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少的在这里出现。每天都写言不由衷的字。我开始慢慢去适应生活,偶尔还乐在其中。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被生活磨平、被生活同化吧。
        偶尔做做不切实际的梦、偶尔愤怒恼火像个愤青,但是你必须相信那只是偶尔。否则,我这个体制内小青年就得日日叹息、月月难过、年年痛楚。不是不痛,也不是不想痛,而是老的没力气痛了。当人越来越惧怕老,那人就真的老了。
        昨日,翻出四年前的文字。对纸兴叹,因为,根本没办法相信,那时的我写出的是那样的东西来。自己只能感慨自己的退步和不思进取。那样的青春年少,定是不会再有了。那样的挥洒自如,也定是不会再有了。
        我想念的,除了过往的曾经,还有那个原来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