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的专辑应该有多少首作品,翻看陈旧的老唱片——全本的京剧《武家坡》《四郎探母》要上十张黑胶才能欣赏完;还没有密纹唱片的年代,25分钟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要分5张碟才能听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了“专辑时代”,随着老旧的78转、45转黑胶变成现在的每分钟33转的LONG PLAY之后,现代流行音乐的专辑形式便已经成为了十首歌曲、4、50分钟左右的标准模式。无论是上世纪五零年代的猫王、六零年代的甲壳虫、滚石、鲍勃·迪伦,一直到21世纪的刘欢、崔健,我们习惯了歌手带着自己的专辑召开发布会,然后饶有兴致地向媒体介绍十首作品的概念化统筹,以及和不同制作人、乐手合作的灵感激荡……
    早年间职业歌手的专辑形式在“快乐女声”为首的选秀时代来临后彻底沦陷,选秀歌手的大量走向市场让经纪公司亦无精力人力为其打造专辑,浮躁的歌迷需要第一时间听到偶像的作品,于是三、五首歌曲的“EP时代”曾几何时主宰了音像市场。在李宇春的《冬天快乐》创造一首单曲卖出去近30万首的商业奇迹之后,各路超女、影视明星、老牌歌手、少年作家、网络歌手、娱乐圈的混混儿分别发表了自己的单曲。于是,有人提出,“EP时代”已经来临!从2004年的那几首网络歌曲创造出传统唱片业无法企及的利润开始,就有人提出这样的论调。而实际上,如果单从赢利角度出发,我们内地的华语乐坛N年以前就已经进入了所谓的“EP时代”。因为大量商业演出的需求,一个歌手只要有一首具备一定知名度的歌曲就可以活得很滋润。其中,CCTV的有名栏目《同一首歌》,就养活了不少早已经过气的歌手,算得上功德无量。以至于曾有朋友开玩笑地让人替他介绍经纪人,说自己“会唱好几首歌哩,而基本上一个歌手只要会唱一、两首歌就可以到处去演出挣钱了!”如此这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由于盗版和网络免费下载等等因素,唱片公司基本上都在靠歌手的经纪约维系,靠卖唱片赢利,几乎是梦话。
    2012年,因为湖南卫视“超级选秀”推出历史舞台,浙江卫视的“好声音”异军突起。而吉克隽逸、吴莫愁、李代沫等新时代选秀歌手却在无形中带动了新的“单曲时代”来临。如果说李宇春、江映蓉、牛奶咖啡还有精力制作3首作品再集结成EP面向市场的话,那么当下的新人却连一张EP的耐心都没有了,记者的邮箱每天收到的都是歌手们一首首的单曲宣传,彻底单纯的“单曲”赤裸裸地宣称,随着网络下载和手机无线增值业务的突飞猛进,我们的唱片工业已经和“EP时代”渐行渐远,“单曲时代”彻底到来。选秀铭心们用随便什么单曲创造了商业奇迹,公司和她们自己轻而易举获得暴利;想当明星的酒吧歌手也在录单曲,然后挂到网上去,这样他们就可以对外拍着胸脯说“我是网络歌手”;想走穴挣钱的连续剧明星终于推出单曲了,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以演而优则唱的名义扑向广大乡镇了;在中学时代听过一点儿流行歌曲的娱乐圈混混儿也推出单曲了,他们终于实现了他们的音乐梦,虽然他们可能很多年没买过唱片了。
    革命的前提是危机,目前全球唱片业都面临着一个相同的危机:非法下载。传统唱片卖不动了,很大的原因是网络的非法下载引起,并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当每个人的手里有握有MP3播放器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音乐产品的终端也将向MP3转变,这种变化是由技术进步而引起的。所以音乐产品的生产者为了生存势必需要引和这中变化,加传统唱片委琐后,唱片公司和音乐人已经很难保证一张唱片10多首歌曲都能得到相应的市场价值,造成的资源浪费也是显而易见,因此唱片公司将将音乐产品的终端转想单曲化,这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这是一个单曲的时代,空气里都是Download的味道,做专辑的人,究竟是可耻、可笑还是可敬的呢?在起码多年前,我们不敢置信,没有专辑,唱片工业还存在吗?但今天,真正赚钱的人都是一首单曲起家的,而唱片,反而沦为一种宣传品。爱一个歌手,以前要买很多他的唱片,而今天,花3元下载一首他的彩铃就可以了!但是作为一种不单纯是商品的艺术而言,听专辑的乐趣和思考,又怎么是长度不到30秒的彩铃能够取代的呢?好的专辑那完整的概念,一气呵成的流畅感,沉浸在某种氛围的陶醉感,录音每一轨的细微音色,都让真心喜欢音乐的人难舍难分。当单曲点到为止的快感消费过后,专辑让我们沉淀下来,回到一个充满故事和想象的音画世界。
    你是名人吗?去录首单曲放在网上卖吧,以后名人之间见面的时候不用再互赠名片了,直接掏出张单曲碟塞给人家。你是名人还没录过单曲?那我估计您以后都出不了门了,见了邻居,您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