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小时候,总是盼过年,觉得时间很长很长,怎么盼也盼不到边。现在,去年,甚至前年的春节还历历在目,现在,又要过年了。

        这是我迈入这个城市的第10个年头。从排斥、陌生、熟悉,到习惯。10年来一直在找那个叫归属感的东西。缥缈,但很需要。为了能早一点到达自己的家门,我选择了流浪。

       大学毕业那年,面对着继续留在这个城市的工作机会,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那是一点小小的骄傲,掺杂着虚荣心和梦想,头也不回,离开了这做渐渐熟悉,承载了青春欢笑和泪水的城市。

        迈入了南方潮湿的土地,活跃的市场经济细胞传递到大街小巷的每个人。“蒙头赚钱”的务实给青春打了兴奋剂,鼓动着我一次又一次冲锋,体验着颠峰快乐。颠峰体验过后,是极度的失落,那些在出租屋的夜晚,孤独,一点点地把内心掏空,散落荒野。

       3年后,虽然一次次劝说自己,甚至试图通过买房都手段固化自己,但我知道,我不属于南方。对此,大多数人都不理解。南方,有高薪,有机会;哪怕家乡,也不错。为什么要走“回头路”?

       在这个人人都耻笑梦想的年代,我还是要骄傲地说,梦想又一次召唤了我,我再次回到了这座城市。

       确切说,我到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学生时代,把自己认为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因此而放纵;工作3年再来此,城市面貌已经让一切物是人非,因此在最初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一次都没有踏入母校的门。尽管,在多少次的梦回牵绕中,母校已经幻化为某种图腾。

      是的,我不是过客,是这个城市的主人。

     一颗漂泊的心定下来,人生随之翻开新的一页。理顺脉络、经营关系、恋爱,买房。我喜欢这种稳定,因为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漂泊。为此,我愿意加倍付出更多。

      明天,就是我28岁的生日。这个年纪,时间不再无处打发,这个年纪,一个外地人,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都要靠自己一手去创造。

      爱情、责任、焦虑、梦想……所有的所有,在28岁来临的时候汹涌而来,每天睁开眼睛,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每天总要处于分裂状态,处理各种琐事。这个不再是偶然,而是常态,并将愈演愈裂。

      祝福你们,那些一起在迈向中年的路上狂奔的伙伴们。不要忘了,我们最初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