,前面还有一位病人就轮到他,看完之后医院会把他送回来。



刚刚接到大恐龙的电话,说虽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有一项检查要12个小时才能完成,所以医院把他留下了明天才放人。大恐龙说别担心。NND,不担心是耽误,这节骨眼儿上,耽误我事儿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