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不记

老向在搞理工之前是个文艺青年,那时他还处于发育期,身材颀长,脸庞削瘦,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我们经常去食堂边的地摊上蹭卖报大爷报纸看,也经常在语文、政治课上偷偷看各种小说,并且乐此不疲。

那时买书的渠道主要是小城唯一的一家新华书店,店面并不大,但生意不错。新华书店我是消费不起的,只好逢周末去站上一下午,锻炼身体,顺便蹭着看完一两本书。学校门口倒是有不定期的二手书地摊,却也不敢常常光顾。剩下的书便是借阅,有时问老向借,有时问其他人借。

老向搞理工之后,我们总有七八年没联系过了,前些日子竟然在微博上遇到,相互加了关注。老向给我看他在当当网上的最新购书单,有《民主的细节》、《百年孤独》,甚至还有一本《阳明学述要》。老向说,现在除了在当当上买书看,也在Kindle上看些书。我自己也在网上买书,也在Kindle上看书,这些都是十年前那会儿无法想象的。而这十年中,实体书店经历了另一番光景。

就在和老向闲聊的前几天,我在广州一家叫学而优的书店闲晃了好几个小时。这间书店以人文社科类图书为主打,小有口碑。虽然店内不售咖啡、不设座椅,也并未将书架设置成15度的人性化倾斜,但学而优同样开了网店,网店图书售价大致在原价的七折左右。那天店内顾客不多。一个小姑娘从书架抽出一本书,并不翻阅,只是把条形码凑到手机摄像头上。我知道不出十秒,比价软件就会告诉她这本书在当当网、卓越网上的价格。后者可能只有定价的一半,甚至更低。那天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特意办了一张会员金卡,下次买书即可享受八折优惠。

半个多月前,有新闻报道:光合作用书店因资金链断裂,部分店面遭供货商哄抢图书,关门歇业。实际上,早在2010年7月,我便亲身经历了广州三联书店的撤离。那个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广州三联购书中心店的最后营业日。冷冷清清的书店迎来了最后的扫货顾客,店内书籍凌乱,狼狈不堪。可就在三联的楼下,便是拥有四层楼面的国营新华书店,几十万种图书林立,无数顾客攒动,繁华犹如菜市。在最显著的区域,是数不尽的教辅书励志书成功学,随意一找,就立即可以找到唐骏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我问了几个有阅读习惯的朋友,发现大家也都不去书店买书了。其实在实体的独立书店中,也并非没有成功的案例。台湾有一家诚品书店,在书店定位、书籍选择、人文环境打造上苦心经营,竟在小小台湾岛内拥有五十多家分店,并且准备扩张到大陆。诚品书店总体盈利,成为无数独立书店的楷模。

在广州本地,有一家叫唐宁的书店在诸多方面也借鉴了诚品的经营之道。唐宁书店在中信广场的BACK STREET有一间店,另一间开在华乐路35号。这两间书店店面都不大,图书种类并不算多,但经过店主的精挑细选倒也有了一份文艺范儿。店内开通WIFI,布置桌椅,兼售咖啡饮料、精品文具,并不时举办讲座、沙龙等文化活动,因此凝聚了不少人气。

在电子图书、网络渠道等因素的冲击下,传统的独立书店生存日渐艰难,不得不开始转型。书店这个传统的图书销售终端,开始逐渐转变多元化的公共文化生活空间。然而这样的转型,是否能够挽救独立书店?结果仍未可知。在网上,有网友这样评价唐宁书店:书店环境很好,优雅安静,很是惬意……但个人不建议在书店买,现在网上购书很方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