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这个叠词片名,也许就隐含了导演对于1937年冬天这座灾难之城一种新的认知,两个“南京”之前,可以加上很多个互相矛盾的形容词,显露着对立,抵挡,却不能无视对方的存在。
  这是生的南京,死的南京。这是侵略与抵抗,逃跑与坚守,勇敢与怯懦,屠杀与拯救,文明与野蛮,丑陋与美好。这是琐碎平凡的市井生活与泱泱大国的存亡关头,渺小温暖的血肉之躯与冷酷庞大的战争机器,突然遏止的鲜活生命与恶念席卷的时代悲剧。
  南京!南京!应该是中国人灾难与警醒的城市,也应该是侵略者忏悔与反省的城市。
  从日本士兵的角度来看待这场所有中国人的切骨之痛,肯定会让观影者的心情更加沉重压抑,看到开始部分的杀戮场面,我心里就在反复的说,这是一种怎样的刻骨仇恨,一刀一刀溅着血与火刻划在民族的记忆上,永世都不会磨灭。所以到最后导演必须让角川在自己侵占的这片土地上饮弹自尽,这不是替日本人在解脱,而是替全人类在战争的废墟上反思。最后的角川已经不是日本人,他只是一个良知未泯,能够自省的生命个体,他的自我放弃,是一种对人类相残的绝望与痛恨。这部电影,也许更想告诉我们的是如何超脱民族仇恨,摆脱历史包袱,真正地思考人类该怎样去珍惜和平,尊重生命。
  陆川说,侵略实际就是异族的文化在自己的土地上舞蹈。所以会有那一段庆典场面。说实在的,日本人的鼓和舞真的是震撼了我,野心勃勃,粗鲁直接,但是又渗透着一种美的力量,这真是一个可憎、可怕却值得尊敬的民族,这些传统他们现在依旧顽固的继承着。只是希望未来,彼此的文化都不再需要通过战争来搬运。
  以上观后杂感。