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摘要:美女杂志《花花公子》的总裁休·海夫纳在美联社记者面前赞赏了一本中国民间的科幻小说翻译集《SF非卖品》的运营方式。并且表示,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地区《花花公子》杂志的发行很可能克隆此模式。
  
  来源:靠谱新闻网 www.kaopu.com
  
  全文:
  
  杂志出版业大鳄,蜚声全球的美女杂志《花花公子》的总裁休·海夫纳居然是个科幻迷,而且对遥远的中国科幻业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记者在花花公子大厦顶层的办公室内采访了这位81岁高龄的老人。海夫纳虽然已经人老珠黄,但仍然活跃在公众的视线中。最近在美国热播的午夜档电视剧"The Girl Next Door "(邻家女孩)中还与三位金发美女一起上演着生活秀。海夫纳的业余时间喜欢看小说和上网,这也是他和中国科幻的缘起。 

  “我是在facebook 上认识了一个中国的年轻人。他的网名叫做‘Wait and See, Rabbit’(兔子等着瞧,译者注)”海夫纳表示。“他说他们在进行一些世界科幻小说的翻译。由此我们开始了交流。因为我一直喜欢读科幻小说,尤其是尼尔·盖曼和罗伯特·索耶,他们是美国的骄傲。” 

  海夫纳叙述了他和这位“兔子等着瞧”的认识经过。他还为这位中国的年轻人列出了一份自己喜欢的科幻中篇的单子。在兔子确定翻译篇目之后,海夫纳帮助他寻找并核对了一些英文的原文。 

  “他们翻译的都是很好的小说。”海夫纳说。“而且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他们的发行方式。由于中国出版业限制很严格,他们就进行了民间的发放,利用网络进行宣传,并采用一种叫做‘认捐’的付费方式。这样使得整个销售过程绕过了出版商和市场,不仅节省了成本,而且使这本不太可能在中国正式发行的书变为现实。” 

  谈到对中国的了解,海夫纳说自己“像所有的美国人那样好奇而无知”。“我们小时候都以为那是一个神秘又遥远的地方,这种感觉根深蒂固,无法消除。我第一次听说中国人吃麦当劳时惊讶了好久。”但是认识这位中国网友后,海夫纳一点点转变了看法。“中国的年轻人很出色。他们有能力,勇于创新。这样的经营模式在美国也有过,但是不被老家伙们看好。我没想到在中国也有人尝试了这样的事情。”海夫纳自己也“认捐”了三本《SF非卖品》。虽然他自己看不懂中文,但是他还是想收藏一本作为纪念。另外两本他打算寄给在加州的一个私生子,他的两个孩子在洛杉矶大学加州分校学习中文课程。 

  2008年,北京即将举办奥运会,这是中国的首都历史上第一次向全世界开放。而届时,《花花公子》杂志也将准许在北京销售。海夫纳表示,他将认真思考在中国的发行方式。“传统的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虽然我们在美国可以做的很不错,但中国是个不一样的地方。准许销售的只有奥运会期间北京范围。这样我们并不能造成很大的影响。而《SF非卖品》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们正在联系中国的服务器提供商,希望能做到一种民间发行的形式。”海夫纳还说,如果身体允许,他想2008年去中国旅行。
 
  对于《SF非卖品》的中国民间翻译组织“双驼峰”小组,海夫纳表示他并不是很了解。他在facebook 上和兔子交流过,后来又认识了上海的"Mineral Man"(无机客,译者注)和旅居日本的"Ding Ding Bug"(丁丁虫,译者注)。海夫纳很赞赏这些有理想的中国年轻人。“我的年纪可以当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爷爷了,但是他们都比我靠谱。”
  
  附注:记者正在联系对“双驼峰”小组的采访,请关注后续报道。

全部为恶搞 非卖品软广告
双驼峰小组 实为双峰驼小组
尼尔·盖曼是英国人
罗伯特·索耶是加拿大人
我是靠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